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为息游大佬打call(三十七)
    一  婚后的日子就是柴米油盐,虽然琐碎了些,可是琐碎中还是蕴藏着点滴的幸福。

    莳七于隔年九月生下一个八斤重的男孩儿。

    生他的时候,确实费了不少劲。

    预产期都过了六天了,还没有任何要出来的动静,医生检查了一下,发现胎儿没什么问题,许是不舍得出来。

    顾北调比莳七还着急,好几次提议要不然剖腹产吧,莳七都拒绝了。

    “等小东西出来,我一定要揍他一顿!”

    莳七睨着他笑了笑。

    第六天晚上,顾北调握着她的手,轻声道:“明天再没动静,就剖腹吧。”

    莳七这回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过了预产期,最多一个星期,羊水就混了,那样对宝宝也不好。

    结果第六天零点一过,莳七就开始疼了。

    顾北调紧张的不得了,坐立不安的,莳七还是头一回看见他这个样子。

    疼了整整三十个小时,宫口终于开了十指。

    生宝宝的时候,莳七脸色惨白,贝齿死死的咬着下唇,额间的碎发早被汗水浸湿了。

    顾北调是陪她进了产房的,她的手死死的抓着他,下身早已疼得没有感觉了,撕心裂肺的喊叫一声高过一声。

    顾北调这个将近一米九的汉子,竟然红着眼眶拉着莳七的手:“咱不生了,不生了!这孩子谁爱要谁要,我媳妇儿不能这么受罪。”

    一旁接生的医生满头黑线,要不是碍于他是天下的老板,宏达又是这家医院的股东之一,她早就把他撵出去了!

    真正生产,用了两个多小时,莳七恍惚之间听到一阵清脆的哭声。

    “恭喜,是个男孩儿。”

    虽然早就知道宝宝的性别,可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莳七心中淌过一阵甜蜜,下一秒,浑身再无半点力气的昏睡了过去。

    护士将宝宝收拾好放在莳七身边的小车里,宝宝和大人都需要再观察两个小时。

    顾北调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样,从宝宝出生,一直到观察期过。

    他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直到回到vip病房,顾老爷子戳了戳他,让他去抱抱孩子,他才小步挪了过去,看着那襁褓中小小的一团,,脑子一片空白。

    当反应过来时,他怀中已经抱着这小小的一团了。

    顾家专门请的阿姨在一旁指导他怎么抱,顾北调浑身僵硬不敢动,没有任何言语,可他还是红了眼眶。

    当莳七混混沌沌醒来的时候,顾北调正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和宝宝。

    他见她醒了,轻轻在他额上落下一吻,想起她生孩子喊得那样撕心裂肺,可他半点也没办法替他分担,一时间,声音有些哽咽:“媳妇儿你真伟大。”

    莳七虚弱的笑了笑,抬手点了点他的脸颊,轻声道:“大叔今天怎么比宝宝还爱哭鼻子。”

    顾北调脸色一红,梗着脖子死不承认:“我哪有哭鼻子!”

    顾老爷子给宝宝起名叫做顾安宁,希望宝宝能一直平平安安。

    时间过得很快,好像只是一夜间,小安宁就已经半岁了。

    顾北调牵着一只阿拉斯加,嘴里叼着烟,慢悠悠的晃着。

    他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他一个激灵,飞快的把嘴里的烟扯下扔掉,动作一气呵成,十分娴熟。

    “老大你做贼呢!”

    顾北调一掉头才发现是孟迅,他一面看着地上才抽了两口的烟,心中仿佛在滴血。

    气得他一脚踹在孟迅屁股上:“滚蛋!突然蹦出来吓老子一跳!”

    孟迅冤枉的大喊:“老大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吗!”

    顾北调一时语塞,瞪了一眼孟迅,没有说话。

    他才不会说他是做贼心虚了!

    “回去回去!”顾北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拖着阿拉斯加就往回走。

    孟迅只好跟在后面,他这次是来和老大讨经验的。

    他媳妇儿最近也怀孕了,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却陡然生出几分惶恐,就是提不起劲儿,他看老大好像过渡的挺好的,所以过来聊聊。

    顾北调在前头牵着狗,孟迅就跟在后面。

    进了门,顾北调将阿拉斯加往院子里一扣,孟迅正要走进屋内,却瞧见老大从窗台那里摸出几样东西。

    先拿出一个口气清新喷雾往嘴里喷了喷,然后拿出一瓶香水往身上喷了喷,顾北调抬胳膊仔细闻了闻,还让孟迅闻了闻身上有没有烟味,见孟迅摇头,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进了屋子,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

    顾北调和孟迅在桌旁坐下,孟迅开口问:“嫂子呢?”

    “她刚吃过。”顾北调眸光往客厅的方向一瞥,突然猛地一拍桌子,皱着眉怒气冲冲。

    孟迅不明所以,吓得飞快端起桌上的酒杯灌了一口,继而缩在一旁。

    老大的脾气贼臭,以前混社会的时候,看谁不爽就直接干,非得将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怎么嫂子也拿不住他?

    就在此时他恍惚间听到老大扯着嗓子喊,神色间满是焦急,“小红花呢!我的小红花呢!说好了我出去遛狗,就给我两朵小红花的呢!”

    “孟迅来了啊。”莳七从二楼卧室里缓缓踱下来,手里拿着一张红纸,只见十指翻飞之间,一朵精致的小红花就折了出来。

    “嫂子好。”孟迅连忙打招呼。

    她神色如常,随手拿过茶几上的固体胶,拔了盖子往客厅和餐厅的隔断墙上抹了抹,然后啪嗒把那朵小红花往墙上一拍。

    顾北调立刻不干了:“怎么只有一朵?”

    “你偷偷抽烟了吧。”莳七抬了抬眸,旋即走到他身边,一手拽过他的胳膊,轻嗅一番轻笑道,“出去遛狗喷什么香水。”

    他现在贼的很,她不让他抽烟,他就想尽各种办法偷偷抽。

    顾北调一听她的话,神色顿时讪讪的,连忙赔笑:“没有。”

    话音刚落,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一手指向孟迅,告状道:“是孟迅刚才在楼下抽的。”

    孟迅浑身一颤,眼巴巴的看着莳七。

    他老大居然把他推出来背锅,从前满口的仗义呢!都被狗吃了吗!!!

    顾北调什么样的人,莳七能不清楚吗!不过她并不打算戳穿他,只是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笑了笑:“一会儿你们吃完饭,都收拾干净了,我给你三朵小红花。”

    “真的?”顾北调顿时眸光微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