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朕是大昏君(六)
    莳七开始有意无意的清洗整个长阳殿和文津殿的人,除了利海,半个月后,她身边伺候的人都被换了。

    但是她并不清楚新换的宫女太监里是不是还有江子卿的人。

    故而只得让利海多注意着点。

    就在此时,添香宫竣工了,莳七看着工部呈上的奏折,顿时一阵牙酸,她差点把这个给忘了,盛夷安这个小祖宗还给她丢了这么个大麻烦。

    “陛下盼了这么久,现在竣工了,陛下不想去看看?”

    江子卿最近似是对她起了疑心,话里话外总是试探着她。

    莳七只得放下手中的折子,佯装大喜:“好!摆驾添香宫!”

    江子卿缓缓跟在她身后,看着她雀跃的样子,心底的猜疑便淡了几分。

    这些日子的昭宁帝,和从前不太一样,首先她每日会去上朝,然后去文津殿批折子,让他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转性了。

    “子卿,你快些啊!”莳七在前头驻足回眸,唇角挂着盈盈的笑意。

    江子卿微微一怔,若硬要说昭宁帝有什么优点,那便是她那张脸吧,性情暴戾,贪财好色,胸无大志,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唯独那张脸,让人一看便心神恍惚。

    添香宫竣工没几日,嘉阳长公主便从两江游玩抵京了。

    午时,听着利海阴柔的嗓音不疾不徐的禀报,莳七不由轻笑一声,手中执笔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盛临川的城府,就算她未曾给盛夷安下毒,原来的盛夷安也未必就是她的对手。

    “龙阳君今日歇在何处?”

    利海垂手而立,缓缓答道:“启禀陛下,龙阳君今日歇在了府中。”

    莳七唇角勾起一抹浅笑,那就正好了。

    她展开字条,挥笔而就。

    说起盛临川,她在“开窍”之后,一直对外宣称是佛祖保佑,故而以信女的身份,走遍大魏半壁江山的寺院,烧香还愿。

    莳七缓缓放下笔,将写好的字条放在唇边,轻轻吹干上头的墨迹。

    烧香还愿是假,笼络人心是真。

    她此次从两江回来,只怕分管两江的封疆大吏早已被她收入麾下,两江富庶,笼络住了两江的封疆大吏,盛临川至少是不愁银子的。

    银子不缺,权利一步步纳入囊中,现在她差的是什么?

    军队!

    莳七猜想,盛临川的下一个目标,或许便是秦长殷!

    她微微低眸,将墨迹已干的字条折好放入锦囊中,然后递给利海。

    “务必亲自交到秦长殷手中。”

    利海接过锦囊,连忙点头称是。

    盛临川快要抵京,江子卿近期应该是有的忙了,一想到近来她不必应付江子卿,莳七心底就一阵愉悦。

    这次并未和上回一般寒酸,傍晚时分,莳七只是穿了件较为素雅的衣裳,便坐着马车去了抚远将军府。

    进了府内,莳七和秦长殷便换了辆马车从偏门离开了。

    一路行至乌衣巷,马车停在一座僻静的三进院子前,秦长殷从里头递出名帖,不过多时,马车便进了院子。

    管家毕恭毕敬的将秦长殷和莳七引着往里走,正要过垂花门时,管家有些犹豫:“秦将军,这位姑娘……”

    秦长殷摆了摆手:“不必,我前去和常老说。”

    秦长殷和莳七行至书房前,莳七对他微微颔首,抬脚便走了进去。

    常同甫端坐在书房的椅上,听闻抚远将军前来拜会,心里一直在想秦长殷来是为了何事,莫不是想要请他出面劝谏陛下?

    想到这里,他捻了捻花白的胡子,不禁摇头叹息。

    陛下要是能听他的劝谏,现在又怎会多出一个“龙阳帝”江子卿!

    虽然早已致仕,可他还心系朝堂,听闻半月前三位阁老被龙阳君抓起来的消息时,他仰天长叹,是他常同甫无用,教出这么个昏聩帝王。

    罢了,罢了!

    陛下现在如何治国,和他再无半点关系。

    正想着,书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常同甫抬头望去,却见门前站着一个淡紫色衣裙的少女,她一进门率先给他跪下,双手呈上藤条。

    “先生,学生从前年少无知,辜负了先生的期望,今日特来负荆请罪。”

    秦长殷在偏厅坐着喝茶,不时朝门口张望一番,管家垂手立在一旁,心有疑问却并未表露。

    他手捧着茶盏,指尖下意识的摩挲着杯盏上的花纹。

    月儿渐渐爬上了柳梢,秦长殷抬眸看了看外头的夜色,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了,昭宁帝和帝师常同甫秉烛夜话良久。

    管家多次想先为秦长殷布膳,都被他摆手拒绝了。

    终于,在秦长殷再一次饮尽一壶茶时,莳七和常同甫出现在偏厅门前。

    他理了理衣袍站起身,只见常同甫脸上带着激动的神色,眼睛眯起,捻着花白的胡须不住的笑。

    莳七看向秦长殷,眸底亦带了几分笑意。

    “常源,快快备膳,老夫今日要和陛……秦将军好好喝上一壶。”常同甫显得十分高兴。

    莳七微微拱手,恭敬的道:“先生莫怪,只是今日着实不便,等下回,学生定宴请先生。”

    常同甫神色虽略有遗憾,却还是微微颔首:“也好。”

    从常府出来,两人皆是无言的坐上马车,莳七随着略略颠簸的车厢缓缓阖上了双眸。

    秦长殷本是低垂着双眸,见她闭上双眼,遂抬眸看她,只见她仰着脸,隐隐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鼻尖萦绕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秦长殷抿了抿薄唇。

    莳七察觉到他在偷看她,唇角不由微微上扬,骤然睁开双眼,正对上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

    “秦卿何故偷看于朕?”莳七眉眼间忍不住流出一抹笑意,声音里是遮不住的狡黠。

    秦长殷脸上顿时泛起一阵微红,他张了张唇,半晌却没说出半个字。

    莳七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窘迫的样子,顿时心情大好,忍不住笑出了声。

    秦长殷以拳抵唇轻咳了两声:“陛下恕罪,是臣冒犯了。”

    “无妨,只要秦卿愿意,朕任你看,任你瞧。”莳七眸底尽是笑意,偏生还一本正经的开口。

    秦长殷失礼在先,现在也只得任由她调笑。

    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面对她的调笑,他竟没有生出半点反感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