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五十章 朕是大昏君(三十二)
    圣驾快到天津之时,河面便结了冰。当地官员接驾,连忙提议人工敲碎河面上的冰,却被莳七否决了。

    人工敲碎河面,人力财力不知又要多少。

    更何况此处离京城也不远了,圣驾便由船改马,走了陆路。

    刚刚走到京城城门前,秦长殷便让队伍停了下来,莳七撩起帘子,轻声问道:“怎么了?”

    “不对劲。”秦长殷眸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城门。

    城门前的人,不像是他的人。

    莳七一听,也朝城门望去,整个城门前显得略微诡异,虽然有进出的百姓,可那些人步履匆匆,头也不曾抬过。

    “遣个人去看看。”

    秦长殷颔首,遂遣了个人化成百姓的模样进城看看。

    可是他们等了许久,也不见探信的人回来。

    “看来江子卿已经掌控了京城。”莳七神色凝重,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江子卿控制了京城却秘而不宣,难道是想等她和秦长殷进了城,便将他们一起拿下?

    “他现在必是已经知道了陛下到了城门口。”

    走也来不及了,更何况能走哪儿去呢!

    就在此时,城门内哒哒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小太监骑着马直奔他们而来。

    “奴才参见陛下。”小太监口中说着参见,却依然骑在马上,半点也没有行礼的意思。

    莳七隔着帘子淡淡道:“是你主子让你来的?”

    那小太监她曾见过的,是江子卿府上贴身伺候的。

    “陛下好生聪慧,正是主子让奴才来请陛下回宫的。”小太监嬉笑了两声,形态举止半点也没有将莳七这个昭宁帝放在眼里,也许在他看来,昭宁帝已经死到临头了吧。

    “好,长殷,起驾回宫。”

    “慢着!”小太监拉长了又尖又细的嗓音,阴阳怪气的说道,“陛下,咱家主子只需陛下一人进去,秦将军就在城门外候着。”

    秦长殷眼底薄怒尽显,“刷”的拔尖直指小太监。

    “长殷。”莳七淡淡出声阻止了他的动作。

    秦长殷眸光如鹰隼般直勾勾的盯着小太监,片刻才缓缓收回长剑,归剑入鞘。

    小太监吓得直哆嗦,脸色煞白,方才那剑锋泛着森冷的寒光,离他脖子只有毫厘之差,若非昭宁帝出声阻止,只怕他就交代在这里了。

    莳七指尖轻轻摩挲着戒指,缓缓道:“长殷,你就候在这里,朕和他进宫。”

    “陛下!”秦长殷猛地转眸看向马车,他不同意,他不敢将她置于任何危险的处境中。

    莳七神色威严,厉声呵斥道:“秦长殷!朕命你在这里候着!”

    她现在是昭宁帝,他是她的臣子,她说的话就是圣旨。

    秦长殷眼底闪过一丝不甘之色,沉沉吐出心口的闷气,半晌才道:“臣遵旨。”

    那小太监闻言,得意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轻飘飘的道:“那陛下就和奴才走一趟吧。”

    秦长殷将自己的骑的马让了出来,莳七深深看了他一眼,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见机行事,我在宫里等你。”言罢,她飞身跨上马背,一夹马肚子和小太监绝尘而去。

    秦长殷一瞬不瞬的看着那道远去的身影,双手紧握成拳。

    莳七骑着马飞快的奔在京城的长街之上,小太监在后头紧赶慢赶。

    她眸光深沉,手指紧紧地攥着缰绳。

    其实他们此番前往福建,也带了大队的兵马,若是和江子卿抗衡,兴许也有胜算。

    只是她不敢,她不敢因为她一个决定,便带来腥风血雨。

    更何况她根本不清楚江子卿现在京城中的势力,她怕一旦两军对垒,其实便是玉石俱焚。

    一路没人阻拦,莳七骑着马直穿宫门,小太监的马术不如她精湛,在后面追得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陛……陛下。”

    莳七渐渐放缓了速度,小太监这才撵上了她。

    “主子在长阳殿等陛下呢。”他不敢喊主子龙阳君,因为主子说,龙阳君是昭宁帝封的,从他掌控京城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再不是龙阳君了。

    莳七听了,没理会小太监,一夹马肚子直奔长阳殿而去。

    宫闱内,严禁骑马,可今非昔比,骑在马背上的人是昭宁帝,虽然说不准目前的形式,可却也无人敢阻拦。

    “吁……”莳七拉紧缰绳,稳稳地停在长阳殿前,她翻身下马,将手中的缰绳交给一旁候着的小太监。

    她大步踏入殿内,只见江子卿正坐在椅上,悠闲的喝着茶。

    江子卿抬眸瞧见莳七,唇角勾起一丝轻笑:“陛下回来了,臣恭候陛下多时了。”

    莳七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江子卿见她不语,轻笑一声,站起身缓缓走到她身前,双手撑在她椅子的抚上手,倾身靠近她道:“几月不见,陛下出落的更动人了,瞧得臣都移不开眼。”

    “你找人让朕只身一人进宫,应当不是为了称赞朕几句的吧。”莳七微微侧过脸,唇角勾起一抹轻嘲。

    江子卿伸出手捏过她的下巴,柔声道:“陛下此番前去福建,就半点也不想臣吗?臣可是一直思念着陛下,每夜独坐到天明的滋味可不好受。”

    莳七眼底溢出一丝讥讽,“龙阳君侍奉朕,独坐到天明不是应当习惯么?”

    “不许叫臣龙阳君。”江子卿神色愠怒,冷声斥了她一句,继而又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陛下还是叫臣子卿不好么?”

    莳七轻笑一声,懒懒的倚在椅背上道:“朕如何唤你,还要你来定?”

    在她抬头之际,隐隐露出了脖颈间的一抹殷红。

    江子卿眸光一暗,眼底怒色尽显,正要开口,却被身后小太监的声音打断了,“主……主子。”

    小太监本想着进来禀报,没想到撞破了主子和昭宁帝的好事。

    从他的方向看来,就是主子将昭宁帝压下椅子上,暧昧不已。

    “滚出去!”江子卿掉过头厉声呵斥,小太监吓得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小太监走后,江子卿复又转头看着莳七,眸光深沉。

    他抬手一把扯开她的衣襟,眼底泛着冷光,沉声道:“他干的?”

    莳七一把拽过衣襟,冷声道:“朕宠幸谁,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是么!”江子卿勾唇闷笑两声,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眼底溢满了狠厉,“这么说来,我也不必怜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