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神旨(二十八)
    这些日子,莳七就像个禁脔一样,被塞德里克囚禁在这个房间中。

    他出现的时候,总是强迫她做些她不想做的事。

    他不在的时候,莳七便思索着她该怎么逃出去,这个房间只有一扇门,没到饭点,就会有身披黑色斗篷的魔物送来食物。

    有的时候,则是塞德里克亲自带来的。

    魔物不过是个高阶魔物,要是从前的莳七,对付起来十分容易,只是现在,她的光明之力,似乎被塞德里克用什么方法困住了。

    她在这里,根本无法使出光明之力。

    “咔哒”一声,门上被塞德里克用黑暗神力施了咒的锁,被打开了。

    莳七坐在床上,眼皮抬也不抬。

    她知道,是那只高阶魔物又来送食物了。

    身披黑色斗篷的魔物,整个身体都藏在斗篷里,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的样子,他沉默的将人类的食物放在桌上,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莳七斥了一声。

    魔物果然听话的停住了脚步。

    “你把食物放的得这么远,我没有力气过去。”

    魔物沉默了一会儿,便转身回到桌边,端起食物走到莳七的床前,将托盘递给她。

    “没有桌子,你就打算让我端着吗?”莳七挑眉嗤笑一声。

    魔物端着托盘没有动,莳七也是不理他,更不理会他手中的托盘。

    “等一会儿黑暗神回来了,我定要他灭了你。”

    魔物终于有了反应,他转身将食物放在桌上,走到门口,又将门再次锁了起来。

    莳七目光灼灼的盯着他锁上了门,忍不住叹息一声,他倒是不笨,她还以为这些魔物,不过是些个智商低下的东西,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

    不出片刻,魔物又回来了。

    这回他手里端着一个小桌子,他把托盘放在桌子上,然后端着放到莳七的床上。

    一切做完后,转身便要走。

    莳七也没拦他,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难道她一直都要被困在这里了吗?

    正当她准备低眸吃面包的时候,却意外瞥见那只魔物的身形一颤,像是触了电一般诡异。

    莳七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魔物的身形颤了一颤之后,便走出了房间,将房门上了锁离开了。

    她等着那扇门彻底关上之后,便飞快的下了床。

    走到方才那只魔物颤了一下的地方,只见那里躺着一颗黑色的珠子。

    莳七用手指将那颗黑色的珠子捏起,神色若有所思。

    她等了两天,塞德里克终于又来了。

    浓郁的黑雾散去,塞德里克的身形显现出来。

    他笑眯眯的看着莳七:“宝贝儿,我来看你了。”

    莳七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样的场景,塞德里克早已经习惯了,从原先的不甘心,到现在的无可奈何。

    她就这样挑战着他的威望,而他却舍不得摧毁她。

    虽然这容易到他只需要动动指尖的功夫。

    塞德里克哄着莳七和他说话,可是每次都是他一个人自问自答。

    终于,莳七不耐烦的道:“要做便做。”

    塞德里克心中一喜,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主动的开口要求。

    莳七的话音刚落,便被他扑倒在了床上。

    不过多时,房间里便一片旖旎,男人粗粗的喘息声以及女人明显压抑着的低吟应和成曲。

    “宝贝儿,你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塞德里克惊喜的发现,虽然她还是对他很冷淡,可是在床上,却明显要热情多了。

    比如,她现在被他压在身下,可她的双腿却主动的环着他的腰,将他压向她。

    “再快些。”莳七低声催促着他。

    塞德里克重重的顶弄着她:“一会儿你可别求饶。”言罢,他的动作便愈发的凶猛起来。

    莳七抱住他的头,将其按在胸口,唇齿间溢出一声低吟。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塞德里克一声低吼中,两人双双达到了顶峰。

    莳七累得几乎快睁不开眼,塞德里克确实不一会儿便又恢复了体力。

    拉着她继续荒唐。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她再也没有刚才那么热情了。

    “累了便睡吧。”塞德里克放过了她,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莳七睡醒的时候,身侧的床铺早已空了。

    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饭点。

    只听“咔哒”一声,门上的锁被打开了。

    依然是那只魔物,他低着头端着一张小桌子,小桌子上头摆着食物。

    莳七笑盈盈的坐在桌前:“今天不用小桌子了,真是太谢谢你了。”魔物没有说话,沉默的将食物放在桌上,端着小桌子就要离开。

    莳七抬手拦住了他,笑道:“这些天真是多亏了你的照顾,我有件东西想要送给你。”

    魔物顿住了脚步。

    “你伸出手。”

    魔物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伸出了手。

    莳七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她将昨天在地上捡到的那颗黑色的珠子扔进了他的衣襟里。

    魔物顿时抽搐了起来,他浑身像是触电了一般颤抖着。

    莳七眼疾手快的撬开他的嘴,将一根黑色的头发扔进他的嘴里。

    那只魔物的嘴里顿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出片刻,他便倒在地上浑身痉挛抽搐着。

    莳七见他自顾不暇,上前扒下他身上的黑色长袍穿上,然后沉沉吐出一口气,佯装镇定的朝门口走去。

    出了门,她还不忘将门带上。

    奇怪的是,她本以为塞德里克关押她的地方一定会戒备森严,可是她沿着走廊走了许久,也没看见一只魔物。

    一直走到房子外头,入眼的赫然是充斥着魔气的黑色花卉。

    昨天捡到的那颗黑色珠子,她认出了是之前塞德里克拉着她荒唐的时候,她挣扎之际扯断了他手腕上的一串链子。

    魔物似乎很忌讳塞德里克的亲身佩戴的东西,于是当晚她迷惑了塞德里克,拔下了他的一根头发。

    本来只是猜测,没想到还真管用了。

    她一面想着,一面往前走。

    隐隐约约的,她似乎听到了有人过来的声音。

    她连忙躲进了一旁的花丛中,目光直直的盯着来人。

    黑色的长袍,金色如阳光般耀眼的卷发,一双暗金色的眸子趋近于黑暗,眉宇间染上几分焦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莳七猛地站了起来,欣喜的喊道:“撒迦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