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二十章 朕是大昏君(二)
    说起穿越女么,她是盛夷安的胞妹盛临川,嘉阳长公主。

    盛临川的生父是个侍卫,盛朦酒后乱了性,竟然怀上了,盛朦深感对不起盛夷安的父亲,虽然生下了盛临川,但一直对她不闻不问。

    不过盛临川一直是个痴傻的,忽然在盛夷安登基的第二年,开了窍,聪慧过人。

    莳七知道,穿越女过来了。

    在后来的日子里,盛临川一直表现出贤者风范,同时又有盛夷安昏聩的对比,她渐渐笼络住了大部分的朝臣。

    终于,在盛夷安和几个男宠痴缠床榻的时候,盛临川领兵攻进了长阳殿。

    说到这里,哪怕是莳七也觉得盛临川并没有做错,帝王昏聩无道,能者自然该取而代之,就算是为了一己私欲,只要不像盛夷安一样残暴,对天下的百姓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可是盛临川最后偏偏还是得意的说出了全部真相。

    原来,盛夷安身边的人都是盛临川的心腹,带着她吃喝玩乐,助纣为虐,将她养成一个昏聩无道的暴君,都是盛临川一手策划的。

    就连盛夷安从十四岁宠到现在的龙阳君江子卿,也是盛临川的人。

    年少时的盛夷安其实只是性子娇纵些,是非黑白还是能辨别的清的。

    她之所以变成后来的模样,除了盛临川安插的各路心腹蓄意带歪她之外,盛临川让人在她的饭食里下毒,那种毒药会让人渐渐变得萎靡,容易暴怒,神志不清。

    简单一点来说就是六亲不认的疯子。

    因为盛朦在之前将盛夷安周围打点的很好,盛临川就让江子卿把毒药涂在唇上,每每和盛夷安缠绵亲吻时,那毒药就被盛夷安吃下了肚。

    积少成多,加之有江子卿在一旁煽风点火,盛夷安渐渐变得昏聩无道,江子卿说什么就是什么。

    虽然江子卿看上去只想让盛夷安专宠他一人,可添香宫的主意却是他提出来的。

    不,现在莳七想想,这或许是盛临川的主意也未可知。

    她过来的时机不太好,盛临川已经“开窍”半年了,估计她已经在着手笼络朝臣了。

    而现在,她身边的人,真正向着她的说不定一个都没有。

    这可真是棘手。

    不过莳七又想了想,如果穿越女是在开窍的时候过来的,很多事情对不上,比如从她十四岁就跟在她身边的江子卿。

    那么盛临川应该是更早过来的,这样她才能下手。

    正想着,殿外缓缓走进一个人,他身材颀长,温润如玉。

    “陛下,你终于醒了。”江子卿看着床榻上悠然转醒的莳七,顿时露出喜意,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

    莳七下意识就像抽开,却理智的停住了。

    现在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她还不清楚盛临川这几年积攒的势力。

    “子卿,朕是摔下来了吗?”

    江子卿微微颔首,眉宇间露出一丝戾气:“陛下放心,臣已经派人将修那个台阶的人,全部抓起来处死了。”

    莳七眸光晦暗,微微垂下:“子卿,你做的很好。”

    这个龙阳君已经这般胆大妄为了,竟然越过皇帝,直接将人处死了,可却没人阻止,看来***子卿,是她的当务之急。

    江子卿隐隐觉得昭宁帝的态度有些不对,可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他微眯双眸思忖片刻,只当是她摔破了头,现在还没什么精神。

    “陛下还是快躺下歇息吧。”江子卿温柔的将她扶着躺下,轻轻替她掖了掖被脚,神色有些埋怨,“早就说不要建造这添香宫,现在倒好,陛下还摔伤了,臣当时都吓坏了。”

    要是往日的盛夷安,听到这话,估计早就起身哄他了。

    现在莳七还在梳理这个位面的所有信息,且前额疼得厉害,满脑子一片混沌,她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说起来,这添香宫还是你要朕建的。”

    江子卿微微一怔,却见莳七已经背对着他睡去。

    他抿了抿唇,然后缓缓离去。

    莳七睡了一觉起来,才觉得通体舒畅,她现在最期待的就是神魂会依附在什么人身上,最起码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不是江子卿。

    她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也没人管她,不过想想也是,盛夷安已经很久没有上朝了,所有的折子都是江子卿先过一遍,然后挑出一部分给她看。

    一想到这个,莳七就觉得一阵牙酸。

    这盛夷安就算是被盛临川下毒,可这也太荒唐了,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不上早朝,不批折子。

    现在她想从盛夷安的记忆中窥探朝臣的品性,竟然一个都想不起来。

    只记得曾经教过她的太傅常同甫,虽然老古板,但在朝中颇有点声望,也确实是忠心的,只是现在对盛夷安彻底失望,致仕了。

    莳七想了想,也许可以先从常同甫着手,一旦常同甫肯回朝,她最起码不是孤军奋战了。

    “陛下。”江子卿从外头徐徐走了进来。

    莳七眸光一顿,江子卿现在相当于半个皇帝了,出入长阳殿来去自由,可批阅奏折,进来不通传这种事,就能不值一提了。

    “陛下,臣又查到几个当初建造那处台阶的工匠,他们称当时那处台阶是由现在的工部侍郎漆平负责的,这等小差事也办不好,依臣看,工部侍郎的位子还是让贤吧。”

    江子卿轻轻环上莳七的腰身,薄唇正欲吻上她的唇。

    莳七抬手一把推开了他,见他神色不愉,她立刻佯装恼怒:“连个台阶也造不好!要他何用!”

    那处台阶是连着添香宫建造的,已经落成半年多了,漆平只是个负责的,更何况她摔下来全是因为自己没站稳,江子卿却把脏水全部泼在他身上。

    莳七忽然笑了笑,正愁找不到忠臣良将呢,江子卿这就送来了一个。

    江子卿这么想除掉漆平,那么正说明漆平不是盛临川的人,或者盛临川欲拉拢过他,可被他拒绝了。

    所以盛临川授意江子卿务必除掉漆平。

    可她现在不能正面和盛临川杠上,要想保下漆平,可能还得筹谋一下。

    “陛下龙体乃事关大魏国运,漆平办事不力,干脆撤了他的职位,把他打入天牢。”

    莳七深深看了江子卿一眼,转而神色恼怒的恨恨道:“这么做太便宜他了,等朕想个好玩的法子,一定折磨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