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朕是大昏君(三十三)
    莳七还未反应过来,江子卿已经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打横抱起。

    “放肆!”莳七怒目而视,厉声呵斥道。

    江子卿抱着她大步走到床榻旁,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扔在榻上,嗤笑一声,眼底划过一丝戾气:“陛下曾答应过臣,臣会是陛下的第一个男人,陛下难道忘了?”

    他粗鲁的撕开莳七的外裳,重重的压了上来,整个人浑身笼罩着怒火。

    “君无戏言,可陛下出尔反尔,自然要受惩罚!”

    莳七奋力的挣扎着,可衣衫还是被他撕坏了大半。

    “江子卿,你放开!”

    江子卿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裸露的半截雪颈,上头零星遍布着几个暧昧的红痕,像是示威一般,张牙舞爪的嘲笑着他。

    “我到底哪里不够好!你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他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顺着脸颊一路向下,目光略带了几分缱绻。

    “等我登基,便封你为后可好?”

    莳七心下一横,正欲从戒指中取出匕首,没想到却被江子卿按住了双手,紧接着,密密的吻如雨点般落下。

    她侧过脸,咬着牙厉声道:“江子卿你疯了!”

    “是啊,我是疯了,可是最好笑的是我什么时候疯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江子卿神态近乎癫狂,眼底却溢满了痛苦。

    其实最让莳七没有料到的就是江子卿竟然会喜欢上她。

    她原本以为独身一人进宫,不过是为了和江子卿周旋,然后给秦长殷争取时间。

    “别想他了,你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一样开心么?”江子卿亲吻着她的脸,声音渐渐柔软了下来。

    他见她不语,以为她同意了,心下大喜。

    大掌轻抚上她的纤腰,指尖流转之间便要解开她的腰带。

    莳七抿着唇,冷眼看着他的动作,找准时机,膝盖猛地顶在了他的下身。

    江子卿没有防备,被她踹了个正着,捂着下身滚倒在床榻上,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莳七坐起身理好自己的衣裳,却听江子卿咬牙切齿的冲外头喊道:“人呢!都死了吗!”

    不一会儿,殿外匆匆忙忙跑进来两个小太监。

    “把她关起来!”

    小太监们面面相觑,没有动手,“快点!”江子卿一声怒斥,两个小太监吓得连忙上前拖着莳七。

    莳七被强行带到一处僻静的宫殿关了起来。

    小太监得到了江子卿的命令,将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包括戒指。

    莳七不得已的穿上江子卿让人送来的衣服,她想了想,对一旁侍奉的小宫女道:“利海去了哪里?”

    小宫女低着头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地收拾东西。

    莳七眸光深沉的看着小宫女出了殿门,然后阖上双眼,想要用意念查看利海。

    她从进宫到现在,一直不见利海。

    脑海中浮现出利海的身影,他身上没有穿着太监服,周围的环境也并非宫中,奇怪,他究竟在哪里!

    利海坐在椅子上,似乎在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

    莳七等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遂缓缓睁开了眼。

    在盛夷安的记忆中,利海不是盛临川的人,但也不是盛夷安的人,但是他对盛夷安无害,似乎是中立,又似乎不是。

    自那日之后,江子卿再未露面过。

    他似是打定主意要让她先崩溃低头,看管莳七的人从来不和她交流,送饭的小太监正是那日和她骑马一起进来的那个。

    莳七和他搭过话,小太监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低着头默默将饭菜递给守卫。

    外头究竟是什么情况,她一点也不知道。

    意念不能频繁使用,否则她的脑袋就像是炸裂一般的疼。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莳七都快被逼疯了,小太监再一次来送饭的时候,莳七喊住了他:“朕要见江子卿。”

    小太监没有说话,依旧是将饭菜递给守卫,然后默不作声的走掉了。

    莳七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到,直到傍晚的时候,江子卿却过来了。

    “你要见我。”江子卿漫不经心的往椅子上一坐。

    “盛临川给你下毒了是么?”

    江子卿终于抬了抬眸:“这事你竟然知道。”

    “盛临川在秦长殷手中。”莳七平静的看着他,“你身上的毒快犯了吧。”

    出乎她意料的,江子卿竟然轻笑一声:“她给我下蛊,每月给我一点药压制着蛊毒不发作,不过这些年我一直让人寻找蛊王。”

    他眸光里满是讥讽,凑近莳七身前低声道:“你猜怎么着,就在你去福建的第二个月,我找到了。”

    莳七微微一笑:“既然是这样,朕还有一事不明白,你既然要朕心甘情愿的跟了你,至少也该解惑吧。”

    江子卿心情似乎大好的样子:“你问吧。”

    “六部,你到底收了哪些人?”

    “刑部,吏部和兵部。”江子卿一手端起桌上的茶盏,轻抿了一口。

    “步兵统领也是你的人?”莳七挑眉问道。

    江子卿轻笑一声:“原先不是,不过现在是了。”

    “那杜承恩?”

    “他有勇无谋,也亏得秦长殷竟然放心让他独守京城,我只是用了点小手段,他就打死了步兵统领的独子。”

    莳七点了点头,笑道:“子卿,你确实和朕想的不一样。”

    江子卿一听她喊他子卿,立时抬眸凝着她,柔声道:“你瞧,我配得上你,你又何必去找他呢?”

    “你说的有理,是朕糊涂了。”莳七笑盈盈的看着他。

    江子卿大喜,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轻轻亲了她的手一下,“他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他给不了你的,我还是能给你。”

    莳七眼底并无笑意,可面上的笑意不减。

    “子卿,从前是朕不好,朕不想再被关在这里了。”

    江子卿缓缓站起身,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替她别过耳边的碎发:“只要你乖乖的,我又何必拘着你?”

    “再不会了,这里太冷清了。”莳七执过他的手,轻轻蹭着手心,像极了一只温顺的猫。

    江子卿对她现在的样子十分受用,他轻轻阖上双眸,惬意的开口。

    “忘了告诉你,秦长殷已经死了,你就算想找他,也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