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八十章 为息游大佬打call(二十五)
    孟迅好不容易才把他拖过来,怎么也不可能放他走。

    顾北调被他缠的没办法了,才同意陪他一起进去。

    孟迅看了一眼时间,心中暗暗道,应该快出来了,老大没什么耐心,尤其是对他。

    接机的人大多是喜上眉梢的,唯有顾北调一人,手插口袋,神色冰冷,狭长的眼眸中盛满了不耐烦。

    “怎么还没……”

    就在他忍不住开口的一瞬间,孟迅激动地拽着他的衣袖,“来了,出来了。”

    顾北调薄唇勾起一丝嘲笑:“我说孟迅,多久没谈恋爱了,猴急猴急的。”

    孟迅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有些诡异:“老大,你就别笑我了,自己看吧。”

    顾北调被他的眼神看得毛毛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莳七正站在他十点钟的方向看着他笑。

    脑子一懵,旋即就反应了过来,他一巴掌拍在孟迅的后背上:“你们合伙骗我呢。”

    孟迅强忍着后背上的疼,看着老大略显戏剧的脸色,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叫萨普瑞斯。”

    顾北调的唇角已经止不住的上扬了,他又是一巴掌拍在孟迅的后背,笑骂道:“什么萨普瑞斯,那叫suprise,完蛋玩意儿,丢人。”

    “拉倒吧老大!上学那会儿你也不知道怎么读。”孟迅毫不客气的戳穿了他。

    顾北调正要大步走上前,却骤然愣住了。

    之前去威城见她,他还特意收拾了一下,这次以为是陪孟迅接女孩儿,他连胡子都没刮,完了!他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形象,就被孟迅这小子给毁了!

    可眼下已经来不及了。

    莳七看他呆愣在那里,只好自己走了过来。

    “你……你不是去你爸那儿了?”顾北调愣愣的看着她走了过来,双唇张了又阖,半天才憋出一句。

    莳七眨了眨眼,笑得狡黠:“骗你的。”

    顾北调已经被巨大的欣喜冲得头昏脑涨,感觉整个人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尤其是孟迅在后面哀怨的推行李,他在前面牵着他媳妇儿的手,这种幸福感,真是花钱都买不来。

    莳七早在来之前就已经找好了酒店,所以顾北调就先送她去酒店歇一会儿,下午五点就出发去吃饭。

    孟迅很识相的没有继续当电灯泡,找个理由就溜掉了。

    五点的时候,顾北调就带着莳七出发去吃饭。

    本来莳七以为会是两人单独的晚餐,没想到顾北调却叫上了一大帮人。

    都是他曾经的好哥们。

    所以,当莳七看见一屋子十几个大老爷们儿的时候,她怔住了。

    她以为的顾北调,是个典型的北方爷们儿,家境优渥,学业顺利,毕业了就进了天下游戏,到了三十二岁,成了小主管。

    可她从未想到顾北调还有过打打杀杀的一段日子。

    和对头的划分地盘,收保护费,讲兄弟情义。

    这些,都是她从顾北调和那些兄弟的大笑着高谈阔论中知道的。

    可是关于这些,她从来也不知道,她似乎从来也不了解顾北调。

    或者说,她了解的,都是她自以为的顾北调。

    周围的气氛太喧嚣,只可惜,这些热闹都是他们的。

    莳七平静的坐在他身边,不停地喝着玻璃杯里的水,她的心很慌,在这个喧嚣热闹的环境中,她心一阵一阵的慌乱。

    这是尤夏身体的毛病。

    顾北调余光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遂一把搂过莳七,笑道:“我跟你们说,尤夏从今往后就是你们嫂子。”

    仿佛是一瞬间的,她的心骤然平静下来。

    他将她带入了他的世界,她不再只是个看客,一帮人的聚餐竟然会比两个人的晚餐要浪漫的多。

    莳七抬眸看着他调笑道:“三十二岁还在混社会,是不是有点惨?”

    顾北调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在场的人顿时哄堂大笑。

    孟迅快嘴道:“老大早不混了,他现在可和我们不一样。”

    “二子,吃螃蟹。”

    莳七眸光一顿,他还是有什么事瞒着她,算了,他不愿说就不说吧,总会有他愿意开口的一天。

    顾北调有些躲闪她的目光,莳七在桌子下将他的手紧紧握住,眉眼间尽是笑意。

    周围一帮大老爷们儿纷纷起哄,“亲,亲!”

    顾北调脸色不变,可耳尖却红的厉害,他笑骂一句,“别瞎起哄。”

    孟迅刚吃完一只螃蟹,揶揄道:“哥几个结婚的时候,老大都是往死了灌酒,眼看着离灌老大酒的日子也不远了,嫂子可别心疼啊。”

    莳七笑了笑:“随意。”

    回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顾北调坚持要送莳七上去,他还义正言辞的说:“你没看到之前新闻吗,人小姑娘就是在酒店走廊上差点被拐卖,这么晚了,不看着你进房间我不放心。”

    莳七眉眼含笑盯着他看了一眼,顾北调顿时觉得有点心虚。

    “走吧。”莳七伸出一只手递给他,唇角的笑意几乎让顾北调沉醉其中。

    很晚了,整个电梯只有她和他俩人。

    莳七一天下来有些累了,遂软软的靠在电梯上。

    顾北调突然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腰,声音有些严肃:“站好。”

    莳七一怔,抬眸往他,却被他长臂一览圈入怀中,只见他指了指墙上“请看好小朋友”的标语。

    他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耳际,痒痒的,“他们让我看好小朋友。”

    莳七心底骤然一暖,转身将脸埋在他怀中,肩膀一抽一抽的,笑得停不下来,顾北调满眼宠溺的看着她笑,耳尖却隐隐泛了红。

    她从未想到顾北调能这样一本正经的开玩笑。

    “所以你的公会叫幼儿园是吗?”莳七笑够了,才从他怀中缓缓抬起双眸。

    顾北调大掌一把环住她的腰肢,含笑点点头:“其实本来想叫养老院的。”

    莳七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太逗了,她又不由想起了之前公会里面的人喊他老男人。

    这个老男人比她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顾北调低眸看她不停地笑,薄唇也忍不住微微上扬,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目光缱绻。

    莳七笑累了,脸上的神色骤然认真起来,她一把搂过他的脖子,覆上了双唇。

    顾北调浑身一僵,旋即心中涌起一阵欣喜。

    电梯早就到了楼层,门开了又关,深夜时分没有人乘电梯,电梯就一直停在那里。

    顾北调反客为主,大掌紧紧的圈着她的纤腰,舌尖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瓣。

    她浅浅的呼吸声传到他的耳中,让他不自觉的缩紧了环在她腰上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