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朕是大昏君(十)
    秦长殷回到府中,傍晚时分,利海便奉命将昭宁帝的手稿送了过来。

    送走利海后,他坐回书房,随手翻看她的手稿,纸稿上隐隐残留着她挥笔间的袖笼清香。

    秦长殷的神色本是闲然自得,当他眸光落在纸稿上时,眼神愈来愈惊讶。

    纸稿上的内容调理分明,先是罗列出当前兵制的特点。

    “其一,兵士终身为兵,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世世代代。士家为兵乃世代义务,若非战功煊赫,经批准,作为奖赏方可解除。其二,兵与民分离。兵士之家即士家,另立专项管理的户籍,称为士籍。入士籍者,不得擅改民籍。其三,兵士的家属,集中居住,集中管理。其四,为了保证兵士人口的再生产,士家在内部婚配,不与平民通婚。”

    秦长殷飞快的往下看,“当前兵制通过以众将部曲的家眷为质,实则掌握了众将部曲之软肋,为此,军中鲜少有豪强拥兵割据之态,军队由此维稳。”

    这算是昭宁帝将帝王和将领间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了。

    纸稿上接着点出目前兵制的弊端,“军队中人身依附关系,已成常态;一代兵士衰老,子弟尚未长成,兵源时时出现断层,逢此时,军中迎来缺少后备兵源之危,自敬祖二十八年至今,士家身份远不如前,兵士为兵作战之积极性由此挫伤。”

    最后,她龙飞凤舞的写下八个大字,“兵制整改,刻不容缓。”

    秦长殷看完之后,捏着纸稿的手隐隐在颤抖。

    兵制,一向是扎进他心底的一根刺,他于先帝敬祖晚年时期参军,在军中近十年,现在军中的问题,没人比他更清楚。

    只是整改兵制,并非一朝一夕,一言一语那般容易。

    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不敢轻举妄动。

    而现在,昭宁帝也看到了这点,并要整改兵制,他自然是难掩的激动。

    看来他从前一直都低估了她。

    秦长殷双眸深邃的落在手稿上,却意外发现手稿的写着“兵制整改,刻不容缓”那张下面还有一张。

    他将那遗漏的那张从地下抽出展开,当他看清纸上的内容时,登时愣住了。

    只见那张纸上赫然是他的面容。

    她……画他作甚?

    秦长殷顿觉被她捏过的手一片炽热滚烫,他薄唇微抿,指尖捏着画作,半晌才将那张画压在书案上。

    深夜,秦长殷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

    一阖上双眸,他眼前便是笑意灼灼的她,正向他伸出一只手。

    他心烦意燥的坐起身,眸光无意瞥见书案上的那张画,秦长殷握了握拳,良久,才再次躺下。

    自从手稿被利海送去了抚远将军府,莳七就一直等着他来找她。

    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他露面。

    莳七一阵憋闷,难道那张画还不足以让他明白她的心思?

    还是说,他在刻意躲着她?

    想到这里,莳七忍不住冷笑一声,秦长殷,此事可不是你躲就能躲得掉的。

    连着过了半月,也不见他进宫,每回一下朝,他总是神色淡漠的转身就走。莳七心里也憋着一口气,加之一直在和常同甫商榷土地整改一事,暂时没有顾得上他。

    结果才过了半个月,莳七就听说京城中传闻抚远将军府的秦老夫人有意说亲了。

    莳七执笔的手一顿,立时在纸上划拉一个浓重的墨痕。

    她皱着眉将纸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利海见状,连忙上前询问:“陛下可有何吩咐?”

    莳七将笔重重搁下,摆了摆手,利海正要退下,却又听见她开口:“慢着,你去替朕做件事。”

    她说这话时,眼底是浓浓的狡黠,声音里也是藏不住的窃喜。

    利海听完她的吩咐,愣了好一会儿才低头道:“奴才这就去办。”

    抚远将军府的秦老夫人正在和儿媳商量替嫡孙说亲一事,早前一提起这事,嫡孙总是满口拒绝,声称他现在的身份不便娶亲,恐帝王猜忌。

    可就在前几天,秦长殷忽然松了口,老夫人和夫人孙氏大喜。

    秦老夫人更是先往他院子里塞了个丫头,只说去照顾他,秦长殷也没有拒绝。

    “杨家的三姑娘也是个不错的,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孙氏坐在秦老夫人的下手边,笑眯眯的开口。

    秦老夫人眯了眯双眼:“我知道,她性子确实和长殷互补。”

    “三姑娘的父亲是詹事府詹事,正三品,却没什么实权,勉强配得上长殷,倒也不会惹得陛下猜疑。”

    秦老夫人赞许的点了点头:“那便遣人去探探口风吧。”

    孙氏欢喜的答应一声:“母亲放心,我让我娘家嫂子去看看。”

    杨府,杨家太太一听出孙夫人话中的意思,心底大喜,这抚远大将军手握大权,又是一表人才,这天大的馅饼怎么突然就落在自家姑娘头上了!

    孙夫人从杨家太太那里得了话,便立刻直奔将军府去了。

    “我一开口,杨家太太登时欢喜的不行,弟妹,这桩婚事要是成了,可别忘了嫂子。”孙夫人挽着孙氏的手笑眯眯的说。

    孙氏也高兴得不行:“嫂子同我去见一见老太太。”

    秦长殷归府时,便孙氏说给他看了门亲事,“是杨家的三姑娘,温婉贤淑,我也见过几次,是个好的。”

    “母亲和祖母做主便是。”

    秦长殷神色淡漠,缓声开口,不知为何,他脑海中竟再一次浮现那张如花的笑靥。

    就在将军府本以为好事将近的时候,杨家突然改了口风,声称杨老太太舍不得三姑娘,故而想留她在身边多尽孝两年。

    秦老夫人冷着一张脸,手心捧着茶盏:“怎么突然就不做了?”

    孙夫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孙氏,半晌才小声说:“杨家也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是将军在沙场上……伤了那里,不能人道……”

    “放肆!”秦老夫人气得一把将茶盏摔在地上。

    孙夫人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孙氏求助。

    秦老夫人平了平怒火,沉沉吐出一口气,缓声道:“亲家太太莫怪,老身不是冲你。”

    “母亲息怒,都是谣传。”孙氏连忙上前安慰。

    谣传是谣传,只是不出三日,整个京师都在谣传抚远大将军沙场上伤了子孙根,不能人道。

    自此,再无正经人家愿和将军府谈婚论嫁了。

    秦长殷不知此事,可近来不管他走去哪里,周围看向他的目光皆是带了点同情与怜悯,谁能想到,在外威风凛凛的大将军,竟然是个不能人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