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朕是大昏君(二十)
    “还有两日便能到福建地界了。”秦长殷拥着脸色苍白的莳七,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莳七无力的点了点头,昭宁帝这具身子实在是娇生惯养的很,一路的舟车劳顿让她实在招架不住。

    他低眸凝着她煞白的小脸,心底一阵心疼:“其实陛下可以不必过来的。”

    她摇了摇头:“当初实乃两难境地,不让盛临川过来,赈灾的银两说不定层层扒皮,真正用到实处的寥寥无几,两位钦差说不定也不能生还;让她过来,赈灾却是能如常进行,可她在福建收拢了大部分民心,朕衡量之下,实在别无他法。”

    秦长殷默然,他本想开口问她为何第一次不让他过来赈灾,话到嘴边却是没问出口,许是帝王的猜忌,让她不信他吧。

    莳七瞧出了他的心思,遂一把抱住了他的脖颈,小脸猫一样的在他怀里蹭了蹭:“我舍不得你。”

    她怎么可能让盛临川和秦长殷一起去赈灾!

    就算盛临川不去,只遣了秦长殷去福建,她也还是怕盛临川万一果决到可以牺牲秦长殷……她不敢让他涉险。

    秦长殷眸光一柔,环着她的手臂紧了紧。

    就在他们快进入福建的地界时,队伍却停了下来。

    秦长殷下去查看一番,回来时神色凝重,莳七坐直了身子,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福建河道溃堤了。”

    “什么!”莳七猛然一惊,“最近不是没有暴雨了么?”

    “那就不是暴雨冲垮了堤坝。”秦长殷眸光深深的看着她。

    莳七指尖死死地掐着身下的软垫,好啊盛临川!她为了鼓动福建暴乱,竟然不惜人为毁坏堤坝,水淹福建!

    “现如今,上一批赈灾的银两和粮食已经消耗殆尽,而咱们这批也进不去,等大水一过,只怕便是暴乱。”秦长殷神色凝重。

    人在饥饿之下,是没有任何理智的。

    所有的文明与道德皆是建立在果腹的基础之上,一旦饥饿袭来,卖妻卖女,易子而食都是寻常之事。

    莳七眸色深沉,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手上的戒指。

    当务之急,是稳定福建的民心。

    “长殷,你遣人秘密探入福州,找到袁彬鸿和漆平二人,让他们在福建稳定民心,让灾民莫急,赈灾的粮食已经在福建和江西交界之地,只待大水一过,即刻进入福建。”莳七沉吟片刻,才出声交代。

    秦长殷颔首应下,旋即下去吩咐。

    大水肆虐了七日,渐渐便分流汇入海中。

    只是秦长殷派去的人马到现在也没有回音,实在等不了了,大水已过,眼下人命关天,赈灾乃当务之急。

    莳七特意将自己打扮成秦长殷身边的小将,还在脸上贴了络腮胡。

    秦长殷看见她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朕有何可笑的!”莳七剜了他一眼,一面拿出西域镜照着,心底略有几分自得,想她这相貌,要是回了京城,不知道迷倒多少闺中少女。

    秦长殷眸底尽是宠溺的笑意:“哪有人玉质清风的,却满脸络腮胡的。”

    莳七这才如梦初醒:“那怎么办,现在还不能让盛临川知道朕也跟来了。”

    秦长殷眉目含笑,轻轻替她撕去络腮胡,然后拿出一罐蜡黄蜡黄的东西在她脸上抹着。

    “好了,陛下现在再看看。”

    莳七依言照了照镜子,只见镜中人满脸蜡黄,论谁也不会将她和远在京城的昭宁帝联系在一起。

    赈灾的队伍一进福建的地界,章光誉便派人前来迎接。

    “下官章光誉见过抚远大将军。”

    秦长殷淡淡点了点头:“怎么不见长公主和两位钦差大人?”

    章光誉拱了拱手道:“回禀将军,长公主这几日一直在灾民区视察灾情,至于两位钦差大人,前些日子灾民暴动,两位大人至今下落不明,下官已经派人去找了。”

    低着头站在秦长殷身后的莳七唇角牵出一丝讥讽,难怪秦长殷派出去的人至今未归,原来袁彬鸿和漆平早已出事了。

    “将军一路舟车劳顿,下官备了酒宴为将军接风洗尘。”

    秦长殷眸光冷然,淡淡睨了他一眼,“接风洗尘倒不必了,而今福建的黎明百姓朝不保夕,章大人却还有这等闲情逸致布下酒宴,还是先将本将军带来的粮食分派给各州各县,救人要紧。”

    章光誉被他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连忙给底下的人打眼色。

    就在秦长殷执意放粮赈灾的时候,盛临川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原来是秦将军来了。”盛临川一身的粗布衣衫,半点也看不出皇家公主的气度,只是这样更让人深信她与民同在。

    秦长殷拱了拱手:“拜见长公主。”

    “秦将军一路舟车劳顿,还是先歇着吧。”盛临川眸光略含了几分柔情凝着秦长殷,声音温和。

    秦长殷淡淡回绝:“长公主,人命关天,多耽搁一刻,不知这城里的百姓会饿死多少,还是赈灾要紧。”

    “那也不如你的身子要紧。”盛临川几乎是脱口而出,话音刚落,她神色有几分懊悔,继而辩解道,“我是说,秦将军一路奔波,现在去救灾,身子可怎么吃得消,再者,之前赈灾拨下的粮款还有余剩,并不急于这一时。”

    莳七低着头,眉梢上挑,眼底尽是讥讽,这盛临川还真是半点也不遮掩心思。

    这就开始拉拢上了。

    秦长殷不动声色的看了莳七一眼,见她小指伸出点了两下,遂点了点头:“也好。”

    到了宴厅,只见那一桌席面甚为粗简。

    盛临川略有些赧然道:“秦将军,现在整个福建最紧缺的就是粮食,故而也找不出珍馐佳肴,只得委屈将军将就一顿了。”

    倘若秦长殷未曾被莳七勾搭上,只怕就要信了她。

    从进福建的地界开始,盛临川便做了一局,只等着秦长殷往里跳。

    先是在路上听闻各路灾民称赞嘉阳长公主的仁善之心,接着便是章光誉迎接时不见嘉阳,虽说盛临川乃皇室,也用不着来迎接,可是秦长殷毕竟是带了赈灾的粮饷过来,她怎么也该和他打个照面。

    偏生没有,盛临川就是想让秦长殷看见她的“勤恳”。

    直到秦长殷执意先赈灾,才将她逼了回来,倘若她真是去与视察灾情,又岂是一时半会就能赶回来的。

    最后便是这一桌堪称简陋的席面。

    莳七简直叹为观止,步步紧逼,秦长殷稍一不防备,便掉进了她精心布置的陷阱里了。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