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神旨(四)
    一  夜幕过去,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洒在莳七脸上的时候,她便睁开了双眼。

    她昨夜盘算了一整晚该怎么打。

    听麦伦的意思,她分析了一下,在这个游戏里,并不会有人立刻死去,唯有在一方阵营失败的情况下,这方阵营的人才会被屠尽。

    这也就保证了至少不会内部自相残杀。

    所以,之前她还是理解错了,她一开始以为刀了谁或者票了谁,那个人立刻就会死,那么如果获胜方剩下超过两个人,该怎么判定谁是大主教?

    现在看来,势必会有下一轮的游戏。

    麦伦提供的房间皆被他布下了结界,就是为了防止他们私底下交流。

    莳七百无聊赖的坐在窗前,屋子前是一大片花海,偶有微风拂过,繁花顿时簌簌摇摆。

    没过多久,便有神仆端着美味珍馐走了进来。

    光明神撒迦利亚透过幻境看着正在用早餐的少女,他的指尖轻轻摩挲着金椅扶手上雕刻的花纹,喃喃道:“小东西,我很期待你今天的表现。”

    不同于其他人,唯有莳七慢条斯理的将早餐用完了,她的一举一动极其端方优雅,好像一幅画。

    撒迦利亚越来越对这个没有半点虔诚的小东西感兴趣了。

    莳七用完早餐不久,就被麦伦用神力带到了一个圆桌前。

    当所有人都到齐的时候,坐在主位上的麦伦微笑着看着大家道:“我再来说一下游戏规则,场上目前一共十五名玩家,八名平民,平民无任何技能,只能在白天的时候根据别人的发言进行投票。”

    “三名守护者,守护者分为先知、巫师和伪装者,先知在夜里可以查验其他人的身份,巫师手里有一瓶毒药和一瓶圣水,圣水可救人,毒药可杀人,但巫师不能自救,也不能同时使用两瓶药。伪装者可以伪装成杀戮者,无其他特殊技能。守护者和平民同属好人阵营。”

    “加上伪装者,杀戮者一共五人,杀戮者在夜晚可以投票杀人。”

    所有人平静的听着麦伦的解释,其实他们昨天就已经知道规则了。

    麦伦顿了顿,又道:“在公布昨夜情况之前,先要竞选警长。”

    警长的权利是白天投票时,其一票当两票用,正因为如此,好人和杀戮者一定都会竞选。

    “现在,要竞选警长的人请举手。”

    麦伦的话音刚落,莳七便把手举了起来,紧接着,周围一圈好些人纷纷举起手。

    她抬眸观察了一番,一号茉伊拉上警,其余的人分别是四号、七号、八号、十一号和十四号,加上她自己的十三号,一共七个人上警(上警就是参与警长竞选)。

    其中一号和七号都是已知的杀戮者。

    那么剩余的四号、八号、十一号和十四号这四个人里面,势必会有一个守护者。

    麦伦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道:“从一号起,竞选警长的人顺序发言。”

    茉伊拉微微一笑,缓缓开口:“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我的身份,我是个平民,如果后面发言的人有跳先知的,我会根据我的判断决定退不退水,我刚刚看了一下所有人,发现上警的人不多,警下还有八个人,我猜测就我们七个上警的人里面,应该会有杀戮者,我作为第一个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谁发言之后,我退水了,说明我认他是先知,就说这么多吧。”

    莳七平静的打量着周围人的神色,退水就是中途退出竞选,茉伊拉这番话比较做好,应该不会引起太大的怀疑。

    四号是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他是巴旦的祭司。

    他双手交叉放在桌上:“我是个好人身份,上警就是为了不让杀戮者拿到警长牌,相信我,如果你们投票给我,我一定会带领好人们一起胜利。”

    七号是个一直很安静的年轻男子,他目光先扫了一下四周,然后才缓缓说道:“四号的发言在我看来有点不做好,如果你是杀戮者,一样可以上警的时候自认好人身份。先声明,我是个好人,和一号一样,如果有人自认先知,我会看情况选择是否退水,先听一下后面的发言吧。”

    八号开始发言之前,笑了一下:“我先自认好人,不知道目前为止前三个人都没有自认先知,难道先知在剩下的三个人里面?七号刚刚说四号的发言不做好,在我看来,四号的发言没什么问题,他发言的思路完全就是一个平民的思路,因为既不知道谁是守护者,也不知道谁是杀戮者,所以才上警的时候没什么说的不应该是正常的吗?一会儿不管有没有先知出来,我应该都不会退水。”

    莳七抿了抿唇,八号的发言有点意思,因为首先她知道四号和八号是好人,四号发言的思路也确实是一个平民的思路。

    而八号如果也是平民,为什么如果有人跳先知的时候,他不是选择判断一下退水,而是一定不会退水。

    她有些怀疑八号是个守护者,可能是先知,也有可能是巫师。

    轮到十一号发言的时候,他坐正了身体,神色很认真。

    “我是个好人,这点不用怀疑。听了前面几个人的发言,我来分析一下吧,一号的发言在我看来没什么问题,四号的发言没什么有用的信息,七号他是率先踩了四号,但我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至于八号,我觉得他的反应有点大了,而且如果有人跳先知,他也不退水,我觉得他有可能是个杀戮者。”

    麦伦见莳七久久不语,遂微笑着出声提醒:“十三号可以开始发言了。”

    莳七斜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打量一下所有人。

    “首先,我自认先知,昨晚查的是三号,他是个好人。然后我来说一下我接下来的验人思路,第二晚我应该会验七号,因为七号先踩了四号,四号的发言虽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正如前面八号说的,四号的思路就是个平民的思路,所以我接下来会验七号,第三晚,我应该会验十一号,十一号的发言有点模棱两可。”

    她顿了顿,又道:“我跳了先知,不知道巫师的圣水有没有用掉,如果我第二晚被刀死的话,你们可以看着我把警徽给谁来判定信息,就这么多了。”

    莳七结束发言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发现有几个没有上警的人点了点头,似乎十分认可她的发言。

    看来这把跳先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十四号是比耶迅的祭司。

    她抬手抚摸了一下她棕色的长发,然后目光冷冷的看了莳七一眼。

    “我才是真正的先知,昨晚我查的是十三号,她是个杀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