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朕是大昏君(二十一)
    当晚,盛临川带着这些日子赈灾的记录敲响了秦长殷的房门。

    秦长殷低眸正瞧见她手中的托盘,上面摆放着一叠笔册,还有一小壶斗雪红,好酒的他只需一闻便知。

    “秦将军,这是我来福建之后整理的赈灾详情。”盛临川此时穿了一件藕色的百褶裙,腰间系着一条水色丝绦,整个人充满了少女般的娇俏和轻盈。

    秦长殷目光淡然的看着她:“长公主让人送过来就好,何必亲自跑这一趟?”

    盛临川略略垂下双眸,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其实,嘉阳也有事想要向将军请教。”

    秦长殷眸光瞥了屋内一眼,眼底掠过一丝不耐。

    “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盛临川心下着急,抬起双眸深情款款的凝着他,柔声道:“事关赈灾,倘若拖到明日,嘉阳只怕今夜定不能安然入眠。”

    秦长殷终于冷了目光,沉声道:“长公主,现在夜已深了,仔细旁人说闲话。”

    言罢,他便欲关上门。

    盛临川一把握住他的手,声音着急:“什么闲话不闲话的,嘉阳皆不在意,难道将军一直不知嘉阳的心意吗?”

    秦长殷薄唇紧抿,眼底森冷尽显。

    压制了半晌的不耐,他拨开她握着他的手,接过盛临川手中的托盘,淡漠开口:“长公主不介意,臣却是在意的,更何况臣的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

    “是谁!盛夷安吗?”盛临川精心的妆扮在此刻显得尤为可笑,她神色激动,“她不过是一介草包,要论君王之道,她昏聩无能,要论女子品行,她好色靡乱,你究竟看上她哪一点?”

    秦长殷眸底掠过一丝杀意,却很快敛去。

    他静静地听完盛临川的话,最后在她期艾灼灼的目光中轻笑了一声:“是啊,她确实没什么好的,她昏聩好色,不学无术。”

    盛临川听闻此言,脸上顿时浮现一抹难掩的欢喜。

    可是秦长殷接下来的话无异是将她彻底打入了谷底。

    “纵然如此,你还是比不过她。”秦长殷说完这句话,便一把将门关上。

    徒留盛临川在外头,她低垂着双眸,双手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死死的扎进了掌心,疼痛钻心,她也不自觉。

    一行清泪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她低眸精心挑选的衣裙,觉得自己仿佛像个跳梁小丑。

    盛临川面无表情的抹去脸上的泪水,眼底燃起一簇恨意,转身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秦长殷端着托盘回了房,却见莳七坐在床边,似笑非笑的凝着自己。

    “朕昏聩好色,不学无术?”

    秦长殷气定神闲的在桌子旁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斗雪红,手指悠闲的转着杯子:“臣不能人道,自命清高?”

    一说起这茬,莳七就心虚的不行。

    这厮可真是小肚鸡肠!她当时不是权宜之计吗!

    应付江子卿是权宜,坏了他的婚事更是权宜。不过这话还是别说出来的好。

    秦长殷眸光瞥见她略怂的神情,眼底笑意渐浓,他缓缓走到她身侧,长臂扶着她头顶的床架,几乎将她圈入怀中。

    “上好的斗雪红,尝尝?”

    他渐渐逼近的身子让莳七忍不住红了脸颊,她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酒杯,正要饮下,却被他修长的手指拦住了。

    “你那好妹妹深更半夜送过来的酒……”

    他的尾音拉长了片刻,莳七登时冷了脸,一把将酒泼在地上。

    “她竟是这样龌龊!”

    秦长殷拿过她手中的酒杯把玩着:“里头加了些许崔情的东西,臣倒是不知,臣魅力这样大,竟然叫长公主投怀送抱。”

    莳七睨了他一眼:“怎么,你这是后悔了?”

    “确实是后悔了。”秦长殷抬眸看着她笑,眸光灼灼,继而靠近她耳边轻声道,“后悔方才为何要拦着陛下。”

    莳七耳尖一红,张了张唇,半晌才小声道:“今天不行。”

    她总觉得今夜要出事。

    秦长殷朗声而笑,低眸看着她微红的脸颊,揶揄道:“今天不行,那明天可行?”

    “明天也不行。”莳七纠结了半晌,才堪堪的说着。

    最起码在福建都不行,这里是盛临川的地盘,总要小心为上。

    “唔,明天也不行,那后天呢?”秦长殷见她一本正经的思量,强忍着声音里的笑意。

    “后天……”莳七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捉弄她,忍不住扬手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眉梢上挑,“真是反了你了,还敢捉弄朕!”

    秦长殷这才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一把将她圈入怀中,二人一齐倒在了床榻上。

    低眸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眸底尽是宠溺:“睡吧。”

    莳七缩在他温暖的怀中,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秦长殷眸光缱绻的凝着她的睡颜,唇角不由溢出一抹苦涩,软玉温香在怀,她倒是睡得香甜,只是苦了他了。

    夜色渐渐深了,凉凉的月色洒了一地的清辉,夏夜的微风轻拂着树梢,隐隐沙沙作响,偶有蛙声响起,应和着静谧的夜色。

    渐渐的,似有噼啪声响起,随着噼啪声渐密,通红的火光照亮着本深沉的夜。

    “走水啦!走水啦!”一个起夜的小厮揉着惺忪的双眼,登时吓了一大跳,扯着嗓子大喊。

    不一会儿,被惊醒的人多了,拿起盆和桶便去救火。

    走水的那处院子紧挨着秦长殷的房间,众人顿时慌乱的不行,连忙接了水灭火。

    秦长殷在小厮的第一声嘶吼中便醒了,他摇醒了莳七:“走水了。”

    莳七睁开惺忪的双眸,冷笑一声:“果真如此。”她就知道盛临川不会这样善罢甘休,只怕今夜就算秦长殷没有拒绝她,她也还是谋划了这一出。

    至于目的么,她暂时还没有想明白。

    但既然盛临川在她意料之中的动了手脚,那么接下来只需以静制动便可

    她飞快的穿衣,然后拿起一旁的蜡黄凝胶便往脸上抹。

    当秦长殷和莳七从容的走出屋子时,正看见几个心腹火急火燎的就要冲进来。

    “将军,幸好您没事。”

    秦长殷脸色骤冷,低声问:“你们过来做什么,不是让你们守着赈灾的粮饷吗!”

    几个心腹面面相觑,紧接着低下了头:“一听说将军的院子着了火,属下们就跑过来救火了。”

    莳七低着头,面色大惊,糟了,声东击西!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