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神旨(十九)
    莳七成了以拉大陆上的新一任大主教,而加布里尔则去了神境,成了光明神使。

    光明神境有着许多位光明神使,可是唯有麦伦一人是最得撒迦利亚信任的。

    撒迦利亚只给了莳七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后,她就要回神境去陪他,其实莳七并不在意这个,但是之前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她总不能和撒迦利亚说她当时只是以为他在测试她吧?

    再加上撒迦利亚自打开了荤,就像是一匹饿狼,留在人界做大主教,好歹有的时候能避着他一点。

    她真是怕了他了!

    三年的时间,其实也就是弹指一挥间。

    很快就已经过了两年了,在这两年里,莳七在以拉大陆的声望日益高涨,这也是她头一回见识到,在宗教的影响下,皇室的权利远远落于下乘。

    作为以拉大陆的大主教,她甚至可以左右皇室的继承人。

    若说十六岁的姬儿,还只是初绽花蕊,那么十八岁的姬儿,便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她是以拉的大主教,可也是以拉大陆上最漂亮的女人,只是因为她的权威,没有人敢去亵渎她。

    十八岁生日那天,她接受了受洗。

    整个以拉大陆,再无人在宗教中的地位是比莳七高的,故而五国的主教们都愁眉不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撒迦利亚曾经提出想要亲自为莳七受洗,可却被她给拒绝了。

    光明神可以显露神迹,可是哪有神亲自替信徒受洗的!

    这是莳七的话,可其实她内心真正的想法是,两年前的受冕,她就莫名其妙被他拖入神境中,然后荒唐了许久。

    现在受洗是要在何西亚神殿中的圣池中浸泡,要是他帮她受洗,估计她肯定会被他吃的骨头也不剩的!

    莳七知道了五国主教们的烦恼,遂遣人邀请西奈主教作为她牵着她进入圣池的引领者。

    西奈主教在姬儿三岁的时候就收养了她,一直对姬儿视如己出,所以就算他在宗教中的地位不如姬儿,没有资格给她受洗,可莳七还是选择了他。

    受洗当日,西奈主教牵着莳七缓缓走上圣池的台阶上,脸上满是欣慰的微笑:“我的孩子,你终于长大成人了,可以出去游历了,我爱你,愿父神也和我一样爱着你。”

    莳七闻言,遂低下了头,西奈主教在她的眉心轻轻吻了一下。

    九重天之上,撒迦利亚目光淡然的听着西奈主教的话,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他自然爱她,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爱她!

    这次,念在西奈主教对姬儿的养育之恩的份上,撒迦利亚并没有烧灼西奈主教触碰姬儿的手,与唇。

    莳七缓步踏入圣池中,圣水沾湿了她的衣摆,随着她一步步的走进圣池,她身上的衣袍逐渐湿了。

    撒迦利亚眼眸微暗,指尖轻抬。

    顿时一股金光自九重天倾泻而下,将莳七包裹在其中。

    她吓了一跳,立刻抬眸道:“父神,之前可是答应了我的。”

    撒迦利亚沉默,半晌才半不情愿的开口:“我只是不想让他们看见你的身体。”

    真是信了他就有鬼了!

    莳七按照流程,接受完圣洗,那道光束才渐渐消失不见。

    受洗结束,莳七便要踏上游历之路了。

    西奈主教万分不舍的送别,一如当年送她去何西亚接受父神的点化一般。

    莳七这一趟游历,带了不少神官和武者。

    白天的时候,她坐在豪华的马车中,和随行的人赶路,到了夜晚时分,旁人都以为她只在马车中安歇,实际上,她早已被撒迦利亚带去了光明神境,共行鱼水之欢。

    莳七无言的捂着腰坐在马车上,从前经历过的任何一个位面,他们都有自己的事,至少在这事上,不会太过火。

    因为工作什么的,早都占用了他们的时间。

    可是撒迦利亚不同,他是神,神能有什么事呢?

    他还可以瞬间恢复她浑身酸乏的身体,让她连以此为借口都不行。

    唯有舒坦的几天,还是姬儿的小日子。

    突然,马车猛地停住了。

    莳七没有防备,整个人往前一倒,额头险些碰在马车上。

    幸好撒迦利亚在她体内留存的一抹神力护住了她。

    莳七撩起帘子,向外面看去,却见和她随行的武者们正奋力对抗一只高阶魔物。

    她拿起手边的权杖,撩起帘子走下马车。

    她身上散发的光明之力,刺得那只魔物不敢近身,魔物生得极为丑陋,莳七皱了皱眉,将权杖轻轻在地上一震,顿时以权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一圈金色的光圈。

    她口中默念祷词,魔物的身上登时像是被火焰灼烧了一般,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空气里弥漫着魔物被焚烧泄露的酸臭气息。

    魔物在光明圣光的照耀下,很快就化作一滩黑色的腐水了。

    随行保护莳七的圣骑士格罗佛皱着眉头道:“这已经是这几天碰上的第三只高阶魔物了。”

    莳七知道他的意思,这高阶魔物出没的也太过于频繁了些。

    倒像是冲着她来的。

    不过她身为以拉大陆中央教廷的大主教,似乎在游历的时候频繁碰上高阶魔物,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收拾完这只高阶魔物,莳七再次回到了马车上,阖上双眸假寐。

    夕阳渐渐染红了天空,莳七撩起帘子向外头看去,只见西方的天际悬悬垂挂着云霞,整个天空流光溢彩的。

    她眉心一怔,脑海中却登时浮现那个梦境。

    那个她站在高台之上,身着一袭火红的嫁衣,身后也是这样漫天的霞彩,高台之下,是千军万马。

    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这个场景了。

    马车路过一个村庄的时候,格罗佛在车外问道:“姬儿大主教,我们今晚可以歇在这个村庄里。”

    莳七淡淡答应了一声。

    天空的霞彩已经渐渐消逝,暮色四合,像是一滴墨水滴入天空这盆水中,顿时晕开,将珍格格天空都染成了墨色。

    她听到格罗佛在马车外头嘀咕了一声:“奇怪,怎么看不见半个人影?”

    莳七心中一颤,她猛地撩开车帘走了下去,权杖上的光明圣珠将四周照的如灯火通明一般。

    放眼望去,通向村庄深处的小路,在夜色中显得格外诡异,更诡异的是,天已经黑了,可是整个村庄却没有半点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