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为息游大佬打call(二)
    莳七将门窗锁好,连接上游戏仓配套的营养液,然后躺进游戏仓内。

    三界这款游戏主要是以东方神话为主体架构,分人神妖三界。

    尤夏玩的是类似于猎人的一个职业,叫侠士,妖精侠士。

    选择妖界的种族可以搜罗技能书,开启隐藏的属性,比如狐妖、狼妖,从而掌握一些妖精原形具有的技能。

    侠士是远程攻击职业,也可以近战攻击,但是它远程攻击的伤害远远地超过了近战能力。侠士偏向于敏捷,也就是说,速度是侠士在战斗中的最大优势。

    慢慢消化着尤夏记忆中对三界和她这个账号的记忆。

    莳七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座云遮雾绕的仙山,这是她上次下线时的地点。

    她现在已经被醉红尘逐出了公会,一个人游荡在地图里。

    “嗨,小姑娘,下副本去吗?”就在莳七漫无边际的游荡,心底思量着以后该如何打算的时候,她听到了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

    她转过身,只见一个妖精术士站在那里,男人的人物很帅,是那种粗犷的帅,她忍不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戒指,却发现戒指依然还是暗淡无光的,心底不由有些失望。

    她的戒指也很神奇,本以为进了游戏,那戒指应该就被拦在外头了。

    可陆辛给的东西到底不一样,可化实可化虚。

    “哪个副本?”

    妖精术士脾气好像有点不好,不耐烦的说:“这里还能是哪个副本,狼王的野心呗。”

    莳七有些好笑,不过她隐藏了个人版面,这个术士不知道她就是现在臭名昭著的风弄。

    不过狼王的野心这个副本她早就已经下过了,当时是和拂弥他们一起的。

    眼前的这个术士一看就是刚玩不久的,好像还没有加入公会。

    不过到目前为止,三界也就刚开服一年多,玩家人数还在不断地增多。

    记忆里,尤夏自打被逐出公会,后来慢慢变成枪手代练之后,她不断地重复各种副本,代练各种职业,不是有句话说吗,你今天经历的苦难,总有一天会成为你成功的资本。

    在那帮人代练的十年里,尤夏几乎跑遍了三界地图的每一个角落。

    她熟知每个副本的攻略,通晓任何职业的优劣势,甚至这十年里游戏修复的每一处bug,她都烂熟于心。

    “行。”莳七痛快的答应了,反正她现在闲的没事干,正好练练手。

    妖精术士也不废话,马上发送过来一条邀请信息。

    “老子说的对邀请你加入他的小队。”

    莳七看到邀请信息的时候,猛然一愣,几年后叱咤三界的老子说的对?

    术士这个职业现在玩的人很少,有人说它是几个职业中的大鸡肋,论伤害,它不如侠士和盗贼;论法强,法师直接碾压它。

    高不成低不就的,除了形象稍微好看点,其他还真没有什么长处。

    不过术士在前两年确实是三界中比较尴尬的存在,可是到了第三年,术士渐渐发育了起来,地位一下子就成了天下的亲儿子。

    发展到后期,术士崛起后,各大榜单基本上都是术士在霸占,术士成了名符其实的单挑王。

    而这个时候,只有操作最为风骚的侠士才能打得过术士。

    否则pvp遇见术士,基本上都是被打压的那个。

    所以说,侠士容易拿团战的p,在前期就属于比较骚的职业,当然后期也是。

    可是要想成为制霸三界的术士大佬,前期就要耐得住寂寞,慢慢发育。

    妖精术士见她似乎愣在了那里,不由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

    “咳,我知道,等级有点儿低。”

    莳七微微一笑,“还成。”

    三界的人物建模是可以调整的,但也是在玩家的容貌基础上,所以风弄的样子和尤夏是有几分相似的。

    风弄的人物绝对没有南馆潇湘美艳,却颇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加之平日里的风弄冷冷清清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到性冷淡三个字。

    那妖精术士一见她的笑容,却是有两秒钟的微怔。

    莳七点开了消息面板上的同意,她就加入了那妖精术士的小队。

    “老子,走吧。”莳七喊出这个称呼,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老子说的对看着她的个人信息面板,皱眉道:“你就是风弄?”

    醉红尘的事早就已经传遍了三界的每一个角落,就算他再不关注,也还是对此事多少有些耳闻。

    在他看来,风弄做的事确实不地道,用他混社会的话来讲,那就是不仗义啊!

    “怎么?”莳七唇角的笑意淡了几分。

    老子说的对皱着眉半晌才问:“我还就纳了闷了,我说小姑娘,我看你也不像那样的人啊,怎么就做出那样的事呢?”

    “你才认识我几分钟啊,就看出来我是什么样的人?”要是碰上别人,莳七可能早就不搭理了,可面对这人,她也不知为何突然就话多了起来,“那你说说,我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子说的对的目光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莳七一圈,她竟然也没觉得半点不舒服,只是抱着胳膊任他打量。

    “反正不是那样的人。”其实他也说不明白他为啥那么相信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莳七听了他的话,眼底不自觉的漾起一丝笑意。

    “那这事是你做的吗?”

    “不是。”莳七诚实的回答道。

    老子说的对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那妹子,你解释了吗?”

    “没有。”

    “不是,为啥呀?”老子说的对一脸纳闷。

    莳七被他问住了,“呃,可能当时傻了吧。”她含含糊糊的一带而过。

    其实她一开始过来的时候,也觉得尤夏真的太傻了,这世界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遇到问题不争取最大努力解决,那就活该被人泼脏水。

    可当她完全接受了尤夏的记忆后,发现这姑娘其实是有点自闭的。

    她也分析了当时尤夏的心理,一,尤夏本身性格的偏执和自闭让她无所适从,二,她喜欢拂弥,所以当拂弥露出那样的表情时,她就和第一点一样,走了极端。

    不过纵然尤夏也有错,却也不能掩盖南馆潇湘的错误。

    没有人有资格趁人之危,尤夏的性格不能构成南馆潇湘欺负她的理由。

    老子有话说抬头望了望天,半晌才无语的开口:“你这话我还真没法儿接。”

    “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老喊你老子吧!”莳七唇角带起一丝笑意。

    老子说得对随手扯下一根草,叼在嘴里,慢悠悠道:“你喊我北调吧。”

    莳七没忍住笑出声,北调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欸,那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叫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