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旨(五)
    一  莳七勾唇轻笑一声。

    十四号目光如炬的盯着她:“你先不用笑,我来说说我为什么会验十三号。”

    “因为我排名挺靠后的,又是第一轮发言,我一直在想我该怎么说,所以我想说不然我就先验一下前置位十三号,看看她的说法和我验出来的是不是一样,那么我就可以判定在十三号之前发言的人大致立场了。”

    “目前来看,十三号刚刚的发言中似乎是顺带着捧了八号一下,那我现在会怀疑一下八号,她刚刚还说要查四号和七号,那么四号和七号里面,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为了保她的杀戮者同伴,所以我觉得四七里面应该会有一个杀戮者,十三号是我查出来的,就是个悍跳先知的杀戮者,所以这把出她肯定没问题,我说完了。”

    十四号比莳七想象中的要冷静很多,不过现在她至少能肯定十四号就是先知。

    那么八号就是巫师?不,也不一定,他也有可能就是个平民,出来扰乱视线的。

    十四号发言完毕后,所有人神色各异。

    麦伦微微一笑道:“现在有人要退出竞选吗?”

    “我要退水。”茉伊拉举起了手。

    “还有我。”十一号也顺势举了手。

    麦伦点了点头:“好,那现在场上还剩四号、七号、八号、十三号、十四号,请没有上警的玩家投票。”

    莳七算了一下,警下一共有八个人,二三五六九十,还有十二、十五。

    警长应该会出在她和十四号之间,如果十四号成了警长,她有大概率会死在这局。

    “现在开始投票。”

    警下的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牌子,莳七扫了一眼,八人,弃票两人,是二号和九号,其中二号是个杀戮者。

    十五号投给了七号,六号投给了八号。

    三和十投给了莳七,五和十二投给了十四号。

    平票。

    “现在十三号和十四号再次发言。”

    莳七指尖轻轻摩挲着戒指,脑海中飞快的组织语言:“十四号说查杀我,可是在我看来,她发言全部建立在她自己的逻辑之上,她并没有给其他人留多少思考的空间,一旦以别人的视角来看,完全崩坏。我昨晚查的三号,我的金水先给他。”

    金水,即是先知查验出的好人牌。

    就在此时,她忽然转头去看十四号,目光如炬:“你退水吗?”

    “不退。”十四号冷冷地摇了摇头,她怎么可能退出警长竞选!

    “杀戮者。”莳七轻笑一声,“十四号说她是先知,可是她刚刚的发言中并没有警徽流,作为一个先知,拿到牌的时候,不应该思考一下查验顺序吗?她之前说查我的理由也很奇怪,她说她想看看我的说法和她查出来的立场是不是一样的,这样方便她判定前置位的身份?可是,她怎么知道我会上警呢?那我们来听听十四号怎么说吧。”

    警徽流就是一个先知拿到警徽之后,他会考虑如果自己死了,在没有办法留遗言的情况下,事先交代的验人顺序。

    十四号咬了咬唇,开口道:“谁说先知一定要有警徽流?这逻辑很明显不对,在开局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身份很正常,所以随便挑一个人查至于警徽流,我本来打算在第一个白天听完发言之后再说的。这是因为我一开始也没打算认身份,我是在看你悍跳之后才决定爆身份的,我们都不知道昨天是不是平安夜,如果巫师的圣水已经用完了,我现在其实很危险,所以你悍跳就是为了诈我身份。”

    莳七整个人的状态十分放松,相比之下,十四号就显得情绪有些起伏。

    不过在莳七看来,她情绪有起伏是正常的,毕竟自己悍跳了先知,还弄了个平票,但在这场上,情绪上的起伏,对十四号很不利。

    “好了,发言完毕,请现在没有竞选警长的玩家投票。”

    莳七斜靠在椅子上,扫了眼四周,一二九弃票,四、五、十二投给了十四号,其他人全部投给了莳七。

    很好,警徽到手了。

    麦伦将警徽给了莳七,她现在一票可当两票用。

    竞选完警长,麦伦缓缓开口道:“昨晚死的是三号,三号现在开始留下遗言。”

    所有人的目光皆不约而同的看向三号,三号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才被发了金水,竟然就被刀死了。

    “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真的就是个平民,这点十三号也验证过了,所以我相信十三号是先知,最起码我在夜里被杀戮者杀了,那我肯定是好人啊,其他的我也看不明白,但是场上只能有一个先知,我信十三号,所以十四号应该是杀戮者。”

    莳七十分满意他的遗言,一个傻白甜的遗言。

    麦伦一挥手,一道白光闪过,三号的座位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现在从四号开始,顺序发言。”

    四号挠了挠头:“我是个平民,现在场上有两个先知,我有点懵,但是我觉得三号被杀,至少能证明十三昨晚验的是对的,我有点相信十三是真的先知了,我想说的就这么多,过吧。”

    麦伦微微颔首,转眸看向五号:“五号开始发言。”

    五号本是倚靠在椅子上,听到这话便坐直了身体。

    “我是个好人身份,这个没什么可说的,四号到目前为止,在我这里是偏好的,我暂时没看到他有什么杀面,他发言也很像个不明情况的平民,我重点想谈谈十三和十四。”

    五号轻咳了一声,才又徐徐开口:“我还是站十四号是先知,十三号很聪明,她特别会偷换概念,十四解释了一下她为什么会查十三,然后十三立刻就偷换概念,十四的本意是她需要靠前置位来排查杀坑,其实她已经给出了她接下来的警徽流,可是十三就把这个概念替换成十四为什么会知道十三会竞选警长。这么一听是不是立刻就出来了?”

    他顿了顿,见众人不语,遂继续道:“十四的意思是她一开始没打算爆出身份,可是因为十三跳了,她才出来的,因为她查的十三是个铁杀,十三不仅偷换概念,还改变了因果关系,顺便说一下,我是个好人,我也希望好人们不要站错边。”

    五号又咳了一声,才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下一个吧。”

    莳七以拳抵唇,五号之前在警下,并不出挑,可是一发言就将她之前话里的漏洞给挑了出来。

    此人不是善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