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完)
    世上都认为吸血鬼惧怕阳光、大蒜和桃木钉入心脏。

    其实都是无稽之谈,吸血鬼被阳光晒到会不舒服,不喜欢大蒜的气味而已,真正怕的东西是其他三样。

    一是传说中封印吸血鬼的祷问,这类祷问一旦在吸血鬼五尺距离内被念出来,吸血鬼就会像受了诅咒一般沉沉睡去。但是这类祷问似乎已经失传了上百年了,几乎无人知晓。

    二是天主教堂内受到神之祝福的真正的圣水,吸血鬼一旦碰触到圣水,他的皮肤就会被腐蚀、溃烂,直至他们死亡。

    而最后一样,也是吸血鬼最害怕的,就是天主教中,神像前面那受过祝福的大十字架上取得的纯银而制成的匕首和长剑之类的武器,一般刻有符文的对吸血鬼伤害最大。

    吸血鬼有自动愈合伤口的能力,所以被普通的利器划伤,造成的伤口都会马上愈合,对他们毫无威胁,唯有被这类匕首割伤会使他们不停的流血,直至死亡。

    现在布鲁克手中拿着的匕首就是吸血鬼最怕的。

    “尤利塞斯,你也会有害怕的一天?”布鲁克看着他凝重的神色,不由哈哈大笑。

    尤利塞斯并不和他废话,飞到他身边就是一击。

    布鲁克灵活的躲避,手执匕首狠狠朝尤利塞斯刺去。

    两人实力相当,可因为尤利塞斯要躲避布鲁克手中的匕首,他渐渐落于下风。

    莳七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尤利塞斯渐渐吃力的防御布鲁克连番的攻击。

    就在此时,布鲁克却忽然调转攻击方向,朝莳七刺了过来。

    尤利塞斯瞳孔骤然锁紧,连忙迎上前,可布鲁克就趁着他没防备的时候,阴测测的笑着向他刺去。

    莳七一惊,一把推开尤利塞斯。

    “不!”尤利塞斯眼睁睁的看着那柄泛着寒光的匕首狠狠地扎进了莳七的心口,那一刀仿佛在瞬间同时刺进了他的心窝。

    他惊慌失措的抱住她无力倒下的身体,浑身颤抖。

    “西珀尔……西珀尔你撑住,我这就找人救你。”尤利塞斯心脏就像被人狠狠攥紧,慌乱地低声唤着她,他甚至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嗓音在微微地发颤。

    “别……尤利……塞斯,你听我说。”莳七强撑着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道,“我……答应过你……要永远的陪在你身边……现在可能做不到了,你千万不要怪我……好吗?”

    尤利塞斯将她打横抱起,眸光微微抬起,不敢让她看见眼底的水雾,他沙哑着声音开口:“不要说话了,我这就带你进城,找人救你。”

    “尤利塞斯……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莳七捂着心口的手缓缓抚上他的脸颊,留下一抹血红色的痕迹,她唇色苍白,无力的笑着。

    “我求你了,西珀尔,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尤利塞斯眼眶通红,心底的刺痛几乎让他难以开口。

    他卑微的乞求着,就像地上的一抹尘埃。

    莳七虚弱的笑着,声音轻得恍如来自天际:“你……爱我吗?”

    “我爱你。”他怎么会不爱她?他恨不得将无限的生命尽数给了她,只要她能活下来。

    莳七听到他的话,唇角挂着满足的笑意,阖上了无力的双眸。

    对,无限的生命!

    尤利塞斯骤然反应过来,只要将她变成吸血鬼,她就不会死了。

    他一口咬上她的脖子,吸了她的血,然后咬破自己的手腕,让鲜血流到她嘴里,妖艳的猩红将她苍白的唇色染得通红,可她合上的双眸再也没有要睁开的痕迹。

    没用了。

    不是所有的初拥都能将人变成吸血鬼,西珀尔就是这个例外。

    尤利塞斯将脸埋在她的脖颈间,双肩颤抖,低低的哽咽声从他的唇齿间溢出。

    她不要他了。

    可是她明明答应过他的,她说过会永远陪着他,可是,他以后无尽的生命里,却永远的失去她了。

    她真是残忍。

    尤利塞斯缓缓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拭去眼眶中的泪水,动作轻柔的将她平放在地上,然后起身。

    他的一双黑眸里布满了阴狠,眸光落在布鲁克的身上。

    他捡起地上的“神之祝福”,一步一步走到布鲁克身前,然后蹲下。

    泛着寒光的匕首轻轻擦着布鲁克的脸,尤利塞斯唇角勾起一抹轻嘲:“说起来,布鲁克,你也是半个吸血鬼。”

    “你要杀就杀,不要像个女人一样磨蹭。”布鲁克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横眉冷对。

    尤利塞斯轻笑了一声,眼底的冷意像是数九寒天。

    “杀了你?太容易了。”他手执匕首,轻轻在布鲁克的脸上划下一个又一个十字,不一会儿,布鲁克的半边脸就是血肉模糊了。

    尤利塞斯微微一笑,握紧匕首,狠狠扎进他的眼眶,直直将眼球扎了出来,然后嫌恶的扔在地上,一脚踩爆了。

    “你看,难怪伊莎贝拉看不上你。”他漫不经心的挑断了布鲁克的手筋脚筋,“因为你,实在是太次了,连死都是这么丑。”

    布鲁克痛得几乎晕厥,却还是断断续续的咒骂他:“反正你最爱的人都死了,我还是赢了。”

    尤利塞斯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眸底的戾气尽显。

    他一脚狠狠踩在布鲁克的胸口,然后俯身割开他的嘴角,直将他的嘴角开到了耳朵根。

    布鲁克痛得彻底昏死了过去。

    尤利塞斯冷哼一声:“这就晕了,没用的东西!”言罢,他将匕首狠狠插进了布鲁克的胸口,然后一把拔出,鲜血飞溅,他的脸上满是布鲁克的血。

    不远处躺在地上的格瑞丝见他浑身笼罩着嗜血的气息,恨不得立刻遁了身形。

    “还有你。”尤利塞斯轻笑一声。

    他砍断了格瑞丝的四肢,然后扔在了臭水沟里,任由她自生自灭。

    他彻底疯了,恍如来自地狱的魔鬼。

    基恩城外成了人间地狱,尤利塞斯大开杀戒,原本在城外待命的军队,他一个没留。

    断腿残躯,肉沫横飞。

    还有躲在军队里的理查森,尤利塞斯几乎将他剁成了肉泥。

    做完一切,尤利塞斯才返回西珀尔身边,轻轻将她抱起,柔声道:“我的小天使,我们回家。”

    他带着西珀尔的尸体回了洛尼西亚,他去求了女巫让西珀尔的身体再也不会腐烂。

    他和她相拥在棺材里,一双黑眸牢牢锁着眼前毫无血色的小脸,“小天使,晚安。”

    他再一次陷入了长长的沉睡中,当他再一次醒来时,他静静的盯着西珀尔。他想起了上一次沉睡时做的梦了,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他眼底弥漫着迷茫,低声轻喃着,“姝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