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四十章 朕是大昏君(二十二)
    她心下着急,下意识的去看秦长殷,却见他朝自己点了点头,神色平静,她顿时心里有了底。

    那就陪盛临川好好演这一场戏好了。

    救火中,所有人皆手忙脚乱,难免有所差池。

    秦长殷不动声色的将莳七护在身后,生怕人来人往的冲撞了她。

    良久,盛临川姗姗来迟,她身披轻薄的斗篷,神色仓促:“好端端的,怎么走水了?章大人呢?”

    底下的人连忙回答:“启禀长公主,章大人那边已经派人去通知了。”

    盛临川款款走到秦长殷身前,关切的问道:“秦将军没事吧?”

    礼数恰到好处,虽然关怀,却不显突兀,半点也看不出两个时辰前,她还曾神色激动的和秦长殷争辩。

    这才是盛临川,拥有庞大野心、为达目的可以牺牲一切的盛临川。

    秦长殷微微颔首:“多谢长公主关心,臣没事。”

    盛临川唇角牵起三分客气的浅笑,双手端于身前,仪态万方:“那就好。”正要转身之际,她眸光瞥见了一直站在秦长殷身后的莳七,暗自思忖,这个身材瘦弱的小将,何时成了秦长殷身边的人,她竟是半点印象也没有。

    且他脸色蜡黄,看上去竟像是棵弱不禁风的豆芽菜。

    盛临川满心疑惑,不过能在秦长殷身边的人,都是有能力的,看来她得让人去查查这个小将。

    众人忙不迭的挑水救火,火势渐渐小了下来,等最后一簇火星被一盆水扑灭时,秦长殷原本的那间屋子已经被烧毁了大半。

    而本该最早出现的章光誉,此时才姗姗来迟。

    他一进院子,便拱手请罪:“下官来迟了,望长公主和秦将军恕罪。”

    秦长殷的眸光落在章光誉略略有些泛红的手上,然后淡淡开口:“无妨,并无大事。”

    盛临川看了眼章光誉,见他微微颔首,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忙活了一夜,所有人都没能睡个安稳觉。

    章光誉给秦长殷安排了一间新的屋子,盛临川看着那个黄脸小将跟着秦长殷进了屋,心底陡然生出几分怪异。

    莳七阖衣躺在床上,只觉得刚一闭眼,天就亮了。

    她疲惫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轻叹了口气,今天想来是还有一场硬仗。

    辰时,章光誉吩咐人将秦长殷带来的粮食分好,准备分给下面州县。

    “章大人还是遣人看看吧。”盛临川端庄的站在一侧,静静开口。

    章光誉笑了笑:“长公主,不必了吧,秦将军奉旨押送赈灾的粮饷,哪里会有问题。”

    一直未曾做声的秦长殷眸光闪过一丝轻嘲,继而开口道:“还是例行检查吧。”

    章光誉见他这样讲,只得让去查看粮食是否有问题。

    一行差役上前打开装着粮食的口袋子,从中取出一捧晶莹剔透的大米,如此反复,堆在上面的口袋都被查看了一番,里头取出的皆是圆润饱满的大米。

    “章大人,没有问题。”差役对着章光誉行了一礼。

    “如此,便启程送去各州县吧。”盛临川也点了点头,目光淡然,只是细看之下,她平静的神色中隐隐参杂着几分讥讽。

    “慢着!”

    秦长殷骤然抬手,冷着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盛临川微微眯起双眼,眼底隐有一丝不善:“秦将军这是何意?”

    秦长殷也不理她,只是径直走上前,停在装着粮食的车前,旋即从袖中抽出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

    他一把将上头的几包粮食口袋拨开,然后用匕首猛地划开底下的口袋。

    只听“哗啦啦”一阵声响,从那被划了一道口子的粗麻袋子里滚落一地的沙石。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他已是将那辆板车上的粗麻口袋划开了大半,无一例外,里头滚出来的不是大米,皆是沙石。

    “章大人,这是什么?”秦长殷面无表情的收回匕首,眸光冷厉的看着章光誉。

    章光誉拢了拢衣袖,目光惊异:“秦将军,这些粮食可都是您从京城带过来的,现在里头装的不是粮食,而是沙石,您却来问下官?”

    秦长殷冷笑一声:“本将军从京城带来的是粮食,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沙石,难不成还有人使了障眼法不成?”

    盛临川轻笑一声,缓缓开口道:“是不是障眼法不知道。”

    她款款走到那一堆沙石面前,用脚轻轻踢了几下,然后眸含讥诮:“当初在京城时,秦将军可曾亲眼见到是一袋袋粮食,而非沙石?”

    “难道长公主的意思是,陛下以沙代粮,存心糊弄灾民?”秦长殷狭长的眼眸眯了眯,眼底溢出几分危险之色。

    盛临川一脚扬起地上的沙石,嗤笑道:“人心隔肚皮,她拿不出这么多粮食,自然要找个替死鬼。”

    她转身望向秦长殷,唇角上扬,却让人觉得森冷:“又或者,陛下确实是拨下来赈灾的粮饷,只是这粮饷的具体去处,不得而知。”

    “焉知不是落入将军的口袋,养活那几十万大军了。”

    盛临川微笑着看着秦长殷,只是那笑恍如鬼魅一般叫人心寒。

    真是好计策,莳七险些就要抚掌称赞了倘若秦长殷承认她拨下的粮款是真的,那就等于承认他私自吞了粮饷,去养活他手下的军队,这是反意。

    而他若不承认她拨下的粮饷是真的,就等于和盛临川站在了一条船上。

    这个锅让她来背,而他,不肯依附盛临川也不行了。

    秦长殷低了低眸,良久才道:“二者选其一,长公主好计策,臣真是叹服。”

    盛临川嫣然一笑,柔声道:“不敢,只能说本公主还是心慕将军的。”

    秦长殷抬眸看着她,似笑非笑道:“只可惜,我还有第三条路。”

    “什么路?”盛临川唇角的笑意骤然舒平,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下意识的问道。

    “那就是忠于陛下。”

    盛临川险些嗤笑出声:“秦将军,忠于陛下,那选择的就是第二条路。”

    “非也。”秦长殷摇了摇头,继而眸含轻嘲望向章光誉,“章大人的手又疼又痒,已经整整一夜了吧?”

    “你……”章光誉大惊。

    盛临川猛地转眸看着章光誉:“何意?”

    “凡是昨夜碰了粮食口袋的人,无一例外,双手红肿,痛痒难耐。”秦长殷缓缓开口。

    盛临川一愣,半晌才沉沉呼出一口气,扯了个生硬的笑:“那又如何,谁能信你,是陛下?还是福建的百姓?”

    秦长殷抬眸看了看天,怅然道:“好像确实如此。”

    盛临川扬声笑着,眼底俱是快意:“所以说,秦将军,要不要和本公主合作,以后成王还是败寇,全在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