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旨(二十三)
    根据老板娘指的方向,莳七和圣骑士们连夜往伯利恒的东面赶去。

    连着赶了几天的路,圣骑士中已经有人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莳七因为体内有着强大的光明之力,反倒没觉得有多疲累,她和格罗佛商量了一下,决定休息半天。

    她目光瞥见坐在一旁十分乖巧的诺尔,他小脸十分红润,半点也看不出疲累,奇怪,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连日奔波,竟然面不改色,一点也没有舟车劳顿的样子。

    “诺尔,来。”莳七对着诺尔招了招手,柔声道。

    诺尔乖巧的走了过来,在莳七身旁坐下。

    莳七抬手轻抚着他额间的疤痕,轻声问道:“这里是怎么弄的?”

    诺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虽然他现在比较黏着莳七,可大部分时候都是不说话的。

    “这些天一直在赶路,累不累?”莳七攥着他的手,心中一怔,他的手怎么长时间这样凉,从前好像不是这样的,似乎正是那次走丢之后,便一直是这样了。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他受了惊吓,血液回转不过来。

    沿途中遇见裁缝店,她还特意给他做了几身厚衣服。

    今天仔细一想,整件事都不对劲。

    诺尔摇了摇头,依旧没有做声。

    莳七低下了双眸,现在越来越觉得诺尔可疑了,难道是被魔物附身了?

    想到这里,她转眸对着诺尔温柔的笑道:“诺尔的小手怎么这样冰冷的,我用光明之力帮你暖暖身子吧。”

    言罢,还未待诺尔反应过来,她便抓住诺尔的手,将体内的光明之力缓缓渡送到他身体里。

    诺尔神色如常,没有任何异样。

    莳七眸底闪过一丝庆幸,可同时又有点失望。

    他并不排斥光明之力,说明他不是魔物,可唯有魔物才能侵占人的身体,吞噬人的灵魂,这么说来,诺尔的反常,只是她多疑了?

    莳七不再开口了,她微微阖上双眸,开始动用意念查看茉伊拉。

    一片空白!

    无论她怎么样使用意念,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

    所以,一旦有超自然的力量出现在位面之中,她的意念就用不了?

    他们休息了半天,圣骑士们都恢复了元气,便又开始接着赶路了。

    莳七他们又走进一个小镇,镇里的情况比之前那个还要狼藉。

    整个小镇,随处可见被利剑砍成两段的门扉,金店更是狼藉一片。

    他们走进小镇的时候,撞见他们的人都恶狠狠的瞪着他们。

    莳七皱着眉打量着整个小镇的状况。

    良久,格罗佛狼狈的回来了,他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莳七。

    和之前那个酒馆老板娘说的大同小异,只是之前那个小镇,只是被抢了金银和不满一岁的孩子。

    而这个小镇,除了这两样之外,假冒的大主教一行人还杀光了这个小镇上所有不是金发碧眼的少女,说是父神憎恶这些人的存在。

    莳七沉沉呼出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烧杀抢掠,现在就差个烧了!

    不管是谁,等她捉住这个假冒她的人,她一定要亲手将她诛杀!

    格罗佛恨得咬牙切齿:“到底是谁能知道我们游历的方向,蓄意走在我们前面?”

    这话提醒了莳七,他们中间,应当是出了内鬼。

    要说他们现在是在追寻着假冒者的轨迹在走,可是在酒馆老板娘之前,他们都是按计划在游历。

    可是假冒者却能准确无误的走在他们的前面,并掐好时间,在他们赶到的前两日便离开了。

    这一定是有人将消息透露给了假冒者!

    想到这里,莳七抬眸打量着圣骑士团中的每一个成员。

    视线扫过每一个,她的脑海也判定着他们是否可能是内鬼。

    不是,都不是。

    圣骑士团中的每一个人,她都十分了解。

    更何况,在这个通讯基本靠吼的世界,他们身为平凡人,又怎么能做到千里传音的呢?

    所以,圣骑士团被她排除了。

    那么只剩下诺尔了。

    怀疑再一次袭上了莳七的心头,她转眸看着一旁默默吃糖的诺尔。

    这个孩子,真的是诺尔吗?

    他若不是诺尔,又会是谁呢?

    圣骑士们走到小镇中央的广场上,大声呼喊,让镇民们过来。

    不一会儿,就有零零散散的人围了过来。

    莳七缓缓走到广场中央,身后是广场喷泉,喷泉里的雕塑正是光明神。

    只是人们都以为光明神是个中年男子的形象,故而整个以拉的光明神雕塑都是中年男子的样子。

    “诸位镇民们,我奉父神之名游历以拉,没想到被人假冒,镇民之前见到的那个大主教,正是假冒者,父神仁爱,从来不会伤害自己的信徒。”莳七手中拄着权杖,缓缓说道。

    一旁围观的人将信将疑,立刻就有人质疑道:“你是说你才是姬儿大主教?”

    “是的。”

    “拿什么证明?”那人拧着眉头,恶狠狠的说道。

    莳七能理解他们的情绪,毕竟假冒者杀光了镇子里所有的不是金发碧眼的少女,他们的姐妹女儿很有可能都死了。

    就在此时,一个胖乎乎的大婶略带几分哭腔的问道:“大主教,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她身旁立刻有人提醒她:“她才不一定是大主教。”

    “你的儿子怎么了?”莳七轻声问道,眼底满是和善。

    大婶急急忙忙的擦了擦眼泪:“我儿子前几天去打猎,可是被一只魔物伤了,身上的伤口布满了黑色的魔气,现在魔物已经扩散到全身了,镇里的神父也没有办法。”

    “带他过来吧。”

    大婶闻言,立刻转身回去。

    不出片刻,莳七就看见两个成年男子抬着一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少年过来了。

    少年身上的伤口果然如大婶说的一般,散发着黑色的魔气,少年显得异常痛苦。

    莳七握住他的手,口中默念光明祷词,她浑身散发的巨大光明之力,震的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不一会儿,少年身上的魔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直至半缕不剩。

    胖大婶惊喜的扑到少年身边,抱着少年哭道:“葛兰,你终于好了。”

    围观的人愣了片刻,只见那名身着祭司袍的少女手执权杖轻轻在地上敲了一下,顿时一股强大的光明之力散发开来。

    所有人连忙半跪下行礼:“姬儿大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