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朕是大昏君(八)
    春末,天气热了起来,宫里的繁花渐渐灰卷着花瓣凋零,放眼望去,竟是绿肥红瘦了。

    莳七和常同甫坐在凉亭中,相谈甚欢。

    她端起茶盏轻抿一口:“嗯,好茶。”放下茶盏,她不由轻声赞了句,转而对利海吩咐道:“这可是今年新进贡的新茶?”

    利海低头答道:“福建进贡的安溪虎岳铁观音,比往年都早了半月。”

    福建?莳七手指轻轻摩挲着戒指,若有所思,继而微微一笑:“给长公主府送点过去。”

    利海连忙点头称是。

    莳七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还有抚远将军府,也送些过去。”

    “是。”

    莳七交代完,这才微笑着看向常同甫:“先生所谈之事,朕心里已经有数。”

    常同甫于半月前便再次入朝,同致仕前的官职不大一样,现在他乃当朝太傅兼文渊阁大学士。

    原本常同甫致仕,在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现在骤然回朝,同样让一部分老臣重拾对昭宁帝的信心。

    “眼下土地兼并严重,西北地区尚有大片土地荒芜,陛下登基前几年,西北地区一直深受突厥侵扰,百姓为躲战乱纷争,舍家弃田,今京师民庶,不田者多,游食之口,三分居二。”常同甫神色凝重,捻着胡须娓娓道来。

    莳七眉心微蹙,大魏的土地制度沿用于前朝,现并不符合大魏基本国情,已然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倘若再不进行土地改革,只怕会和盛夷安前世一般,全国上下大面积爆发农民起义。

    其实这和盛夷安昏聩无道也有一定的关系,但最根本的还是土地与百姓之间存在的矛盾。

    “先生所言极是,不知先生是否已有对策?”

    常同甫长叹一口气,缓缓道“尚无良策,可老臣也思忖良久。肯定土地所有权及占有权,减少田产纠纷,此举有利于无主荒田开垦。”

    莳七沉吟片刻才道:“土地荒芜及人口流动乃眼下之难题,倘若能有个两全之法……”话音未落,她已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常同甫,两人皆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一样的心思。

    常同甫哈哈大笑:“陛下和老臣心之所想可否一样?”

    莳七微微颔首,笑道:“看来先生已然明了。”

    整个下午,莳七和常同甫在凉亭中商榷土地改革一事,不知不觉,已是日落时分。

    将荒芜的土地给流离失所的百姓耕种,看上去轻而易举,可做起来却并非易事,更何况,土地兼并乃全国日益严重的现象,单单只改了西北,怕还是扬汤止沸,两全之法不可凌驾于空想之上,要想推及全国,还得有个合适的契机。

    夕阳的余晖渐渐染红了大半个宫阙,肃穆的皇城在此刻显得格外柔美。

    送走了常同甫,莳七看着桌上的茶盏,缓声道:“利海,长公主府的那份,你亲自送去。”

    利海低着头,颔首称是。

    圣驾缓缓回到长阳殿,莳七坐在仪舆上,远远地便看见门外侍立的宫人无不战战兢兢,她眸底忍不住溢出一丝讥讽。

    下了仪舆,莳七缓步向殿内走去。

    一进门便瞧见江子卿正阴着一张脸坐在椅上,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在身侧的桌面上。

    “陛下可曾忘了今日答应臣的事?”

    他眉梢上挑,眼底阴翳尽显,抬眸睨着莳七。

    莳七眉目含笑的走上前,佯装糊涂:“朕答应子卿的,从未敢忘。”

    江子卿低眸理了理衣袍上的褶痕,嗤笑一声:“臣今日可是在未央湖上等了陛下整整一个下午。”

    莳七眼底闪过一丝不耐,江子卿确实说了今日下午于未央湖游湖泛舟,可她并未曾答应过。

    再者,她堂堂大魏一国之君,去与不去,难道还要他的同意不成?

    不过莳七此时并未打算和江子卿撕破脸,故而握住他的手,装作懊恼:“子卿,是朕不好,太傅前来寻朕,朕一时忘了,你莫要怪朕。”

    江子卿淡淡的抽回手:“常老不是早已致仕?现在突然回朝,陛下就这样同意了?难道陛下这朝堂,是他家的后院不成?”

    莳七眸光微顿,她的朝堂肯定不是常同甫的后院,可是不是江子卿和盛临川的后院,那就不得而知了。

    “太傅此前致仕,不过是身体不好,休养一番也便罢了。”

    江子卿早已深感眼前的昭宁帝并非像从前那般易于掌控了。

    他自知不能像从前一样,脸上的阴翳散了几分。

    “陛下看上抚远将军了?”江子卿眼眸微眯,浑身流露出一股不善之气。

    莳七但笑不语,只是缓缓站起身,走到窗边时,才淡淡开口:“何出此言?”

    江子卿顿觉心底一阵不畅快,他薄唇微抿:“那福建新进贡的铁观音,陛下可从来都是先……”话还没说完,他自己便愣住了。

    莳七转眸看他,却见江子卿神色一凛,半晌才行礼道:“陛下,臣身体不适,先行告退。”言罢,转身便走了。

    他这一出闹得莳七有些莫名其妙。

    她想了片刻,猜想江子卿恐是觉得她和秦长殷近来关系密切,故而急着禀报盛临川了吧。

    思及至此,莳七不由叹了口气,她和秦长殷,还真没有特别亲近。

    夜色凉如水,月光淡淡的清辉透过尚未关上的门扉洒进殿内。一阵微风轻拂而过,吹乱了莳七书案上摆放的宣纸。

    利海自殿外缓缓走进,默不作声的侍立在一旁。

    莳七缓缓放下笔,淡淡开口:“长公主如何反应?”

    利海转身面向莳七,低着头开口:“长公主笑言,谢陛下赏赐,旋即命侍女将茶叶收好。”

    “可曾面露惊异?”

    “不曾。”

    莳七微微颔首:“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盛临川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恰到好处的礼节,对于新茶没有半点惊异之色,一切都太过于正常,反而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福建此次进贡的新茶,比往年都要早上半月,此事在盛夷安那世中是未曾发生过的。

    可盛临川却没有半点惊异,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早已知道福建的新茶已然进贡,或许,贡品尚未进宫,却已然有部分入了长公主府。

    她还是小瞧盛临川了,看来不止两江,原来福建也被她收入囊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