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朕是大昏君(二十七)
    起义军挤到了福州城门前,熙熙攘攘的在城门下慷慨激昂的嘶吼,“诛昏君,救苍生!”

    盛临川的动作很快,这些起义军被鼓动一番,已经占领了福建大半的州县,被占领的州县,有的官员为了自保,已经上了盛临川这条船。

    她骑在一匹棕色的马上,身披斗篷,神色端庄,整个人显得雍容无比,仿佛她才该是那上位者。

    秦长殷的兵马手执泛着寒光的兵器,虎视眈眈的看着起义军。

    之前那领头之人孟同手中举着大刀,义愤填膺:“乡亲们,狗皇帝就在里面,咱们杀了她就是造福天下百姓!”

    盛临川唇角扬着一抹轻蔑的微笑,起义军人数众多,可是秦长殷带来的兵马却是有限的。

    就算他们受过训练又如何,她在福建也有不少精锐人马。

    更何况这些易于煽动的百姓比秦长殷的兵马多了数十倍,最好能将福州城里的百姓一齐煽动了,她便可事半功倍。

    起义军们情绪激动,恨不得立刻将昭宁帝逮住诛杀。

    可前方的军队却让他们望而却步,孟同见状,连忙激愤的鼓动了几句。

    一时间,起义军们的情绪再次燃到了沸点,他们不顾前方虎视眈眈的军队,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和长矛,步步紧逼。

    军队虽然手执长剑和盾牌,面对冲过来的起义军,他们却只是防守,并不攻击。

    盛临川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旋即嗤笑一声。

    她转头对孟同低声吩咐了几句,孟同神色大喜,点了点头。

    “乡亲们,那狗皇帝不敢和咱们动手,大家伙只管往里冲!定要生擒那狗皇帝,血祭咱们死去的妻儿!”

    莳七和秦长殷缓缓往城楼方向走去,袁彬鸿和漆平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身后。

    “陛下,臣以为,这些灾民已经被长公主蛊惑的六亲不认了,倘若一味的让将士们防守,只怕不过半个时辰,这城门便会被攻开。”袁彬鸿并不赞成莳七主张的不伤人,他以为,像这种愚民暴动,陛下还身处险境,那唯一的办法就是由军队血腥碾压,否则根本无法将此事平息。

    莳七淡淡一笑:“袁卿多虑了。”

    这只是她其中的一环罢了。

    城门外的将士们只守不攻,很快便被暴民伤到了。

    莳七款步登上城楼,一袭明黄交织着玄色的衣裙,映衬着她不怒自威的神色,王者之气油然而生。

    都不必有人开口,那城楼下暴动的灾民,在见到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站在城楼上的那一刻,竟骤然心生畏惧,手中的动作也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盛临川眸光如鹰隼一般凌厉的望着她,抓着缰绳的手死死握紧。

    贱人,今日就是她盛夷安的死期。

    待生擒了盛夷安,她必要将那传闻中的十大酷刑一一在贱人身上试验。

    孟同见灾民们竟是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躁动,心中着急,遂扬声大喝道:“狗皇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们这就替天行道,取你项上狗头!”

    灾民们在听到孟同的声音之后,如梦初醒一般,情绪再次被点燃。

    孟同高举着手中的的大刀,慷慨激昂。

    只听“咻”的一声,一支白羽箭划破弥漫着尘沙的空气,直直射向还在扬声大喊的孟同。

    那箭势如破竹,一举穿入孟同张开的嘴巴,将他的右脸刺穿,白羽阻拦了利箭的去向,停留在他的脸上。

    孟同疼得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可那白羽箭从他的口腔直直刺穿右脸,现在白羽箭还挂在他脸上,口衔长箭,半句鼓动人心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灾民们怔怔的看着城楼上那个眉目凛然,威视逼人的英气男子缓缓收起弓弦。

    再看方才还义愤填膺的孟同,现在如斗败了的公鸡一样,捧着鲜血淋漓的脸颊直叫唤。

    一时间,灾民们皆心生畏惧,纷纷不由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莳七低眸看了看守在城门前的将士们,有的已经被暴动的灾民弄得伤痕累累。

    她眸光微暗,盛临川,这些账,皆记在你身上。

    没了孟同的鼓动,灾民们的声势渐渐小了下来。

    莳七双手端于身前,缓缓开口:“诸位乡民,朕不知大家究竟是为何一定要起义,朕自来了福建,事必躬亲,唯恐让大家受了委屈。”

    “放粮施粥,免除徭役,以工代赈,发放安置费,朕爱民如子,看见乡亲们受苦受难,朕也不好受。”

    “昏君,你放屁,你要是真爱民如子,为什么偏要将咱们染上时疫的州县都给封锁了?”一个早就被鼓动的男子厉声打断了莳七的话。

    “就是,你分明是要置咱们于死地!”

    “狗皇帝!”

    底下灾民的情绪再次被煽动了,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高喊。

    漆平按耐不住,连忙走上前大喊:“乡亲们,你们听我说,这都是不得已的,陛下已经下令随行的御医们加紧想出能治疗时疫的方子,为了防止更多的人染上时疫,不得已才封锁了州县。”

    “诸位乡民,陛下自打来了福建,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陛下日日前往堤坝勘察险情,夜夜案牍劳形批阅各州县递上来的折子,就连大家伙的安身之所,陛下也时常前去探访,难道大家伙儿都不记得了吗?”漆平神色激动,振臂高呼。

    一时间,竟然让底下的灾民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就在此时,下头有的人认出了莳七。

    “原来那位好心的夫人就是陛下,有日我饿得快死了,是陛下亲自端了热粥喂给我吃下。”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猛地一拍脑袋,想起那日,他竟是红了眼眶。

    在他的提醒下,不少灾民都想起了那个日日穿梭在灾民间,嘘寒问暖、关怀体贴的夫人。

    原来她竟是陛下!

    那夫人心底仁善,她总是温和的帮助大家,其实那夫人做的事远比嘉阳长公主更让人感动,只是因为嘉阳长公主位高,所以才会在灾民间造成轰动。

    可那夫人不是,她总是默默的穿梭在灾民区,关怀备至,好些人都私心觉得她是那西天菩萨下凡。

    否则为何后来有一阵子,夫人没有出现,他们问了差役,结果差役也不知夫人是谁。

    城门前的灾民脸上纷纷露出震惊之色,那如菩萨般仁善的夫人,竟然是陛下!

    是那个所有人皆以为昏聩无道的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