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朕是大昏君(七)
    嘉阳长公主自两江归来,莳七特意在宫廷设宴替她接风洗尘。

    出席洗尘宴的除了皇亲贵胄,还有部分朝臣,声势浩大,给足了嘉阳长公主的脸面。

    盛临川端起酒樽,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嘉阳多谢皇姐替嘉阳接风洗尘。”

    莳七微微一笑:“皇妹此番前去两江,收获颇丰吧。”

    她淡淡的嗓音不疾不徐,全然没有了往昔的浮躁与骄矜,盛临川不由一怔,却见莳七不及眼底的笑意如薄冰一般覆在脸上,这话听在她耳中,颇有点意味深长,盛临川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可再看莳七时,她脸上的神色又骤然恢复从前一般。

    盛临川恍惚疑心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去了雁慈寺,那里的素斋名副其实。”盛临川唇角漾着温和的笑意,整个人散发着慈悲之气,让人没有来的心生亲近,“若非想念皇姐,嘉阳还想在两江多待些日子。”

    莳七指尖轻轻摩挲着手上的戒指,莞尔一笑:“这次回来就多待一阵子吧。”

    盛临川连忙点头称是。

    她饮下杯中酒,抬眸佯装无意的瞥了眼江子卿,只见他对自己微微颔首,心底骤然有了思量。

    “这盘鱼端走,子卿不爱吃。”莳七忽然笑着开口。

    一直沉默垂眸的秦长殷骤然抬眸看她,却见她唇角扬着粲然的笑意,柔情款款的看着江子卿。

    不知为何,他心底没有来得一阵郁结,再次垂下双眸,敛去眼底的阴翳。

    子卿,秦卿,他竟然将这两个字听错了。

    莳七虽然一直在江子卿、盛临川谈笑周旋,可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越过盛临川看向秦长殷,他一杯接着一杯的饮尽,不苟言笑,看似恭谨,实则神思早已不知飞向何处。

    她忍不住叹息一声,低眸看了眼已是淡白色光芒的戒指,秦长殷啊秦长殷,他现在对她就算不再厌恶,也只限于君臣之礼吧。

    “秦卿。”莳七眉目含笑,轻抬素手举起酒樽,“陪朕喝一杯。”

    秦长殷神色淡然,端起酒樽起身一饮而尽,秦卿,他竟有些抵触这两个字。

    殿内的气氛渐渐高涨,酒过三巡之际,盛临川便出去更衣了。

    莳七看着江子卿跟着走了出去,不由低眉轻笑一声,她微微阖上双眸,利海见状,连忙上前询问。

    她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继而用意念查看盛临川。

    果真如她所料,盛临川并非出去更衣,而是去见了江子卿。

    江子卿从殿内出来,便被嘉阳长公主身边的婢女引着去了一处僻静之地。

    盛临川一见他便沉声问道:“我不在的这几个月,盛夷安怎么性情大变了?”

    不再暴戾,方才在宴席上,盛夷安处处得体端庄,身上的王者之气是从前不曾有过的。

    江子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她突然就对朝事来了兴致,已经连着十来日去上朝了,好些日子还看了折子。”

    “突然?”盛临川警觉的抓住了他话中的关键字。

    “也就是大半个月前,她曾摔了一跤,醒来后便是这样了。”

    盛临川喃喃重复着他的话:“半个月前,摔了一跤,醒来后就这样了。”

    她心中顿时大惊,难道盛夷安重生了?

    江子卿猜不中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在一旁等了良久也不见她再次开口,遂轻启薄唇道:“长公主,依我看,陛下只是心血来潮,前些日子添香宫竣工,她的表现和从前别无二致。”

    更何况,他试探了几回,她的表现都和从前一样。

    “我安插在文津殿的眼线递来消息,说是陛下虽然这几日总去批折子,可实则哈欠连天,多数都是睡过去的。”

    盛临川却不像他这样风轻云淡,她内心被那个猜想早已搅得天翻地覆。

    “不管如何,你近来要多注意着点,有异状立刻来报。”

    “是。”江子卿不以为然的垂下眼眸,“不过近来陛下似是对秦长殷态度变了不少。”

    秦长殷向来厌恶昭宁帝,也算是人尽皆知的事,若不是忌惮他在军中的威望,他早就让昭宁帝诛了他。

    不过昭宁帝曾对秦长殷起过心思,现在这番做派,未必不是想要讨好秦长殷。

    盛临川眸光微动,半晌才缓缓开口:“两江之地已被我纳入囊中,现在最缺的就是军权。”

    江子卿眯了眯双眼:“你是说想要秦长殷?”

    “最大的收拢便是结亲。”盛临川眼底微微漾起一丝柔和,连带着声音都轻柔了不少。

    江子卿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只见她神色似有几分缱绻,心底不由嗤笑一声,片刻,才挑了挑眉:“长公主是想让我推一把?”

    盛临川眸光流转,直视他的眼眸。

    “江子卿,你和我是一条船上的,不帮我,难道帮盛夷安么?”

    江子卿抬手摸了摸眉骨,唇角扬起一丝轻笑:“长公主,不说秦长殷手中的兵权,单论他那张脸,昭宁帝就未必肯将他让给你。”

    盛临川缓缓将手端于身前,眸光冷然,声音呢略带讥讽:“江子卿,不然你以为我为何将你放在盛夷安身边?你真当是让你去当那个龙阳君的?”

    江子卿眼底掠过一丝狠厉,瞬间敛去,继而伸出手。

    盛临川神色不耐,但还是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扔了过去。

    江子卿抬手一把抓住,轻笑一声:“神女有梦,只可惜襄王无意。”言罢,转身便走。

    盛临川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眸底笼起一层阴冷之色。

    以色侍人的竖子,待她皇袍加身之时,便是鸟尽弓藏之日!

    莳七收回意念,缓缓睁开眼眸,眼底露出几分兴致,虽然听不见盛临川和江子卿的谈话,可从他二人的神色来看,他们的对话似乎并不愉快。

    有意思,看来盛临川和江子卿之间并非牢不可破的。

    江子卿走时,盛临川扔给了他一个瓷瓶,也许他二人不是利益共生,而是盛临川胁迫江子卿?

    其中玄机,便在这个瓷瓶上。

    莳七轻笑一声,难道盛临川也给江子卿下了毒?

    倘若真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她便可从这里撕开盛临川和江子卿结盟的口子,让他俩相互猜疑,而她到时候,坐山观虎斗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