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世间若无双全法(玄净番外一)
    我是沪水河畔的一株藤木,多年来守在这人迹罕至的沪水河。

    从枝繁叶茂到落叶飘零,我孤独的度过了无数个月升日暮,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终于有一天,我渐渐有了灵根。

    有了灵根后,我开始思考藤生的意义,也许在这里修炼够了,我就可以化形了。

    可是这里太过于荒芜,几年也看不见一个人影,倒是偶尔能看见几个妖。

    他们一见到我,纷纷摇头叹息,“小藤木,你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了,等你化形,估计还要等上几百年。”

    可是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我以为我的生活就是这样一日日的度过,可是,直到有一天,沪水河畔,突然来了一个和尚。

    他长得真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化形的妖精都要好看。

    我突然想起了鸿雁姐姐说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可他不是公子,他只是个和尚,虽然他并没有穿着僧衣,但头顶的戒疤却像伤痕一样永远留了下来。

    和尚在沪水河畔的一块青石上坐下,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狐狸,不对,准确的来说,是一只狐妖的妖灵。

    他捧着小狐狸的妖灵,静静的看着她,他的眼底是浓的化不开的缱绻,他是爱她的吧?

    不知为何,我能感觉到他周身笼罩着巨大的哀伤。

    他在难过,可是,这么好看的人,也会难过吗?

    “姝丽,我要去雪山找君鬼了。”他轻叹了一口气,指尖轻轻抚摸着沉睡的小狐狸。

    趟过沪水河,对面的无业山就是君鬼的居所。

    我有些疑惑,他为什么要找君鬼?君鬼是三界之外的邪灵,他很贪婪,却很守信用,如果求他帮忙,只要君鬼同意,一定会办成,可是君鬼需要的代价往往很巨大。

    和尚一个人坐在青石上,没有再开口,可目光却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掌心的狐狸。

    有种一眼万年的感觉。

    终于在落日渐渐西沉的时候,他将小狐狸小心的揣进怀中,然后站起身。

    我有些难过,也许是他的哀伤感染了我,让我平生第一次有了情绪。

    他的眸光在四周流转了一番,然后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忐忑的缩了缩枝梢,不知道他想干嘛。

    他忽然开了口:“就是你了。”

    我本来还觉得他这么好看,一定是个好人,可是他竟然把我做成了一柄拐杖。

    我想逃,可我的本体已经成了拐杖,我感觉到我的灵力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就在此时,他抬手为我注入了一道灵力。

    他明明是个四肢健全的人,为什么要一根拐杖?

    我一肚子的疑问,终于在他带着我去了无业山之后,全部灰飞烟灭了。

    他见了君鬼,以一双佛之慧眼为代价,求君鬼将小狐狸唤醒。

    君鬼动用法力在三界探寻,最终失望的摇了摇头:“她不属于这里。”

    “何意?”他急切的问。

    “说不得。”这是君鬼数十万年第一次失了手,他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让和尚离开。

    君鬼没办成事,自然没要他的佛眼。

    和尚颤抖着手从怀中掏出小狐狸,轻轻吻了吻她:“姝丽,我该怎么办?”

    他的眉眼间是深深的绝望,双肩隐隐颤抖,我想他一定是哭了。

    是因为连君鬼也没办法吗?

    我突然有点讨厌这个叫姝丽的狐妖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呢?

    和尚带着我再次趟过了沪水河,他坐在河边的青石上,一坐就是一天,目光怔忪的看着掌心的小狐狸。

    我被他放在了脚边,他的佛眼还在,并不需要我了吧。

    我忽然有些难过,但是他却没走,一直留在这里。

    从开始的沉默寡言,到后来的轻声絮语,我听说了他和姝丽之间所有的事,也许是所有的吧。

    原来姝丽是只三千年的老妖精了,为了他的师兄弟,将自己的灵力尽数献给了不知山。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三千年,不知山,姝丽一定很爱他吧。

    他说是他对不起她,所有事情都明白的太晚了,那时的她已经对他死心了。

    他说他这些年杀了很多人,只为了寻得一颗七窍玲珑心心献祭给不知山,这样她就可以回来了,他原本是渡天下人的佛啊,可却为了她成了魔。

    七窍玲珑心终于找到了,他欣喜若狂的去了不知山。

    可是不知山的山鬼却告诉他,此法对世间任何一个人都有用,唯独她。

    当他追问之时,不知山鬼便再不肯多说了。

    他成了魔,可却还是没能让她回来。

    他一定是很喜欢姝丽的,刻在心上的那种,也许并不比姝丽的爱要少,只是他顿悟的太迟了。

    也许很多人听了他们的故事,都会骂他,觉得他早做什么呢?

    可是我想从前他是佛,他的一生都是天下苍生的,并不属于他自己。

    而这时,姝丽出现了,就像是一道光,照进了他原先一成不变的生命中,她的出现像是一颗石子投进了他的心湖,所以她重要。

    是这样的吧。

    和尚长时间坐在那块青石上不语。

    有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坐着,就像一尊佛,可是他的周身并没有佛的慈悲,他的所有感情全部给了一个叫姝丽的狐妖。

    更多的时候,他是对着小狐狸喃喃自语。

    “我一直都记得初见你的时候。”和尚手捧着小狐狸,目光温柔,像是在看整个世界,“你一定以为是你主动和我搭讪的那次吧。”

    “那天你身穿火红色的衣裙,桃花树下,一脚飞起的桃花雨。”他神色缱绻,声音里的温柔几乎让人难以自持。

    我静静地听着他所有的絮语,姝丽一脚飞起的桃花雨,一定很美吧。

    也许和尚就是那个时候动了凡心,背弃了他一直信仰的佛,只是他一直深陷纠结,所以才错了。

    彻底错了。

    “姝丽,你回来吧。”他说着说着,忽然就掉了泪。

    我看着他掉了泪,我也很想掉泪,可是我只是个拐杖,没有眼泪。

    “我错了,这么久的惩罚,够了,姝丽。”他的眼泪不停地掉着,声音哽塞,委屈的像个孩子。

    “只要你能回来。”和尚哭得泣不成声。

    这是他停留在沪水河畔,第一次这样失态,也许是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断了吧。

    他撑了这么久,最后撑不下去了。

    他将脸埋在掌心,我看见泪水顺着他的指缝滴了下来,落在尘埃上消失不见。

    我在想,他会就这样放弃吗?

    也许吧,又也许这已经成了他的执念,生生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