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神旨(三)
    一  怎么和姬儿记忆中的不一样?她怎么会拿到杀戮者的牌?

    莳七不动声色抬起双眸,正对上茉伊拉的目光,茉伊拉看见她,对她微微一笑。

    握在手中的卡牌,不一会儿便化作一道金光隐匿在她的掌心。

    按照抽牌的顺序,茉伊拉是一号,莳七是十三号。

    在场的每个人抽牌的时候,莳七都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作为杀戮者,她最该提防的是先知和伪装者。

    所以,最好能先找到这两个人。

    麦伦将他们十五个人分别安置在十五个房间里,然后就走了。

    他走之前,意味深长的对所有人说:“记住,这个游戏,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

    所有人皆是沉默。

    莳七坐在窗前,目光平静的盯着外头盛放的鲜花,心底飞快的捋着目前得到的所有信息。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也许是因为蝴蝶效应,所有人手中的牌都和姬儿印象中不一样了,所以她不能靠姬儿的记忆来验证所有人的身份。

    其次,这个杀戮游戏,分成的是两个阵营,最后胜利也是阵营胜利。

    倘若杀戮者或者好人中有哪方胜利的时候超过了两人,那么怎么区分究竟谁才是大主教?

    所以,莳七猜想,光明神的恶趣味就是看人类相互杀戮,一旦哪方活下来超过两个人,一定会有下一轮的游戏,至于规则还是不是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最后,杀戮者要想赢得胜利活下来,最好是先揪出伪装者还有先知。

    夜幕降临的很快,麦伦在祭司们的住所布下一道结界。

    紧接着,莳七耳边就传来麦伦的声音,“杀戮者可以开始商量,你们其中有伪装者,注意保护好身份。”

    他话音落下,良久都没有人开口。

    麦伦轻笑一声道:“是我糊涂了,忘了说,在这个结界里,你们的声音听起来都不会和原来一样的。”

    莳七这才舒了口气。

    就在此时,有人开口,声音听不出男女:“现在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我们是来受父神点化的。”

    “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我们真的要杀人吗?”

    “我们只是选择一个人出来,具体他怎么死的,不是我们干的,是麦伦。”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沉默。

    突然又有人开口:“我们不能暴露身份,可是万一正好投出了我们五人中的一个怎么办?”

    莳七抿了抿唇,这才是光明神的用心险恶之处。

    杀戮者几乎掌握生杀大权,可他却在杀戮者中安排了一个伪装者,他就是要把这池子水搅浑吧。

    莳七想了想,不能按照光明神设定的来,否则就是个死局。

    明明姬儿的记忆中,游戏规则并没有伪装者这一说,为什么这一回全部都变了,她从平民变成了杀戮者,守护者中的骑士变成了伪装者。

    “我知道我们中间有个伪装者,我想的是,我们现在开始报出自己的号码,防止自相残杀。”莳七思索了片刻开口。

    立刻就有人反驳她:“那伪装者不就知道了我们吗?”

    “是,可是同时我们也知道了伪装者会藏在五个号码之中,范围不是又小了?”莳七指尖无意识的相互摩挲着,“伪装者藏匿在我们里面,我们报出号码,白天的时候,他不敢将杀戮者的信息传递给他的同伴,否则他一定会死。”

    她不信这十五个人里面,拿到伪装者的人,恰好就能大义凛然,情愿牺牲自己来保全阵营。

    这要是单纯的游戏也就算了,可是这关系到每个人的性命。

    莳七的话提醒了他们,其他四个人还有些犹豫。

    她趁热打铁道:“不要谎报号码,否则误杀到谁,只能说是自找的。”

    她话音刚落,其他四个人终于同意了莳七的观点,开始一一报出自己的号码。

    莳七仔细的记下了每一个的号码,最终她也说出了自己是十三号。

    到目前为止,出现了一号,也就是茉伊拉,二号、七号、十号,还有她自己十三号,如果其他四个人都没有说谎的话,那么伪装者就在一号、二号、七号和十号中了。

    一号是茉伊拉,她记得二号是伯利恒的祭司,就是那个抽到牌时皱了皱眉的男子;七号好像是个亚麻色头发的年轻男子,他抽到牌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十号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他当时整个人显得十分焦躁。

    但是当时十五个人中,焦躁的人很多,所以他并不出挑。

    “我们现在要投票给谁?”

    第一晚,没什么头绪,莳七也并不打算分享更多她的信息,因为他们五个人中还有个伪装者。

    于是在各种磋磨中,他们很随意的定下了一个数字,“三号。”

    九重天之外,光明神撒迦利亚唇角勾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他的面前是一个圆形的幻影。

    幻影中的金发少女沉着镇定的引导着其他四个人公开自己的号码。

    撒迦利亚轻笑一声:“小东西倒是聪明。”

    半跪在他身侧的少女盈盈笑着,手执一颗葡萄送到撒迦利亚唇边,娇声笑道:“父神的规矩,怎么能叫她打破了呢?太不把父神放在眼里了。”

    撒迦利亚一双金眸暗了暗,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

    少女敌视着幻境中的金发少女,她怎配拥有那样一头金发,如阳光般耀眼的金发!她那一双湛蓝色的神秘眼眸,真恨不得叫人亲手挖了它。

    撒迦利亚眸光轻扫过少女,其间隐隐透着几分危险。

    少女立刻惶恐的低下头:“父神,我错了。”

    撒迦利亚轻轻一挥手,少女身上立刻燃起一簇神火,她被神火燎的撕心裂肺的哭喊,“父神,我错了,求您饶了我吧。”

    “你话太多了。”他漫不经心的道了句,他方才看到了她心底的恶念,几乎是一瞬间,一股怒意袭上他的心头。

    不过多时,少女便被神火燃尽,只剩下灰黑色的齑粉飘散在空中了。

    莳七他们商量完后,麦伦正要开口,撒迦利亚就看见那个金发碧眼的小东西略带嘲讽的说道:“神使,我们之间已经互报了号码,以后不必将声音变掉那么多此一举了。”

    她更想听见其他四人声音中的情绪,可是麦伦改变了声音,让她无从查觉想得到的信息。

    麦伦转头看了眼撒迦利亚,见他饶有兴致的微微颔首,遂道:“可以。”

    光明神撒迦利亚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小东西,真的有点意思。

    看来未来不会太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