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零三章 神旨(十)
    睁开双眼从梦境中醒来。

    莳七刚刚坐直身体,便意外发现一条薄薄的毛毯自她的肩膀上滑落掉地。

    她俯身捡起薄毯,鼻尖轻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馨香,那似是鲜花绽放染上的香气。

    是谁在她睡觉的时候替她盖了层薄毯?

    难道是赛科斯塔?

    梦境中,她说完了那一句,她的信仰是他之后,撒迦利亚眸光一怔,旋即唇角上凝起一丝笑意。

    她记得,他徐徐靠近她,莳七面上不表,可心底却有几分慌张。

    她不介意他亲吻她,可是在这个位面而言,她和他多多少少到底还是个陌生人,总觉得有点赧然。

    他那张如太阳神般俊美的脸缓缓靠近她,莳七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可是却没有意料之中的亲吻,她感觉到他的指尖轻轻触碰在她的眉心,顿时一股温暖而璀璨的金光顺着她的眉心缓缓流入体内。

    “姬儿,你该醒了。”

    梦境里,他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这个。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

    麦伦的声音传至莳七的耳边:“天黑了,狼人开始讨论。”

    紧接着,莳七就听到茉伊拉开口道:“现在场上大部分认我是先知,我还拿到了警长,我们的胜算大了很多。”

    十三号问道:“今天晚上刀谁?”

    “我想一想,三号是真先知,五号是守卫,猎人和巫师暂且不知,刀五号吧。”茉伊拉捋了一下思路,旋即缓声道。

    四号表示赞同:“杀了五号,就可以顺着明天的发言,找出巫师和猎人了。”

    就在他们快拍板定下的时候,莳七却选择了反对。

    “今晚四号自刀,因为五号白天暴露了身份,他今晚一定会守自己,与其白白浪费一次身份,不如让四号自刀,骗掉巫师的圣水。”

    茉伊拉却不同意:“昨晚的时候,六号自刀也是为了骗出巫师的圣水,可巫师没有上当,这次四号自刀,巫师再不用药,我们连着两晚就要失去两名同伴了。”

    莳七唇角溢出一丝轻嘲:“巫师今晚一定会救,一,白天的时候一号发了金水给他,二,六号走的时候说自己是守卫,巫师一定已经被模糊了,所以他今晚一定会用药。”

    茉伊拉犹豫了半晌,终是决定同意莳七的提议。

    四号和十三号见茉伊拉改了口,自然是跟风了。

    莳七听见四号和十三号改了口风,不由挑了挑眉,茉伊拉不仅在好人中得人心,就连在狼人中也是焦点。

    结束了狼人间的讨论。

    麦伦问道:“夜幕降临,来自地狱的业火熊熊燃烧着,恶魔睁开了眼睛,恶魔要验证谁的身份?”

    莳七的脑海中过了一下白天所有人的发言,昨夜验了十二号,他是平民。

    白天的时候,参与警长竞选的人,有一号、三号、五号、六号、九号、十号和十二号,加上她自己的七号。

    一六七是狼人,三五是神明,十二是昨夜验出来的平民,只剩下九和十。

    没有参与警长竞选的有七人,二四八,十一、十三,十四和十五。

    四和十三是狼人,十四和十五大概率是平民。

    那么剩下的巫师和猎人应该出在二、八、九、十、十一里面。

    想到这里,莳七便开口道:“验十一号。”

    麦伦微笑道:“他的身份是猎人。”

    莳七一听,唇角顿时上扬。

    十一号是猎人,白天铁定出五号,然后夜里刀死猎人,不知道白天的时候猎人开枪会带走谁。

    不过十四和十五真的没有半点存在感,要不是她确实是狼人,她都要怀疑这两人里面会有一匹深水狼了。

    夜幕很快就过去了,迎来了阳光璀璨的白天。

    所有活着的人在圆桌前坐定,便听到麦伦说:“天亮了,昨天晚上是个平安夜。”

    莳七不动声色的以拳抵唇,巫师昨晚用药了。

    “警长决定警左还是警右开始发言。”麦伦看向茉伊拉。

    茉伊拉抬眸扫了眼众人,笑了笑:“警右吧。”

    十五号多明尼克挠了挠头,神色间满是疑惑,

    十四号的状况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人的发言基本一致,有划水之嫌,可是在莳七看来,这两人可能是脑子真的跟不上。

    十三号还是一匹深水狼,和莳七一样,在场上有怀疑对象的时候,只要随大流讲话,一般可以混过去。

    暗恋茉伊拉的十二号,这次发言倒是有点意思。

    他觉得如果狼人光是三五九十,就有点太简单了,所以他昨晚想了一个晚上,就怕出现一个状况,那就是他觉得一号有可能是狼。

    因为一号的思路太清晰了,清晰到有一点让人觉得不正常,而且一个游戏,所有好人都站对边这件事本来就有些不对劲,当然这只是他的怀疑,暂且认为一号是狼人。

    莳七听了他的话倒是有些惊讶,她第一轮听十二号的发言。

    她还以为十二号是个没有主观判断,只会跟着暗恋对象走的一个人。

    到十号发言的时候,他主动跳了猎人。

    “恶魔前夜和昨夜一定都验人了,我觉得我可能藏不住了,所以就先说一下身份,然后希望能带一下好人吧。”

    他坚信昨天的判断,认为三五九十是狼人,多出来的一个狼人可能是十三、十四、十五里面出。

    所以他觉得这局投五号出局。

    莳七十指交叉的放在桌上,完全不对,唯有十三、十四和十五出狼人这一点他猜到了,但具体是谁,他还是没猜出来。

    十号应该还是好人里面看的比较清晰的一个。

    他叹了口气:“我信十一号是猎人,我该怎么说服你呢?”

    “昨天白天六号上警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说她觉得五号像个好人。可是五号上警的发言大家也都听到了,五号的发言不好,六号怎么就能这么快认下他是好人的?这只能说明六号在讨好五号,六号是狼。”

    “好人不需要讨好任何一个人,六号是狼,五号真守卫,三号就是真先知,那一号是什么?悍跳狼!一号发的金水四号呢?也是铁狼无疑。”

    六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莳七和九号看了一眼,继续道:“所以我觉得,一四六铁狼,十三十四十五出一狼,七九出一狼,七大概率是狼,这次我建议出一。”

    莳七对他微微一笑。

    “一会儿我重点听一下七号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