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九十章 为息游大佬打call(三十五)
    年底的时候,莳七居然怀孕了。

    她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时,脑袋一瞬间空白一片。

    “媳妇儿,好了没,该走了。”顾北调站在浴室门外喊道。

    到底是什么时候,她想起来了!是那次他带她去见顾家的老爷子。

    老爷子没太反对,也许是看开了,也许是旁的,反正没什么意见。

    得了阿兹海默症的顾家奶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一整个晚上一直拉着莳七的手,左一个孙媳妇儿,右一个孙媳妇儿的喊。

    原本还担心顾家会不同意的顾北调顿时松了一口气,当晚回去的时候,刚关上门,就将莳七按在墙上猛亲。

    就在快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拉开抽屉,里头空无一物。

    顾北调俯下身在她锁骨上落下细密的吻,喘着粗气道:“没套了。”

    莳七当晚有些微醺,一脚踹在他身上:“去买。”

    “我现在上哪儿买去!”顾北调嘟囔了一句,手指继续在她身上摸索,“我不射进去总行吧。”

    莳七被他弄得浑身滚烫,意识也有些模糊,半推半就也就认了。

    “媳妇儿,再晚一点该堵车了。”浴室的门被他敲了两声。

    莳七这才回过神来,恨恨的把验孕棒收了起来,真是宁可相信有鬼,也不能相信顾北调的一张破嘴!

    她打开门,就看见顾北调一脸吃惊的盯着她。

    “媳妇儿你半天在里面捣鼓什么呢!”都进去半小时了,他还以为她早就收拾好了。

    莳七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径直走到梳妆镜前坐下。

    顾北调一头雾水的跟着后面,他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惹媳妇儿不高兴了。

    可到底是什么呢?

    他抬手摸了摸下巴,难道是垃圾没倒?不对啊,他明明倒了的。碗也洗了,就连被子也叠好了。

    他想的头都快破了,可是还是想不出来他到底是哪里惹媳妇儿不高兴了。

    莳七不动声色的从梳妆镜里打量着顾北调的神色,见他苦思冥想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不是不愿意生孩子,只是她知道,不管是哪个位面来讲,一旦对方知道有了孩子,戒指上的颜色都会加重不少,这也就意味着她很快就要离开了。

    秦长殷那里是个意外,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那个位面逗留这么久。

    如果默默的打掉孩子,她自己也舍不得……

    顾北调听见媳妇儿的笑声,眉心骤然舒展开来,他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看着镜子里她的笑颜,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的侧脸:“我媳妇儿真招人稀罕。”

    莳七一把推开他的脸,嫌弃道:“我刚上的散粉。”

    这些天,莳七一直没有把怀孕的事情告诉顾北调,可她也知道,她可能瞒不了多久了。

    现在戒指上已经是逼近红色的光芒了,只怕一旦知道,她就得被陆辛带回去了。

    顾北调也明显察觉到这两天自个儿媳妇儿的心不在焉。

    他只当不知道,可背地里却暗自观察到底是什么原因,他本以为是她那妈又来烦她了,可后来发现不是。

    “媳妇儿我打火机呢?”打火机就在他口袋里,他只是想名正言顺的看看她的包。

    “你看看茶几上有没有。”莳七在厨房忙着晚饭,低着头切菜,顺口答应了一句,可是她半晌也没听到顾北调的声音,心里有些奇怪,遂扯过一张纸擦了擦手,往卧室走去。

    刚进卧室,她就看到顾北调手里拿着她之前藏在包里的验孕棒,整个人呆愣的站在那里,要笑不笑、要哭不哭的样子。

    她上前一把从他手里拿过验孕棒,若无其事的放回包里:“我包里哪有你的打火机。”

    顾北调怔怔的看着她,神色恍惚:“媳妇儿,两条红线是怀了还是没怀啊?”

    “没怀吧。”莳七心跳得厉害,低着头佯装镇定。

    顾北调摸了摸头,整个人都有些怔愣:“不行,我得查查。”

    “吃完饭再查吧。”莳七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她有预感,顾北调肯定会揪着这件事上纲上线,用来换取他的好处。

    顾北调这回没听她的,掏出手机就开始百度,只见上头明明白白的写着,两条红线是怀了。

    “尤夏!”他立刻就明白了是她在骗他,可是为什么骗他呢?

    她不想要和他的孩子吗?

    莳七听到他重重的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端着盘子的手立刻抖了一下。

    顾北调几乎是冲出卧室来到她面前:“你怀孕了对不对?”

    莳七默然,目光死死的盯着手指上的戒指。

    他接过她手中的盘子,将她一把抱起放在沙发上,心疼的看着她:“怀孕了怎么还能做事呢,你也不告诉我。”

    戒指上的颜色越来越逼近于红色,莳七指尖隐隐在颤抖,贝齿轻咬着下唇。

    她快走了。

    就在戒指快要变成红色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骤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不想走对吗?我可以帮你。”

    “你是谁?”周遭的一切像是被定格住了一般,顾北调还是维持着那个抱着她的动作。

    莳七几乎是脱口而出。

    苍老的声音似乎十分虚弱:“我吗?算是另一个你吧。”

    “你是我?”莳七喃喃的重复着她的话。

    “某种意义上,算是。”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呢?我又凭什么相信你?”莳七慢慢镇定了下来,冷静的问她。

    苍老的声音轻笑一声:“你宁肯相信陆辛,也不肯信我?孰是孰非,你又如何能分得清?”

    莳七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她抓住了那人话中的漏洞:“你说的没错,我没办法判定你和陆辛究竟孰是孰非,同理,我也没办法信你。至少陆辛他一直在帮我不是么?”

    苍老的声音扬声大笑,笑声恍如撕扯的破布般刺耳:“你果然没变。是,陆辛只是到目前为止在帮你,你仔细想一想,他作为位面神,位面大乱,难道不该驱逐外来灵魂么,可他却找上了你。”

    莳七抿了抿唇:“他要位面维稳,而我是气运被改的最厉害的那个。”

    “陆辛信不得。”苍老的声音缓缓收起撕裂般的笑声,轻叹了一口气,“凡人有三魂七魄才能神思完整,用他的话来讲,你在原世界早就只是一缕残魂,可是你依然神思完整,那么你收集的神魂究竟是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