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朕是大昏君(十七)
    还未待莳七开口,秦长殷已是阔步走了进来。

    利海见莳七并未斥责,遂站到一旁,将将站定,却听莳七道:“你们先下去吧。”

    殿中只剩下莳七和秦长殷的时候,莳七佯装镇定开了口:“你来了。”

    秦长殷似笑非笑的凝着她:“臣自命清高?”

    莳七讪讪一笑:“没有的事,你莫不是听错了。”她连忙走到他身旁,拉着他的手坐了下来,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

    秦长殷知道她心底的小心思,也没有戳穿她。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她的掌心画着圈圈,低声道:“若是再让臣听到陛下说这样的话。”

    “你待如何?”莳七一虚,总觉得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变了,不似君臣,就像她第一次见他时的心虚。

    秦长殷轻笑一声:“不如何,陛下以后就知道了。”

    莳七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可既然他已经不纠缠此事,她也乐得不去追问。

    秦长殷低眸理了理衣衫上的褶痕,漫不经心道:“陛下让江子卿去讨要户部的债款?”她想整他?

    莳七微微颔首:“总要有个由头把他拘起来,不然朕不放心。”

    “你来的正好,朕方才正要让利海召你觐见。”她顿了顿,眉心浅蹙,“盛临川去了福建,在水患上大做文章,现在又向朕讨要赈灾的银两和粮食。”

    “陛下是想?”秦长殷抬眸凝着她,见她微微颔首,对笑了笑,“陛下想做什么便做吧,臣就是拼死,也会护陛下安宁。”

    再说江子卿这里,第二日,户部便将整理好的欠款名录递给了他。

    收回户部的欠款不是易事,江子卿脚不沾地的忙了几天,收回来的欠款寥寥无几。

    昭宁帝听闻他日夜操劳,心疼不已。

    “子卿,你这两日累坏了吧?”莳七眸光心疼的瞧着他,亲自给他倒了杯酒。

    江子卿笑着握住她的手:“陛下可是心疼臣了?”

    “自然是了。”莳七抬手轻抚上他的脸颊,“瞧着子卿受累,朕这心里也没滋没味的。”

    “有陛下这句话,臣甘之如饴。”

    江子卿几杯薄酒下肚,双颊微微泛红,“陛下可要看臣舞剑?臣记得陛下从前最爱看臣舞剑了,可自打陛下看上了秦长殷,就再也不曾让臣舞剑给陛下看了?”

    “好大的醋味,朕早就说过,谁也越不过你去。”莳七眉梢上挑,调笑着。

    江子卿面露喜色:“臣就知道陛下最念旧了。”

    夜色渐深,眼看宫门快落了锁,江子卿这才起身告退。

    如水一般的月色洒在青石砖上,抬着江子卿的轿子行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他歪靠在轿中,心中想着方才昭宁帝对他,和从前一般亲昵,多久了呢?自打秦长殷那次面圣之后,她对他的态度便若即若离的。

    可现在,她对他还如从前一般,想到这里,江子卿心下有几分得意,就凭秦长殷也想和他争?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似是一群人将他的软轿围住。

    他听见他手下的人厉声呵斥道:“好大的狗胆!知道这是谁的轿子吗?还不快滚!”

    那些人并不废话,举起长剑便和江子卿的手下打了起来。

    第二日,龙阳君自宫中夜归却被人在半路上截住,好一通揍,被打断了腿,消息一传到宫中,昭宁帝勃然大怒,摔坏了她平日里最爱的茶盏,勒令顺天府尽快查明真凶。

    龙阳君深得昭宁帝宠爱,这才被人打断了腿,赏赐就源源不断的送进了龙阳君府。

    就连龙阳君府外,陛下都派了重兵把守,生怕龙阳君有任何闪失。

    “陛下,抚远大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

    秦长殷缓步走入殿内,莳七便屏退了殿内伺候的人。

    “陛下若想找人揍江子卿,直接和臣说就是了,又何须大费周章?”秦长殷在椅上坐下,眸光凝着她。

    莳七微微一笑,手执朱笔在奏折上批注:“户部的欠款,朕还有后手。”并非只为了江子卿。

    她让江子卿去各大勋贵家收回户部的欠款,可她并没有明确下旨,也就是说,那些勋贵便钻了这个空子,江子卿平日里嚣张跋扈,虽然只被封为龙阳君,可不少官员都惧怕他。

    故而江子卿收款时的态度和他的能力构不成正比之时,有些勋贵便被激怒了。

    这就是莳七的目的之一,她刻意将江子卿留在长阳殿,半夜才归。

    自然就会有咽不下这口气的勋贵会出手了。

    但这只是其一,她要的远不止这些,等她归来之后,再一一布置。

    聪明如秦长殷,他大抵猜到了她的意图,遂开口道:“陛下处心积虑,却只是为了把江子卿软禁起来?”

    莳七放下手中的朱笔,笑了笑:“长殷这样聪明,不若猜猜看?”

    秦长殷被她的口气逗笑了,“若是猜对了,臣可是要赏赐的。”

    “朕应了你就是。”

    秦长殷眸光灼灼的看了她一眼,继而低眸沉思,江子卿这几年在京中根基渐深,并不能一下将他铲除,所以她在逐渐渗透,以重兵将他软禁,只能困他一时,可她还是这样做了,难道她是怕这段时间里,江子卿出了问题?

    他前后一联系,便猜出了她的心思,故而抬眸道:“陛下可是想亲自奔赴福建?”

    莳七含笑颔首:“朕的长殷真是聪慧过人。”

    “福建路途遥远,臣不放心。”秦长殷听她承认了,不由皱着眉头道。

    莳七走到他身侧坐下,轻轻握住他的手,笑道:“长殷要是不放心,便和朕一同前去吧。”

    也好,秦长殷思量一番,最终点了点头,她心意已决,他也拗不过她,既然她执意,他便拼死也要护她周全。

    “方才臣猜对了,陛下说好的赏赐呢?”

    “你要什么尽管开口。”

    秦长殷薄唇凝出一抹笑意:“这可是陛下说的。”

    “君无戏言。”莳七点了点头。

    秦长殷的手抚上她的脸颊,在她未反应过来之际,钳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对着自己,然后薄唇覆了上去。

    他的舌尖细细描摹着她的唇瓣,大掌环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身,莳七浑身一僵,这厮怎么忽然就亲了上来。

    秦长殷感受到她的僵硬,薄唇溢出两声低笑:“不准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