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朕是大昏君(十九)
    漆平越想越觉心寒,这嘉阳长公主分明就是给昭宁帝挖了个坑,只等着昭宁帝往下跳!

    在来福建的路上,他便一直在想陛下在朝堂上斥责群臣的捧与挖,忠言逆耳利于行,陛下乃一国之君,做臣子的遇事应当劝谏,而非为了自保,一味以捧为上。

    就像这福建的河道,现如今河身比屋顶高得多了。

    起初放其溃堤,故而壅上一点土,殊不料愈壅愈高,一旦溃决,那才是水淹万顷良田,生灵涂炭。

    倘若一开始发现有溃决的苗头,便挖渠改道,待连日暴雨来临之际,也不至于形成特大洪涝。

    昭宁帝说的颇有道理,只是嘉阳长公主目光短浅,尚未看到这点,来了福建后,依然让人将堤坝又壅高了一丈,雨虽停了几日,可一旦日后暴雨来袭,必是大患。

    又或者……她看到了,只是故意于此?

    漆平站起身,满目忧心忡忡,此事还得去找袁彬鸿商议才好。

    袁彬鸿这人也极有意思,之前只听说在都察院任职,政绩平平,他几乎对此人没什么印象。

    可是来了福建之后,袁彬鸿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少事都是他观察出来的。

    虽然漆平从前对插科打诨的人向来不屑,可他现在发现,插科打诨的同时还能坐稳了位子,这也是一种能力,至少他漆平做不来。

    “袁大人觉得,此事应当如何?”漆平将来意和盘托出。

    袁彬鸿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摇了摇头:“无解,福建已然是嘉阳长公主的地界,这里的官场本就错综复杂,咱们俩能安然无恙待到现在,托的可都是嘉阳长公主的面子,她想洪水溃堤,咱们也拦不住。”

    他的一番话让漆平气结,厉声道:“难道就任由她这样,届时又会死伤多少无辜的百姓!你我若是视若无睹,实在是枉为父母官!”

    袁彬鸿被他一同训斥,却也不恼,慢悠悠道:“改修河道这条路是走不通了,一是时间紧迫,二是咱俩也做不了主,漆大人再恼也没用。”

    这话一出,漆平几乎气得吹胡子瞪眼。

    “不过,山不就我来,我便就山去。”袁彬鸿放下手中的茶盏,缓缓开口,“既然不能挖渠改道,那便转移灾民吧。”

    “怎么转?福建的灾民再转也还是在福建,这河道决堤,淹没的可不是一两个小村镇!”漆平渐渐平复了心情,思量了一番开口问道。

    “哪里地势高,就往哪里去。”

    盛临川今日又在灾民聚集地待了一整天,刚沐浴后,便听平烟说章光誉求见。

    “让他进来吧。”

    不出片刻,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便走进了书房,“臣章光誉拜见长公主。”

    “起吧。”盛临川低眉看着京城来的信,淡淡开口。

    江子卿被人打断了双腿?真是没用的东西!

    章光誉站起身后才道:“长公主可知这两天那两个钦差在做何事?”

    “不是让你务必托住他们。”盛临川眼皮也没抬。

    “臣该死,办事不利,送给他二人的舞姬也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金银一概不收,古玩字画也一并入不了他二人的眼,光是送去京城的奏折,这两日就已经截下来数十本。”章光誉擦了擦额间的冷汗,“前几日倒是安分了许多,只是这两天又开始让臣去疏散灾民,臣实在是招架不住了,遂来求长公主。”

    盛临川听了他的话,这才缓缓放下手中的书信,眸光不善:“养了这么些日子,竟还是油盐不进?”

    “就在昨日,那漆平还去了城南的灾民所,鼓动灾民往高处转移,长公主您好不容易得来的民心,竟是……”后面的话他没敢说下去,本来要对付这两个钦差也容易,安排一场事故,推脱给灾民暴动,反正天高皇帝远,等陛下再派人来,他们这里也就稳的差不多了。

    可是偏生嘉阳长公主不让他们动这两人,说是还有用处。

    盛临川眸底闪过一丝狠厉:“既然养不熟,那便宰了吧。”

    章光誉连连点头。

    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要是早这么办,也就没那么多事端了。

    盛临川眸光瞥向他,一扫眼底的阴翳,笑了笑:“章大人辛苦了,待日后,这从龙之功,算你头一份。”

    翌日,漆平和袁彬鸿从灾民区回来的路上,突然窜出来一帮流民,那些流民目露凶光,扬着大刀便砍了过来,口中还振振有词,“杀了这皇帝的走狗!”

    袁彬鸿大感不妙,拉着漆平转身就跑。

    而他二人的侍从留在原地拼死拦着这帮流民,袁彬鸿和漆平虽然身负重伤,却还是死里逃生了。

    这事一出,袁彬鸿和漆平便没敢回去。

    倘若盛临川真的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只怕他二人今日都得交代在这里。

    盛临川听闻消息的时候,不由啧啧叹了两声:“两个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文人,能躲到几时?全城封锁,挨家挨户彻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止福州,整个福建都几乎封锁了。

    每日还是有灾民不断的死去,尸体无人处理,天气炎热,很快就臭了。

    盛临川手里捏着能治时疫的方子,冷笑一声:“盛夷安啊盛夷安,让你当了几年的皇帝,我也算仁至义尽了。”

    不管盛夷安性情变没变,只待这时疫一出,她的皇位也算是坐到头了。

    至于袁彬鸿和漆平二人,倒是有些可惜了。

    这二人是个可用之才,尤其是袁彬鸿,为人虽然惯会插科打诨,可却稳坐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的位子,不得不说此人手段极为高明。

    可是那又怎样,养不熟的狗,还是死了比较好。

    又过了几日,眼看着赈灾的银两和粮食即将耗尽,盛临川笑了,只要没了银子和粮食,灾民暴动是迟早的事。

    到时候,再来场时疫。

    就在她自得意满的时候,章光誉那里却传来消息,抚远大将军押送的新一批灾银和粮食,已经快到福建了。

    盛临川大惊,怎么会这样快!

    不过也好,早一点见到秦长殷,也让他看看,究竟谁才是真正能登大宝之人!

    此次在福建,秦长殷手里的兵权,她要!秦长殷的心,她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