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旨(二十二)
    莳七一行人出了比耶迅,便往伯利恒的方向去了。

    伯利恒地处以拉大陆的西北方,群山连绵,山头上郁郁葱葱,和比耶迅的风光完全不一样。

    伯利恒和比耶迅接壤的地方,是个民风淳朴的小镇。

    他们一行人到了这个小镇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之际,所有人都有些疲累,准备找一个小酒馆喝杯酒。

    莳七牵着诺尔的小手下了马车,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发现小镇上的街道显得十分凌乱,像是被洗劫过一般,一眼扫过眼,也看不见半个人影。

    她不由蹙了蹙眉,在酒馆中坐下后。

    身材惹火的老板娘便走到一群圣骑士面前,风情万种的将手打在格罗佛的肩上,格罗佛浑身抖了抖,立刻将她的手拨开。

    其他圣骑士们纷纷起哄。

    老板娘一袭红色的长裙,白皙高耸的胸脯露出大半,惹得圣骑士们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上去。

    莳七默不作声的帮诺尔理了理睡得凌乱的头发。

    老板娘扫了莳七一眼,风情万种的对圣骑士们道:“大人们是从哪个国家来的?”

    因为游历之中,莳七并没有穿上大主教的服饰,只是穿着简单的宗教长袍。

    格罗佛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却听见莳七淡淡道:“我们是西奈光明神殿的祭司和骑士。”

    格罗佛一愣,却也没有反驳。

    老板娘娇笑了两声:“那就是这位祭司大人年满十八出来游历了。”

    “正是。”

    老板娘单手叉腰,婀娜窈窕的身姿格外引人注目,她懒懒的倚靠在柜台上,向格罗佛抛着媚眼:“几位大人想要喝些什么酒?”

    “白葡萄酒,上一桶。”格罗佛大手一挥。

    老板娘顿时笑逐颜开:“马上就来。”

    不过多时,白葡萄酒便上来了,老板娘还贴心的给诺尔倒了杯牛奶。

    莳七轻抿了一口白葡萄酒,然后放下酒杯淡淡开口问道:“老板娘,我刚才进来之前,看见街道两侧十分凌乱,怎么,最近是有魔物来过?”

    一说起这个,老板娘在格罗佛身侧坐下,长长叹了口气。

    “这事说起来也气人,我和你们说,你们就别忘外说了。”

    “一定,老板娘放心。”莳七正色的看着她。

    “其实若是魔物,大家伙儿也就不会这么生气了。”老板娘状若神秘的压低了声音,“前些日子,来了一群骑着高头战马的圣骑士们,他们保护着姬儿大主教游历经过我们这个小镇。”

    “姬儿大主教?”莳七眸光一顿,挑了挑眉问道。

    老板娘点了点头:“就是姬儿大主教,他们来到我们这个小镇的时候,镇上的所有人都欢喜的跑出去迎接,希望姬儿大主教能以光明之力庇护我们小镇,可是她来了之后,随行的圣骑士们竟然到处掳掠,闯入我们的房屋,抢了不少金银珠宝。”

    “然后呢?”莳七抬了抬手,拦住了正要开口的格罗佛。

    “他们待了三天就走了,走之前,还抢走了我们小镇上所有刚出生不到一岁的孩子,姬儿大主教说是要进献给父神,拿小儿当贡品,这下可好了,有人感激涕零,觉得孩子一定去了神境侍奉父神,可是有人却哭天抢地,反正我倒是觉得怪怪的。”

    老板娘言罢,又若有所思的道:“外头总是传言姬儿大主教拥有无上的美貌,说她的金发比阳光还要耀眼,一双眼睛比大海还要湛蓝深邃,可是我一瞧,倒也没觉得像传言的一般美貌。”

    她忽然看向莳七,目光灼灼,一拍手掌笑道:“这位祭司大人看上去,倒比姬儿大主教要美上许多,有种明珠和石头的感觉。”

    格罗佛一听,猛地一拍桌子,脸色涨得通红:“放屁!那什么狗东西也敢冒充姬儿大主教!”

    老板娘一愣:“什么意思?”

    “这位才是真正的姬儿大主教,你之前看到的是人假冒的!”格罗佛气得浑身发抖。

    有人冒用姬儿大主教的身份招摇撞骗,而他们圣骑士团的名声也坏了!

    莳七没有理会格罗佛的愤懑,她心底一直在思索方才老板娘的话。

    明珠和石头?

    难道是茉伊拉?

    那日在光明神境,茉伊拉输了之后,却消失在她面前,带走她的,似是一团黑雾。

    还有,倘若真是茉伊拉冒充她招摇撞骗,抢走当地人的金银珠宝,她还能理解,可是那一行人还将当地未满一岁的孩子都带走了,这又究竟是为什么?

    这让她不禁想起两个月前,在比耶迅救下诺尔的时候。

    那个村庄的人全部被人杀了,杀了他们的东西,带走了他们的躯干和头颅。

    这两者似乎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她似乎还差点什么,差了点能将这两件事串联起来的东西。

    老板娘一听格罗佛的话,顿时大惊:“什么,这位祭司大人才是姬儿大主教?”

    她将信将疑的打量着默不作声的莳七。

    眼面前的这位祭司大人,单从容貌上,就被之前那位要惊艳得多。

    而且她的气质也比之前那个要更像个被光明神选中的大主教。

    这就对了!难怪她一直觉得之前那位大主教出现的时候,她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就是因为她是假冒的吗!

    假冒的再怎么样也成不了真。

    莳七心中一凛:“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老板娘低眸想了想,才道:“好像是奔着东边去了。”

    莳七看了一眼格罗佛,格罗佛立刻会意,让老板娘将剩下的白葡萄酒装好带走。

    老板娘一边将白葡萄酒倒入他们带来的酒壶中,一面看着格罗佛恋恋不舍道:“这就走了吗?你们还会回来吗?”

    格罗佛摇了摇头:“应当不会了。”

    老板娘失望的点了点头。

    出了酒馆,莳七牵着诺尔的手,正要登上马车,却看见站在酒馆门前送别他们的老板娘,遂低声对格罗佛说道:“你的夫人走的早,我瞧着老板娘像是对你有意,你莫不是因为她开了酒馆抛头露面……”

    还未待莳七说完,格罗佛便摇了摇头道:“不是,只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亡妻,若是再允诺了她,恐是对不起她。”

    莳七轻声叹了口气,拉着诺尔上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