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章 神旨(七)
    莳七深深的盯着茉伊拉看了一眼,似要看透她。

    茉伊拉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柔柔的对她微微一笑,莳七也回给她一个粲然的微笑。

    二号是个杀戮者。

    莳七也十分注意他的发言,毕竟他也有可能是伪装者。

    他的发言没有太过于惹人注目,选择了站边莳七,顺脚踩了一下茉伊拉,说她看到的完全都是可以自己臆想出来的,并不能作为判断先知和杀戮者的根据。

    其实第一轮的投票很简单,就是莳七和十四号之间的对弈。

    信莳七的,票十四号出局。

    信十四号的,票莳七出局。

    莳七在刚刚所有人的发言中,仔细数了一下票数,如果一会儿不出意外,她应该能拿到四到无票,而十四号保守估计有六到七票。

    还有两三个人当时中立。

    一轮发言结束,麦伦唇角扬着几分浅笑:“现在投票。”

    莳七举起了十四号的牌子,同样十四号举起了十三号的牌子。

    她放眼扫了过去,她拿到了四票,十四号拿到了六票,还有四个人弃权。

    弃权的人里面就有茉伊拉。

    莳七兀自勾了勾唇角,她现在严重怀疑茉伊拉就是伪装者。

    十四号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她浑身都有点颤抖。

    麦伦让她留下遗言的时候,十四号一直低着头,良久才抬眸嗤笑一声:“一个杀戮者拿到了警徽,整场半数的人还都把她奉为先知,知道吗,好人完了!你们就等着被她一个个杀死吧。”

    所有人沉默不语,有些人甚至不敢去看十四号。

    她交代完遗言,麦伦一挥手,她便消失在位置上了。

    十四号去了哪里,没人知道,总之现在应该是没有死的。

    五号骤然抬眸死死的盯着莳七看了一会儿。

    第一个白天的投票就此结束了。

    麦伦用神力将他们送回了房间,又是一个寂寞到死的白天。

    像是在发言的时候便说光了一天的话,回到房间,再无人可以交流。

    莳七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这个位面到现在,她还没有半点被攻略者的信息,戒指一直处于灰色的状态,至少可以证明他不在这十五个人里面。

    而且在上个位面的时候,妩姬曾说过,她会在下个位面等她,她会附在一面镜子里。

    可是目前为止,她接触过的镜子,都没有半点反应。

    难道是因为这里神境的原因?

    不,不对,上个位面的时候,在妩姬最先出现在游戏里,她甚至将自己隐藏成一个游戏装备,她逃过了天下的整个技术部,至少说明妩姬的能力是很庞大的。

    她甚至遮掩住了陆辛的耳目。

    粲然的阳光顺着窗棂洒了进来,恰好落在莳七那一头金灿灿的长发上,耀目璀璨。

    光明神撒迦利亚静静的看着趴在桌上睡去的少女,眸光微顿。

    指尖轻点,顿时飞过一层薄薄的毯子披在了少女的身上,候在一旁的麦伦心中一惊,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光明神这样。

    要知道,整个以拉大陆上的所有凡人,在光明神的眼里,都不过是无关紧要的蝼蚁。

    不高兴了,随手一点,整个大陆都将倾覆。

    “她叫什么名字?”撒迦利亚随意的歪靠在神座上,漫不经心的开口。

    麦伦立刻毕恭毕敬的答道:“姬儿。”

    撒迦利亚轻轻一扬指尖:“你先退下吧。”

    待麦伦走后,撒迦利亚眸光静凝着沉睡的金发少女,薄唇轻扬,低声喃喃道:“我的小东西,你此刻的梦中,会出现什么呢?”

    言罢,他右手的食指轻轻一点,顿时一抹金光自少女的眉心直直刺了进去。

    趴在桌上沉睡的莳七浑身一颤,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

    入眼的是白茫茫的一片,撒迦利亚眉心微蹙,她没有梦境?

    怎么会,凡人熟睡必会做梦,怎么偏偏她例外?

    既然无梦,他就给她制造一个梦好了。

    沉睡的金发少女双眼紧紧阖着,不过多时,她双颊微红,额间泛着薄薄的一层冷汗,贝齿将下唇咬得殷红,仿佛下一刻便能沁出血珠来。

    撒迦利亚那一双金色的眼眸暗了暗,他的目光凝着她,良久,一声轻叹自他的喉咙间飘出,他徐徐抬手抚上少女那玫瑰还要娇艳的红唇,指尖触及之处,却是一层虚无的幻境。

    他忍不住低笑两声,指尖轻点,一缕金光再次飞入少女的眉心中。

    莳七仿佛做梦了。

    她梦见自己站在一个悬崖边,身后便是万丈深渊,可是她前方的不远处,却站着一个白衣翩跹的女子,她姿态玉立,见不真切的容颜。

    莳七忍不住开了口,却意外发现自己声音略有几分颤抖:“你是谁?”

    女子没有回答。

    直觉告诉莳七,她在做梦。

    女子一步步逼近,声音飘忽:“我只要你魂飞魄散。”

    她一步步逼近莳七,莳七忍不住后退一步,脚下的砂砾摩擦着发出沙沙声,步履一滑,她整个人身形踉跄的向后仰倒。

    她坠入了万丈深渊,呼啸的风从耳边刮过,带起腰间的丝绦。

    忽然,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莳七下意识的回眸望去,正对上一双含笑的眸子。

    “九叔……”她低声喃喃道。

    男子眉目含笑,轻轻在她眉心落下一吻,一如儿时一般,莳七整个人顿时一僵,九叔怎么会亲她!

    这个梦太荒唐了!

    她要醒过来!

    莳七奋力的挣扎着,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她置身于一个繁花绽放、如梦如幻的仙境,不远处是一条如明镜般泛着粼光的玉带河,鸟雀在空中叽叽喳喳的飞着,鼻尖满是繁花的馨香。

    一个金发金眸的俊美男子站在她身前,他的容颜能让世间万物为之黯然失色,让人不禁自惭形秽,只剩下对光明与圣洁的向往。

    他一双深邃的金眸给他平添了几分神秘。

    还是梦?

    她记得她明明是在房中,并不曾出去过。

    只是,她从未见过眼前这个男子,为何她的梦中会有他出现?

    莳七兀自垂下双眸,却意外瞥见戒指上的玉石,正闪烁着一层淡淡的白光。

    是他!

    她猛地抬眸,直直的盯着他看,上一个位面相濡以沫的一生,她好想他。

    莳七心中陡然一阵酸涩,可是他已经不记得她了。

    而且,这一次,他又是什么身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