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朕是大昏君(二十六)
    灾民暴动的消息传到福州时,莳七的一颗心骤然沉了下来,还是来了。

    秦长殷低眸看着案牍上的地图,眼底阴郁渐浓,他竟是才发现,直至昨日前封锁的最后一个县镇,眼下所有被封锁的地方竟然全部串了起来。

    一时间,福建南部被封锁的州县纷纷揭竿而起,不少地方官为了自保皆归顺了盛临川,而昭宁帝此时就在福州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福建。

    就在莳七和秦长殷商量应对之策时,一直化装成灾民才得以保命的袁彬鸿和漆平找上了门。

    漆平一进门,浑身颤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陛下,臣有负陛下重托,求陛下降罪。”

    莳七轻叹了口气,上前将他扶起。

    “漆卿和袁卿辛苦了,活着就好。”

    倒是袁彬鸿沉着镇定的给莳七行礼之后,才冷静的说道:“启禀陛下,臣和漆大人化装成灾民这两个月,也并非全无收获。”

    原来,这两个月,他和漆平化装成灾民,本想着能躲过盛临川的搜捕,可是没想到意外接触到了一个叫项三的人。

    袁彬鸿凭着一张巧嘴,成功取得了项三的信任,那项三正是盛临川安插在福建灾民里的一颗棋子。

    此人在灾民中拥有极高的威望,几乎是一呼百应。

    两个月前,就在莳七他们正要进入福建的地界时,河道上的堤坝溃决了,那几日虽然下了一场雨,可并非暴雨,按理讲怎么也不该溃堤才是,那必是人为。

    袁彬鸿和漆平都意识到了这点,遂暗地里开始调查此事。

    而此事正和项三有关系。

    袁彬鸿和项三混熟之后,用身上仅存不多的银子请项三喝酒,趁着项三烂醉如泥的时候,他从项三口中套出了话。

    项三称,这事是嘉阳长公主亲自吩咐他的,让他带着一伙人,半夜的时候将堤坝从外头挖薄,果然,当第二日下雨的时候,那堤坝便溃决了。

    而项三早已带着弟兄们跑到了高底避灾。

    “这么说项大哥是替长公主做事了,这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兄弟。”袁彬鸿气得拿着酒壶的手都在颤抖,却还是要笑眯眯的道。

    “我看你小子是个上路子的,以后就跟着哥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下半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袁彬鸿连忙奉承道:“成,以后项大哥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小弟,万死不辞。”

    “好小子!”项三像是十分高兴,大喝一声。

    “不过那长公主为何要让堤坝溃决?”

    项三脸色通红,浑身酒气,神秘一笑,对袁彬鸿勾了勾手指,“这叫兵不厌诈。”言罢,他状若高深莫测的指了指北边。

    袁彬鸿神色大惊,正要开口,却被项三一把捂住了嘴。

    “切莫往外说,这事以后要是成了,咱们这从龙之功,还不得封个侯爷伯爷的!”

    袁彬鸿连连点头称是,心底却嗤笑一声,长公主要是真成了,估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卸磨杀驴。

    更何况他项三这样的小人物,连驴都称不上。

    莳七听完经过,抬眸问道:“那项三现在何处?”

    “启禀陛下,臣和漆大人已经将他制服,现在就在院中。”

    “很好!”

    既然项三在灾民中有极高的威望,那他说出的话便有点用。

    盛临川不是鼓动灾民暴动起义么,且等着打脸那日吧。

    漆平拱了拱手道:“启禀陛下,听那项三说,长公主手里握有能医治时疫的方子。”

    “带项三进来。”

    片刻,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便被押着进来了,他一进门,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陛下饶命,小人所做的事皆是长公主吩咐的,和小人无关啊!”

    “盛临川手中握有能治时疫的方子?”莳七坐在椅上,肃着脸问道。

    项三一愣,旋即连忙点头:“是是是,她手里确实有张方子能治时疫。”

    “你是如何得知?”莳七眸底闪过一丝探究之色。

    项三虽然被盛临川托付重任,可那样秘辛的东西,她又怎会告诉项三。

    “小人也是无意中听见长公主和平烟说起的,小人办完她交代的差事,便去领赏来着,没想到就听到长公主让平烟把方子收好,还说过些日子会爆发时疫,这方子便是能治时疫的良方。”项三生怕昭宁帝一个不悦便将自己处死,连忙把知道的全说了出来,希望昭宁帝能放过他一马。

    莳七抬眸看了秦长殷一眼,见他微微颔首,遂开口让先带项三下去。

    “盛临川被救走时,并未带走平烟。”

    秦长殷点了点头:“臣也未曾让人杀了她,只是看了起来。”

    “那便将平烟带来一问便知。”

    平烟虽然还未死,可却受了刑,半死不活的被拖了进来。

    莳七眉心浅蹙,沉声道:“平烟,朕问你,盛临川让你保管的方子,现在可在你那里?”

    平烟冷笑一声,恶狠狠的朝她啐了一口:“昏君,你休想从我这里问出半句。”

    一旁押着她来的小将皱着眉对莳七道:“启禀陛下,这罪奴嘴很硬,受了不少刑,都没肯吐出半点有用的消息。”

    莳七轻笑一声,淡淡道:“没有啃不下去的骨头,定是你的刑罚太轻了。”

    “怎么会……”小将感觉到自家将军冷厉的目光,连忙低下了头,“陛下恕罪。”

    莳七端起桌上的茶盏,轻抿一口,漫不经心的继续说:“你去烧一桶沸水,从头浇下,定让她皮肉分离,然后将她的皮给朕剥下来,此时再问她,看她肯不肯说。”

    平烟瞪大了双眼,神色惊恐,却还是强撑着不肯说。

    等一桶滚开的水被抬了进来,她这才慌了神,挣脱押着她的手,尖叫道:“我说我说,那方子被长公主收去了,她一向贴身放在亵衣的口袋里,求陛下饶了奴婢。”

    莳七抬眸对秦长殷嫣然一笑:“看,朕都说了,没有啃不下的骨头。”

    暴动的灾民组成了起义军,渐渐逼近福州,秦长殷将带来的全部人马皆布置在了城门前,暴民虽然气焰十足,可真的看到大规模的军队时,心底难免有几分忌惮。

    莳七听着外头沸反盈天的喧闹,轻笑一声,“该收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