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朕是大昏君(五)
    莳七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秦卿可知朕今夜前来所为何事?”

    秦长殷垂手而立:“臣不敢揣测圣意。”

    莳七忍不住嗤笑一声,他不敢,他有什么不敢的!

    “秦将军,你就别和朕打太极了。”

    秦长殷眸光微闪,顿了片刻,才缓缓道:“陛下今夜前来,难道不是为了三位阁老之事?”

    “是。”莳七的指尖轻轻敲打在桌面山,漫不经心的开口,“秦卿,朕可信你否?”

    她在赌,赌秦长殷既然作为她神魂的依附者,那么必定是和旁人不一样的。

    秦长殷微怔,抿了抿薄唇,现在的昭宁帝仿佛和从前变了个人一般,斟酌良久,他才垂眸开口:“臣对大魏的赤诚之心,日月可鉴。”

    莳七唇角溢出一丝轻笑,是了,他是对大魏忠肝义胆,却不是对她这个皇帝。

    秦长殷这是在提醒她,只要她是为了大魏,他便可忠于她。

    真是好大的口气!

    不过他确实有这个实力说这句话,这才是让莳七深感懊丧的。

    “江子卿抓了三位阁老的事,并非朕授意。”

    “还请陛下早将三位阁老放回。”秦长殷面容冷峻,声音里无一丝波澜。

    莳七长长叹了口气:“秦长殷,你可知朕现在的处境?”

    秦长殷薄唇微抿,他何尝不知昭宁帝的处境,只是令他不解的是,江子卿明明就是昭宁帝一手捧上来的,可现在昭宁帝的作态,又不像是能做出亲手将龙阳君捧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昏君。

    “不仅仅是背部受敌,而且敌在暗,朕在明。”莳七抬眸看了眼他的神色,见他若有所思,唇角不由泛起一丝苦涩,“朕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无非是在想造成现在这样局面的始作俑者,是朕,对不对?”

    “臣不敢。”秦长殷低眸回答。

    莳七有些烦他,左一个不敢右一个不敢的,可心里头却早不知道把她骂成什么样子了。

    “坐吧。”莳七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圆凳。

    “谢陛下。”秦长殷在莳七身前的不远处坐下,一阵微风从窗子的缝隙钻了进来,顿时将她身上的一股馨香送至他的鼻尖,惹得他一阵心烦意乱。

    莳七并未注意到他的异状,沉吟片刻才道:“三位阁老,朕一定护他们周全,还有那漆平,你大可放心。”

    秦长殷眸底掠过一丝惊诧,转瞬即逝。

    “秦卿,有些事,朕不得已而为之,也是苦衷。”

    案牍上的烛火将两人的身影拉长,两人秉烛长谈也不知谈了多久,外头隐隐传来打更的声音。

    莳七这才惊觉已是四更天了,她缓缓站起身:“朕也该回去了。”

    她开诚布公,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秦长殷,如她料想的一般,秦长殷虽然厌恶这个昭宁帝,可这对大魏来说是件幸事,两人也算结成了同盟。

    秦长殷也跟着起身,他亲自将莳七送至偏门,看着她骑上马:“还望陛下谨记今夜详谈。”

    莳七轻笑一声回眸:“腹肌不错。”

    秦长殷隐在黑暗中的脸颊微微泛起红云,他以拳抵唇轻咳一声,继而行礼:“臣恭送陛下。”

    莳七忍不住笑出了声,旋即策马离去。

    回到长阳殿的时候,江子卿还是沉沉的睡着,莳七总算松了口气。

    第二天,江子卿宿醉头疼,中午才起身的时候,才听说昭宁帝已经将三位阁老放回去了。

    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她竟然不和他说一声!

    “来人!”

    不出片刻,殿外走进来一个小宫女,她低着头:“龙阳君有何吩咐?”

    “陛下何在?”他眸光阴冷。

    “陛下下了早朝便去了文津殿,现在应当还在那里。”

    江子卿骤然大惊,盛夷安竟然上了朝!还去了文津殿!

    莳七昨夜四更三刻才回到长阳殿,早上天未亮又上了早朝,下了朝就来了文津殿看折子,现在不住的打着哈欠。

    江子卿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眼底的怒气稍稍减掉了几分。

    看来昭宁帝只是一时兴起,真的坐在了文津殿看折子就哈欠连天了。

    “子卿,你醒啦?”莳七一抬眸便看见江子卿走了进来,他来势汹汹,似是来兴师问罪的。

    江子卿不语,只是往殿内的椅子上一坐。

    还未待莳七吩咐,殿内的小太监便十分有眼色的替他斟了杯茶。

    莳七眸光微暗,笑意凝在了唇角,却只是一瞬。

    江子卿手中端着茶盏,指尖轻轻提起杯盖,将上头飘着的茶叶拨在后头,然后轻抿一口,半晌才道:“听说陛下把那三位阁老给放了?”

    “朕嫌那些大臣们跪在庄和门外太烦了。”莳七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那陛下为何不和臣商量一下?”江子卿微微眯起双眸,神色不愉。

    莳七强压着心底的怒火,笑了笑道:“朕看你在睡,这等小事,何必打搅你好眠?”

    “陛下,这不是小事!”江子卿的声音略略上扬。

    莳七猛地将手里的折子重重放在桌上,佯装不耐烦的开口:“子卿,不过是放了三个人,你为何一直死揪着不放?”

    江子卿一怔,眼底薄怒尽显,他的手指死死捏着手中的杯盏,半晌才道:“陛下,臣也是为了陛下,想那三位阁老,在朝中德高望重,可竟然辱蔑陛下,践踏皇威,若是不严加惩治,陛下以后何来威严御下?”

    莳七险些要冷笑出声,她的威严早就被他踩在了泥里了,他现在还敢和她提她皇帝的威严!

    她忍了又忍,终是扬声笑道:“朕知道子卿心底是为朕着想的,你且放宽心,朕的皇威,以后定无人敢践踏!”

    她眼底的势在必得让江子卿又是一愣,他思忖片刻,才笑着抬眸。

    “陛下说的是。”

    和江子卿腻歪了一会儿,才打发了他,莳七唇角的笑意骤然舒平,眸光瞥见方才积极倒茶的小太监,不由轻笑一声。

    蠢东西!到底谁才是主子都看不清!

    第二天,文津殿处死了一个小太监,理由是以下犯上,竟将一杯滚烫的茶水尽数泼在了陛下的身上,都不用莳七开口,江子卿当即下令将小太监杖毙。

    倘若有心人注意到,会发现那小太监正是当日在文津殿殷勤倒茶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