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神旨(二十一)
    撒迦利亚将莳七紧紧的抱坐在腿上,低头亲吻着她白皙的脖子。

    “你这么喜欢他,自己生一个不好吗?”他的大掌轻抚上她平坦的小腹,声音暧昧,“怎么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莳七双颊微红,伸手环住他的脖子,任由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

    只是今日,并没有似她预料的一般。

    他将她吻得七荤八素、神思恍惚之后,便靠近她耳边低语:“宝贝儿,你该睡了。”

    撒迦利亚的话恍如一股催眠的序曲,莳七眼皮骤然间似有千斤重,不出片刻,她便沉沉睡去了。

    撒迦利亚目光缱绻的盯着莳七的睡颜,指尖轻抚着她的脸颊。

    良久,才在她的眉眼间落下细密的吻。

    “麦伦。”他低低唤了一声。

    偌大的神殿中,骤然凭空出现了麦伦的身影,他低着头毕恭毕敬:“父神有何吩咐?”

    “守着姬儿,等她快醒了,送她回人界。”撒迦利亚温柔的低眸看着少女,唯有这神境,她才能睡得安稳,他观察过她在人界睡觉时,总是瑟缩着身子,像是极不安宁的样子。

    “是。”

    撒迦利亚再一次在莳七的唇上落下一吻,紧接着一扫衣摆,消失在神殿之中。

    麦伦严格遵守着撒迦利亚的吩咐,在莳七快要醒来之际,便送她回了人界。

    莳七一睁开眼,便看见身侧睡着的小小身影,已经回来了吗?

    外头传来格罗佛的声音:“大主教,可以用早餐了。”

    早餐是圣骑士们早起,骑着马跑了很远去一个村庄买的牛奶、干酪和长条面包。

    莳七将小男孩喊醒,她动用光明神力将两人简单清洗了一番,然后才开始吃早餐。

    他们带着小男孩一同上了路,莳七见这个小男孩自此孤苦伶仃,遂有将他收入教廷的想法,这样他也不至于这么小便成为流浪儿。

    一路上,他们替当地人驱散了魔邪,传播光明神的福音。

    所有人都感激涕零莳七的到来。

    在这一路上,小男孩从未说过一句话,格罗佛甚至暗自嘀咕他该不会是个聋子哑巴吧。

    不过莳七却发现,小男孩只是不说话而已,但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是有反应的。

    比如每次莳七给当地人讲述光明真意时,小男孩都会很认真的听着。

    莳七也曾明里暗里的打探着小男孩当初看见了什么,他又为什么能躲过这场杀戮,可是小男孩终是一言不发。

    莳七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还是等到彻底打开心房吧。

    毕竟他经历了那样可怖的事情。

    从救了小男孩开始,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在这中间,莳七再也没有见过撒迦利亚,她曾试图用权杖联系他,却始终无果。

    倒是麦伦找过她一次,告诉她,这段时间父神一直不在神境,应当是出去了。

    游历了吗?

    听大陆上传说过,光明神从前最爱游历了,每次游历都会带一两个金发少女回神境。

    只是近几百年,再也没有关于光明神游历的传闻传出来了。

    不对,如果撒迦利亚游历去了,为什么不和她说,甚至也没有告诉麦伦。

    麦伦说的是,父神应当是出去了。

    这说明他也不知道撒迦利亚的行踪,那么他究竟去哪儿了呢?

    “大主教,诺尔不见了。”格罗佛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眉宇间满是焦急之色。

    莳七原本阖着的双眸骤然睁开了。

    诺尔是格罗佛自作主张给小男孩起的名字,格罗佛曾说,他要是有了第二个儿子,一定起名叫诺尔,可惜他只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什么时候不见的?”

    “有一会儿没看见他了。”格罗佛神色间满是懊恼。

    “让人去找了吗?”莳七冷静的看着他。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他这么大点的小家伙,若是跑进密林中,不会被狼叼走吧?”

    格罗佛越想便越着急,他猛地一拍脑袋,心中自责不已。

    “找到了!找到小家伙了!”

    远远地,莳七隐约听到圣骑士的喊声。

    格罗佛反应极快,立刻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圣骑士骑着马狂奔回来,他的怀中正是让所有人担心不已的诺尔。

    莳七上前抱过诺尔,责备道:“你去哪儿了?知道这附近有多危险吗?魔物和狼群,任它们哪个盯上你,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们了。”

    诺尔低着头没有说话。

    带他回来的圣骑士道:“他摔下了一个小斜坡,那斜坡还挺陡峭的,也不知道他去那里做什么。”

    “下回不许这样了,这次如果不是奈特骑士带你回来,你就再也回不来了。”格罗佛舒了一口气,可还是训了两句。

    莳七仔细查看着诺尔,看看他有没有哪里受伤。

    她的指尖轻轻摩挲着他发际线边的伤疤,奇怪,她怎么从来不记得诺尔这里有道疤。

    不过人没事,倒是让所有人长舒了口气。

    诺尔小心翼翼的抬眸看着莳七,轻轻摊开攥成拳的小手,只见掌心赫然躺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石头。

    “送你的。”诺尔低着头,小声道。

    莳七心头一热,将他揽入怀中。

    只是她并没有注意到诺尔紧紧环抱着她的腰身,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自那日之后,诺尔整个人异常的黏着莳七,几乎是寸步不离。

    格罗佛直言定是之前摔下斜坡,将小家伙吓坏了,他摸了摸诺尔的头顶,宠溺道:“小家伙,以后肯不能随便跑出去了,知道吗?”

    诺尔垂着眸点了点头,转身便去找莳七了。

    格罗佛突然惊觉他刚才触摸诺尔的手掌一阵炽热,仿佛要被烧灼了一般。

    他连忙解下腰间的水壶,哗啦啦的将水倒在手上,方才好了许多。

    “格罗佛,你怎么了?”一个圣骑士注意到了他的状况,遂开口问道。

    格罗佛皱着眉,目光怔怔地盯着自己的手掌,像是要看出个究竟来。

    其他几个圣骑士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只当他突然抽风了。

    诺尔一路小跑着跑到莳七身边,一头扑进了她的怀中。

    莳七猝不及防的被他一扑,一个踉跄,险些被她扑倒在地。

    “诺尔,怎么了?”她蹲下身,柔声问道。

    诺尔摇了摇头,飞快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又低着头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