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朕是大昏君(三十五)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除夕夜。

    和往年一样,宫中设宴,宴请文武百官。

    菡萏忙前忙后的替莳七熟悉妆扮,三千青丝被拢成髻,龙腾云霄金步摇装点在云鬓间,镜中的女子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不怒自威,却又不失女儿家的风情。

    “陛下,该动身了。”菡萏见她久坐不语,遂出声提醒道。

    莳七隐藏在宽大衣袖下的手握紧了掌心的东西,微微一笑:“摆驾。”

    宫中虽然还是称她为陛下,可是所有人皆是不约而同的以江子卿马首是瞻。

    越是临近年关,江子卿便愈发的忙碌。

    要想登基,并非易事,他目前充其量只能算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罢了,自然要有好多事要做。

    除夕夜的晚宴,请的都是已经明里投诚江子卿的官员,而未曾投诚的,还被重兵拘在家中。

    纷纷扬扬的雪从天空落了下来,寒风袭卷着飞雪,飘飘摇摇的。

    设宴的殿中却是暖意融融的,歌舞升平,一派祥和。

    莳七坐在高位上,静静的看着底下相谈甚欢的群臣,江子卿见她沉默不语,遂端起酒樽遥遥对着她。

    “陛下,臣敬陛下一杯。”

    莳七眸光流转,落在江子卿身上,唇角牵起一抹笑意,拍了拍身侧,柔声道:“子卿,坐到朕身边来。”

    江子卿含笑望着她,依言坐在她身侧。

    “子卿的手怎么这样凉。”她的素手搭在他的大掌上,骤觉一片冰凉,不由眉心浅蹙,似有几分埋怨。

    江子卿反手将她温热的手握在掌心,笑道:“许是这些日子不曾见到你,心冷了,手也就冷了。”这些日子,他确实感觉到手总是冰凉的,别是病了,等一会儿宴席散尽,还是找太医来诊治一番较为妥当。

    莳七轻抬素手,亲自给他倒了杯酒:“喝杯酒暖暖吧。”

    江子卿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低声道:“酒哪比得上你。”

    京城内的百姓不知朝堂纷争,依然欣喜的团圆守岁,殿外开始响起烟火炸裂的声音,声音渐渐淹没了殿内的欢笑声。

    莳七神色一顿,继而眼波微嗔,睨了他一眼,旋即将酒杯端到他唇边。

    他何曾见过她这样娇嗔的样子,心湖像是被人投下一颗石子,惊起圈圈涟漪。

    江子卿含笑接过她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莳七微微低眸一笑,眼底掠过一丝讥讽。

    殿中的大臣们看似在把酒言欢,可实际上都在暗中观察高位上的两人,却见那昭宁帝和龙阳君言笑晏晏,状态亲密,不由暗自惊异。

    那昭宁帝竟真的不恼江子卿的所作所为?

    就在江子卿和莳七说笑的时候,伺候江子卿的那个小太监忽然匆匆走了过来。

    他在江子卿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江子卿顿时脸色大变。

    莳七看在眼里,唇角带起一抹如有若无的笑意。

    “我出去一下。”江子卿甚至都没有解释原因,神色匆匆的起身离席而去。

    殿内群臣们见江子卿匆匆离席,不明所以,顿时面面相觑,一时间,殿内竟是冷清了不少。

    莳七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凝着下面的群臣,漫不经心开口:“怎么龙阳君一去,众卿的心都跟着飞了出去?”

    群臣们一时间没搞懂莳七的意思,半晌也没有人回答。

    “正好,都齐了,也让朕少费些功夫。”莳七眸光里隐隐泛着冷意,偏生面上还笑得漫不经心。

    众臣只觉得后背一凉。

    江子卿顾不得殿内的状况,匆匆往外头走。

    “仔细说。”

    小太监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孔大统领照例夜巡,结果久久未归,才发现被人刺死在段和门前,不止孔大统领,他带出去的那队人也都死了。”

    江子卿眉目冷然,孔季世死了?

    就在此时,远处小跑过来一个侍卫:“主子,启封门前死了一队夜巡。”

    又有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主子,南蜀门……”

    “主子,晖里门……”

    眨眼之间,竟是有好几个前来禀报,江子卿气得浑身颤抖,正要开口之际,心口骤然一痛,像是有虫子在里头啃噬一般。

    “主子。”

    江子卿强忍着心口的疼痛,厉声问道:“又是哪个门死了人?”

    小太监吓得木了脸,结结巴巴道:“不……不是,是平谷殿……”

    平谷殿正是设宴的大殿。

    还未待小太监说完,江子卿脸色大变,顾不得心口的疼痛便往平谷殿的方向去了。

    到了平谷殿,却见殿门口站了一队手执利剑、身披铠甲的将士。

    江子卿的一颗心骤然沉入谷底,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可身后不知何时窜出来一个人,正拿着一柄长剑架在他脖子上。

    他僵硬的转头看去,顿时大惊:“利海?”

    利海面无表情,用利剑架着他的脖子就往殿内走。

    进了殿内,只见莳七正慵懒的坐在高位上,身侧那人赫然是秦长殷。殿内群臣早已被秦长殷带来的手控制了起来,纷纷抱头跪在地上。

    “你!”江子卿眸中满是震惊,正要出声,心口骤然又是一痛。

    莳七轻笑一声:“龙阳君这些日子的伪皇帝当得可还舒服?”

    江子卿捂着心口,痛得冷汗涔涔,他咬着牙道:“他为何还没死?”

    秦长殷眸底满是讥诮,扬声大笑:“就凭你?”

    莳七含笑看着狂放大笑的秦长殷,眼底满是笑意,须臾,她转过脸看向江子卿:“你可是心口疼痛的厉害?像是有虫子啃噬一般?”

    一听她这话,江子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浑身都在痉挛,“你……你给……我的那杯酒……”

    “不止,你从前怎么将致幻的药物下给朕的,这些日子,朕便都换给了你。”莳七含笑望着而他,眼神凉薄,“本想留着盛临川,以她体内母蛊催动你体内的子蛊,叫你生不如死,可没想到你竟然找到了蛊王。”

    “不得已,朕才陪你演了这么长时间的戏,这一下子,所有叛变的人,都在这殿内了。”

    江子卿整个人瑟缩在地上,抽搐不已,“你……你装的?”

    “将计就计而已。”莳七微微笑着。

    秦长殷大马金刀的往上一坐,笑道:“蛊王的滋味可不好受,要不是利海找到了能牵动它的东西,现在还看不到你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