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朕是大昏君(四)
    庄和门外还跪着不少请命的朝臣,可长阳殿里却醉酒笙歌,箜篌丝竹之声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悠扬。

    “好!”莳七抚掌大笑,肆意的笑声几乎快穿破云层了。

    江子卿今晚显得格外高兴,他站直身体,一把将长剑扔在地上,双颊潮红衬得他此刻慵懒的神色更添了几分目眩神迷。他大马金刀地往莳七身侧一坐,额间遍布着细汗,浑身的燥热让他忍不住扯了扯衣襟,露出光洁的胸膛,衣衫凌乱的纵伸之处,隐隐露出线条优美的腹肌。

    莳七缓缓收回视线,心中啧啧叹了两声。

    江子卿确实是有几分姿色的,毕竟是以色侍人,单论相貌和身材,江子卿确实是个极品。

    她抬眸看了看外头的夜色,心底有几分焦急,眼看就要三更了,也不知道白天的时候秦长殷有没有听懂。

    想到这里,她又给江子卿倒了几杯酒,江子卿也是来者不拒。

    她看着江子卿眼神迷离的样子,遂靠近他耳边轻声道:“子卿,歇息吧。”

    江子卿已经醉的差不多了,看着靠近他的人,一把拥住了她,未待莳七反应过来,便强吻了上去。

    殿内侍奉的宫人见状,十分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待众人散尽,莳七猛地推开了江子卿,眼底尽是厌恶。

    江子卿一个仰倒,后脑勺磕在了桌边,昏了过去。

    她上前查看了他一番,确认他确实是昏了过去,遂拍了拍手。

    不出片刻,从帘子后头缓缓走出一个人,“陛下,都准备好了。”

    莳七微微颔首,仔细交代了利海几句,利海皆答应了,她这才走进内室换衣裳。

    利海其人,她从盛夷安的记忆中勉强可窥知,此人并非盛临川的人,也许是盛朦生前留下的暗部,也许又不是,总是利海可用,却还得有所防备。

    须臾,穿了一身太监装的莳七缓缓走了出来。

    她从袖中掏出一个鼻烟壶递给利海:“倘若发现龙阳君有快要醒来的迹象,便将此物给他闻上几许。”

    利海连忙点头称是。

    莳七顺着长阳殿的暗道走了出去,然后一路按照利海的之前说的,出了宫门。

    刚出宫门她就看见一个小太监牵着一匹马躲在暗处。

    小太监原本以为是利公公要出宫,没想到过来的是个小太监,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小太监吓了一跳,竟然是陛下。

    莳七见他这样,遂警告道:“倘若走漏半点风声,诛你九族。”

    她突然发现,有时候当一个暴君,似乎也不错,那小太监知道她的性子,吓得腿都软了,连忙跪下答应。

    大魏自建朝以来,就没有宵禁,这点倒是给她提供了便利。

    一路策马至将军府的偏门,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厮正坐在台阶上打瞌睡。

    莳七唇角不由勾起一抹笑意,看来秦长殷还是听懂了她话中之意。

    马蹄声惊醒了点豆子的小厮,他一抬头就看见骑马的人已经到了自个儿面前。

    小厮想起将军的嘱咐,连忙上前牵马。

    书房的灯还亮着,秦长殷独坐在椅上,剑眉微锁,他抬眸看了看外头的夜色,已是三更了。

    今日在文津殿,昭宁帝撵他走时,最后的那句话让他一直想到了现在。

    他从文津殿出来,心底是满腔的怒火,可当他心思沉下之时,却隐约觉得昭宁帝似是有几分不对。

    在龙阳君进来之前,昭宁帝对他的态度还算和善,甚至还破天荒的称他秦卿,可江子卿一进来,昭宁帝的态度瞬间变了。

    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他越想越不对劲,加之昭宁帝最后喊住他的那句话,“不到三更不许睡下”。

    白天在文津殿,昭宁帝并未对三位阁老做出任何处罚,反而顾左右而言他,就连朝臣预料会被处死的漆平,到现在也只是撤职,这很明显不符合昭宁帝行事的一贯风格。

    昭宁帝自登基以来,从不过问政事,朝中大权几乎全部被龙阳君握在手里。

    不管何事,只要龙阳君开了口,昭宁帝万没有不答应的。

    他思索了一整天,心底竟然陡然得出一个荒唐的猜测,昭宁帝是在龙阳君面前做样子?

    于是,他便安排了小厮在偏门守着,以为昭宁帝会在三更之前派人过来。

    可现在三更已过,并没有任何人来的迹象。

    难道他会意错了?

    想到这里,秦长殷唇角不由溢出一丝嘲讽,摇头轻叹,昏君还是那个昏君,是他想多了。

    他缓缓站起身,解开衣带,打算今晚便歇在书房了。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门被人推开了,他回眸望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低着头走了进来。

    他心底骤然溢出一丝喜意,原来他没有猜错,陛下确实派了人过来,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昭宁帝确实是在龙阳君面前装样子了?

    不管是与不是,昭宁帝在半夜三更派人过来,肯定是碍于白天在文津殿有龙阳君在,有些话不便开口。

    莳七见他衣衫半解,不由轻笑一声:“秦卿真是舒坦,朕急匆匆的赴约,秦卿竟是打算歇下了。”

    她的声音一出,秦长殷登时愣住了。

    陛下?

    莳七懒洋洋的往他的椅子上一坐:“秦卿见了朕,为何不行礼?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长殷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连忙抱拳行礼:“臣秦长殷叩见陛下。”

    莳七挑着眉看他,没有说话,目光顺着他半敞的衣襟看了过去,依稀可见排列紧致的腹肌,宽阔结实的胸膛上布着几道狰狞的伤疤,而锁骨处,是她熟悉的红色胎记。

    那狰狞的疤痕让莳七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今夜真是好福利啊,先看了江子卿的腹肌,现在又看了秦长殷的。

    不过凭心而论,两人比起来,她更喜欢秦长殷的腹肌,结实紧致、线条分明,尤其是那几处伤疤,更添硬气。

    秦长殷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心底忽然一阵悸动,可只是一瞬间,他眼底溢出几分薄怒,这个昏君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亏他还以为她转性了。

    他不动声色的低眸拉好衣裳,莳七没意思的收回视线,淡淡道:“起身吧。”

    “谢陛下。”秦长殷面无表情的站直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