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宁负如来不负卿(玄净番外二)
    玄净是被弘忍法师从狼妖虎视眈眈的逼视中救下的。

    他的记忆里,是狼妖将他的父母撕碎食尽,满腔的恨意让他常年皆是冷着脸。

    弘忍却告诉他,佛是渡人的,不止是人,妖灵精怪,佛爱世间生灵。

    他却不信,妖就是妖。

    骨子里透出的杀戮本性,就是佛也渡化不了!

    不然就不会有恶妖恶灵了。

    十三岁时,他被佛祖点化,有了无边的法力,他终于杀了当年的那头狼妖。

    日子很平淡,直到她的出现。

    她一袭红色的衣裙站在桃花树下,像霞彩一样,忽然,她唇角勾起一抹肆意的笑,一脚飞起漫天的桃花雨。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沉沦的。

    狐妖很会撩人心怀,总是说一些暧昧的话,每次她来了走后,他都很难再看得进去经书。

    “狐妖惑人。”

    起初,他常挂在嘴边的四个字,他对她的冷漠,她像是全然不在意。

    还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说她喜欢他。

    他听到这四个字时,心跳像是骤然停了一瞬,他不敢看她,生怕她察觉他眼底的慌乱。

    第一次争吵后,他满心的后悔,她也许久没来找他了,他终于忍不住去找她,却看见她笑着将手放在了那个紫微星的掌心。

    狐妖不止惑人,还满嘴的谎话。

    其实后来他才知道,那种情绪叫嫉妒。

    她曾调笑他,说他叫清修,只要他愿意,她大可陪他来场艳修,他气急败坏的训斥了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生怕多待一秒,就能让她发觉他早已泛红的耳尖。

    除夕夜,她喝醉了,拉着他追问喜不喜欢她。

    他喜欢她的,一直都很喜欢。

    只是他怎么敢承认自己喜欢上了一只妖?

    那夜,她勾引了他,他明知大错,却还是破了戒,只因他拒绝不了她的美好。

    “姝丽,我好想你。”

    他性情偏执,做了太多错事,每一回都是她来找他。

    可最后一次,她再也不找他了。

    他归来之时,国清寺满门都被杀了,世人皆说是她所为,他信了。

    也一直在寻她,可到后来,他也分不清,他寻她究竟是为了报仇,还是只是想见她。

    后来彻底失去她了,他才明白,他确信无疑是想见她,可他从来不知。

    一切都太迟了,他就算用尽一切办法,覆水难收。

    这是报应吧,因果皆有报,当初小狐狸对他一往情深,他却因为对妖的成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她,所以她惩罚了他。

    惩罚他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她宁愿三千年道行一朝丧,宁愿让他此生陷入无边的痛苦中,也不愿回头了。

    想到这里,玄净苦涩的垂了垂唇角,他,活该的。

    “小狐狸,我是你的和尚啊。”他怀揣着小狐狸的妖灵,喃喃自语。

    她从前最爱唤他和尚了,懒懒的声音似乎如昨日一般回荡在耳畔。

    他唇角溢出一丝苦涩,这个劫,他破不了,也不想破,只想她能再唤他一声和尚。

    他成了活死人,一具行尸走肉,却还是没能唤醒她。

    不知山鬼说她是例外。

    柳子石说也许君鬼有办法。

    他又踏上了漫长的旅途去找君鬼,君鬼贪婪,他本想以他的佛眼为交换,可君鬼最后也没有办法。

    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是他唯一从君鬼口中得到的信息,他重新回到了沪水河旁,独自待了很久。

    为什么不知山鬼和君鬼都知道她的来历,却不肯说?

    那她究竟是什么来历呢?她是姝丽吗?

    也许不是吧。

    他在青石上坐了很久,说了很多,终于,几十年未曾掉过眼泪的他,哭了。

    他以为他不会哭的,毕竟她离开了这么久了,他都没有哭。

    可是他一想到也许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而她留下的所有信息都不是真的。

    她甚至不是姝丽。

    他对她几乎一无所知,想到这个,他崩溃了。

    这么久以来,支撑他唯一的信念就是让她醒过来,可是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终于厌弃他了,不要他了,她回去自己的那个世界了。

    “姝丽,我该怎么办?”

    玄净哭了很久,直到浓重的夜色将这片荒野染成黑色,他才缓缓站起身,此时的他,又变成了那个清冷漠然的和尚。

    他看了眼一旁的那根拐杖,用不着了,就连君鬼也没办法,那只能去求他了。

    他重新将拐杖插回土地里,又为它输了道灵气,让它重新生长。

    然后缓缓抬眸,朝西边望去。

    他三步一跪一磕头朝西天走去,此番西去,却并不是为了佛原谅他,而是求佛让她回来,他知道,佛一定有办法。

    不知走了多久,许是十几年,也许是二十几年,又或许是三十几年四十几年。

    他额间磕的血肉模糊,然后愈合,再磕破,屡屡循环。

    终于在一个夕阳渐沉的傍晚,他走到了西方极乐。

    “你终于来了,律迦叶。”佛微微阖着双眼,神态安详。

    玄净虔诚的跪下:“佛祖,您渡天下人,为何不能渡弟子?”

    “佛无定法,这是你命中的劫数。”佛祖的声音回荡在西天大殿之中。

    玄净连忙磕头:“弟子但求让她醒来,求佛祖成全。”

    “六界万物归灵,凡灵皆有源根,她并非此境生灵。”

    玄净微微抬眸,眼底俱是急切:“求佛送弟子去见她,弟子愿遭受数道轮回之苦。”

    金光笼罩下的佛轻叹了口气:“律迦叶,轮回并不苦,苦的是你的心,我从前便说过你性乖张……罢了,你心意已决,我便送你去见她。”

    “多谢佛祖。”玄净不停地磕着头,心底的欣喜溢于言表。

    两侧的各路菩萨小佛纷纷垂眸,律迦叶是佛祖最得意的大弟子,现在竟为了一个狐妖这样低声下气。

    玄净被佛祖抽离了所有法力,以后他再也不是佛祖座下第一大弟子律迦叶了。

    可他并不在乎,这世间,他在乎的唯她一人而已。

    他缓缓阖上了双眸,陷入了漫长的沉睡中。

    当他再一次醒来时,身侧躺着一个金发女子,他眸光疑惑,心底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她。

    他低声喃喃唤了声,“姝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