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朕是大昏君(二十九)
    从盛临川身上搜出的方子,果然治好了染上时疫的灾民。

    这更是坐实了她蓄意藏匿药方、置福建灾民于死地这一恶行,加之有项三和章光誉的作证,盛临川在福建犯下的滔天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原本还跟着盛临川暴动的灾民们,现在早已聚集在福州城门前。

    要求陛下将盛临川当众处死,血祭被她屠害的百姓。

    章光誉眼见盛临川大势已去,都不必用刑,纷纷倒豆子般的供出了投靠盛临川的福建大小群官。

    莳七雷厉风行,下令将福建全境的官员都抓了起来一一审理,并按照罪行轻重公开宣判。

    宣判的结果则是以檄文的方式张榜公布,晓谕福建百姓。

    在盛临川惨败福州城前时,就早已有不少听到消息的官员吊死在家中。

    最终,福建全境大大小小的官员共三十二名,革职流放岭南者七人,斩首示众者十八人,其女眷充入掖庭,男丁发配边疆,剩余七人中,有四人一直持中庸之态,官复原职,不赏不罚。

    最后那未曾同流合污的三人,被莳七大加赞赏,亲自考评了他们三人的政绩之后,其中最为出色的狄鹤羽被她任命为新一任的福建左布政使,掌管福建民政,其他二人分别为福建右布政使和提刑按察使,分别掌管福建财政和刑法。

    至于盛临川,莳七暂且将她扣押,她的罪行远不止在福建犯下的这么多,故而须得将她押回京城,一并审理。

    拔出萝卜带出泥,福建处理了几乎整个官场,大大小小的位置空缺,由狄鹤羽推荐人选暂代,直至莳七回京安排人来接任。

    就连漆平,也被莳七封了个福建都指挥使,掌管福建军队。

    福建时疫渐渐尽数被治愈,以工代赈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当地曾多多少少向章光誉行贿过的商户们,生怕陛下追究起来,主动捐献粮食和银两,莳七大悦,将银两尽数拨给福建,帮助灾民们重建家园。

    随着各项针对灾后重建的政策下发,如三年之内免除徭役,灾民按人丁领取安置费,一时间,昭宁帝在福建的民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莳七适时发出一道罪己诏,向上天请罪,““群僚所言,皆朕之过。人冤不能理,吏黠不能禁;而轻用人力,缮修宫宇,出入无节,喜怒过差,朕奉承洪业,不能宣流风化,而感逆阴阳,至令福建天灾人祸。永怀悼叹,若附渊水。咎在朕助不逮,永览前戒,悚然兢惧。”

    在罪己诏发出之后,福建获罪的斩首十八人,于午时三刻,在福州菜市口行刑。

    行刑当日,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烂菜叶子乱飞,将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官员砸得狼狈不堪,纷纷低下头不敢往前看。

    行刑时,盛临川一袭白色囚衣,披头散发的被押着跪在断头台前。

    “午时三刻,行刑!”

    在百姓们的欢呼声中,只见刽子手高高举起泛着寒光的大刀,在烈日之下显得格外刺眼,手起刀落,“簌”的一声,第一颗头颅就这样被砍了下来,盛临川被溅的满身是血,那颗头咕噜噜滚到她身前,尚未阖上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被吓得连声尖叫,是章光誉!那颗头是章光誉!

    紧接着,刽子手麻利的斩下群官的头颅,随着血淋淋的头颅咕噜噜的滚下断头台,盛临川身边围满了一个个鲜血淋漓的人头。

    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可眼前仿佛出现那一个个人头向她跳了过来。

    口中还不停的说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渐渐的,那些跳动的人头变成了她之前在福建见到的尸山,尸山仿佛活了一样,一个个僵硬了爬了起来朝她走过来。

    “别过来,别过来!”她双手被木枷牢牢的锁着脖子,任她死命挣扎,一旁的衙役像是山一般死死的按着她。

    盛临川猛地睁开眼,神色近乎癫狂,一双眸子瞪得老大,恶狠狠的骂道:“滚,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碰朕!”

    衙役狠狠的将她一脚踹跪在地上:“老实点!”

    十八人被斩首完毕,地上滚满了一地的人头。

    莳七坐在高台上,整个人隐在帘子的光影里,神色晦暗不明,“盛临川疯了。”

    秦长殷站在一旁,神色淡漠。

    盛临川的罪行,死一万次都不够,竟然让她疯了。

    “未必是真的,注意着点。”莳七微微低下双眸,指尖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在扶手上。

    她之前便靠着装疯卖傻,躲过了盛朦的排查,否则以盛朦爱女如命的性格,临死前一定会帮盛夷安排除一切会对她的皇位产生威胁的人。

    只是千算万算,盛朦还是输在了残存的一点母女情分上。

    否则,福建又哪会枉死这么多无辜的百姓。

    莳七缓缓抬起双眸,淡淡的看着断头台前和衙役厮打的盛临川。

    这女人心思可怕的很,能眼睛都不眨的便以福建无数黎民筑路,脚踏累累白骨,手染鲜血无数。

    她不信,仅仅在她面前杀了几个人,盛临川便能疯魔了。

    秦长殷也一瞬不瞬的瞧着疯癫的盛临川,颔首道:“是,臣让人留意。”

    福建局势渐渐稳定,在狄鹤羽和漆平的统领下,缓缓步入正轨。

    莳七也便摆驾回京了。

    来时,她微服私巡,没有惊动任何人。

    归时,随着昭宁帝的圣驾,数万百姓夹道相送,沿路磕头者几乎跪满了官道两侧,泪洒衣襟者哭声震天,福建的百姓深感昭宁帝的贤明,不舍她离去。

    各州各县送来的万民伞,撑开后几乎遮天蔽日。

    昭宁帝离开福建,算是彻底得到了百姓的认可。

    莳七疲惫的靠在马车之中,“长殷,朕是不是明君?”

    骑马走在莳七马车旁保护她的秦长殷唇角微扬,轻声道:“陛下当然是个明君。”

    这样声势浩大的送别场景,观者饮泣呜咽,闻者含泪动容,这样深得人心的帝王,历来又能有几个?

    听了他的话,莳七的心底仿佛涌起一股浓浓的甜意。

    其实她做了这么多,无非是为了他的认可。

    她想让他知道,在他这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前,她配得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