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神旨(二十六)
    黑发男子眉梢一挑,走到莳七身边,扶正她的身体,他的指尖轻抚着她的后背,一股能量顺着他的指尖流出。

    莳七顿时觉得后背一阵酥痒,本来断裂的脊椎似乎在慢慢恢复。

    要不是她体内残存的光明之力护体,她估计就要成植物人了。

    断裂的脊椎渐渐接好,黑发男子抬起手在她的眼前一晃,莳七便顿觉睡意袭来,她根本抵挡不住,不出片刻就沉沉睡去了。

    黑发男子低眸瞧着她的睡颜,忍不住的笑了一声。

    他低下头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旋即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一团巨大的黑色雾气将他包裹其中,不出片刻,黑雾消散,殿中除了一堆白骨,空无一人。

    莳七仿佛睡了很久,她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梦里,撒迦利亚站在不远处对着她笑,可是当她跑过去时,他便消失了。

    如此反复了很多次,莳七蹲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撒迦利亚,像是她无论怎么样努力,她再也没办法触碰到他了。

    莳七猛地从梦中惊醒,她后背被冷汗浸湿了,额头上也密布着冷汗。

    她急促的喘着气,良久才平息好心绪。

    这时,她才静下心来打量她所在的地方。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黑色的床幔,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是以暗色为主,沉闷的不得了。

    莳七缓缓从床上下来,赤着脚在房间中走动着。

    整个房间没有一扇窗户,唯一的门还被人从外头锁上了,她的光明之力在这里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她一个人在房间中待了很久,仰躺在床上沉思。

    撒迦利亚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动静,他究竟去了哪里?

    突然,房间中出现了一团浓郁的黑色雾气,莳七一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团黑色的雾气渐渐散去,露出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黑发男子。

    莳七有些不确信的开口道:“撒迦利亚?”

    黑发男子轻笑一声:“我才不是那个没用的东西。”

    “你是谁?”莳七眸中满是戒备的看着他。

    “我允许你叫我塞德里克。”

    莳七目光直直的盯着他的脸,心中满是惊疑,这张脸,她亲吻过,也曾用指尖描摹过,她确信无疑,这就是撒迦利亚。

    可是这个自称塞德里克的男子,他除了头发是黑色的,眼眸是黑色的,其他和撒迦利亚一模一样。

    莳七猛地从床上起身走了下来,死死的盯着他的额头。

    那里赫然是一处伤疤,这道伤疤,她曾在诺尔的身上见到过。

    “你是诺尔?”莳七低声问道。

    塞德里克低眸看着她,笑了笑:“之前不是。”

    “你杀了他?”

    “是他自己摔死的。”塞德里克抬手轻抚着她金色的长发,目光温柔的看着她。

    莳七一手推开他正在抚摸她头发的手:“在那之后都是你?”

    塞德里克微微颔首。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和撒迦利亚长得一样?”莳七猛地抬起双眸,警惕的看着他。

    “我?如你所见,我确实和我那个哥哥长得一样。”塞德里克神色间流露出一丝厌恶,“他一向自诩为庇佑人类的光明神,真是要吃几回亏才肯回头!几万年前我就和他说过,人类都是见异思迁,而且自私自利的东西,他偏不信。”

    “后来不就吃亏了!我还以为他长记性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死性不改!”

    莳七眸光微闪,眉心凝起问道:“所以,你是魔王?”

    塞德里克立刻就嗤笑了一声:“你别拿那么低等的东西说是我,撒迦利亚是光明神,我是黑暗神。”

    “你的头怎么了?”莳七试探着问道。

    塞德里克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的伤疤:“前些日子被春之女神弄伤的,需要恢复,还要等一阵子。”

    “春之女神?”莳七蹙了蹙眉,“我还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下撒迦利亚一个光明神了。”

    塞德里克轻笑道:“春之女神在别的世界又被人类抛弃了,听说撒迦利亚又重新获得了人类的信仰,她心中一直钦慕撒迦利亚,所以就回来了。”

    “是么?”

    “说起来,他们这些神也是贱,非得要人类的信仰。”塞德里克眸底满是不屑。

    莳七轻声问道:“你和春之女神交手了?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看到她,就想吞噬她。”塞德里克越来越不耐烦。

    莳七见他这样,遂不做声了。

    黑暗神吞噬了春之女神,他似乎很厌恶撒迦利亚,难道他也吞噬了撒迦利亚?

    不,应该不会。

    撒迦利亚常年受人类的供奉,神力无边,春之女神相比于光明神来讲,不过是个小神罢了。

    黑暗神吞噬了春之女神时,尚且还被她破了相,更何况是神力无边的撒迦利亚呢!

    塞德里克见莳七久久不语,眸光上下将她打量了一遍:“你就是撒迦利亚看上的那个女人?身材确实不错。”

    莳七整个人立刻进入戒备状态,她往后退了几步,没有说话。

    塞德里克轻笑一声:“你怕什么,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再费劲弄死你。”

    他顿了顿,又笑道:“我只是想尝尝你。”

    莳七目光凌厉的看着他:“我是你哥的女人。”

    “那又怎么样?”塞德里克满不在乎的道,“我可以用神力将你弄昏迷,可那样入起来就没什么意思了。”

    莳七长长吐出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脑海中飞快的组织着想要说服他的话。

    塞德里克根本不给她思考的时间,手指一勾,莳七便被他吸入怀中。

    他将她打横抱起扔在床上,莳七慌乱的往床里侧躲闪。

    塞德里克一把抓过她的脚踝,将她拖到自己身下,强硬的掰过她的脸,狠狠的吻了上去。

    莳七死死的咬着牙关不让他进来,他的舌却是十分霸道的想要撬开她的牙关。

    他将她压在身下,大掌紧握住她的两个手腕,不让她动弹。

    莳七有些绝望,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她根本无可奈何,就在此时,他撬开了她的牙关,长舌探了进去与她纠缠。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他的舌尖,塞德里克一个吃痛,松了对她的钳制。

    莳七奋力的挣扎着,挣扎之际,她的手猛地撕开了他身上的黑袍,露出了他精壮的上半身。

    她目光怔怔的盯着他锁骨上那处红色的胎记,脑子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