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阴曹(一)
    鹅毛般的雪在夜幕初降的时候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巍峨的皇城一夜之间白了头。长长的宫道上已不见半个人影,灯火阑珊的宫灯点亮着清寥的夜幕。

    一声尖叫打破了静谧的夜色,紧接着,推搡声、吵闹声、哭喊声直直飞上层霄,整个椒房宫乱作一团。

    宫女太监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吵得魏辛夷耳膜如同炸裂一般的疼痛。

    她神思恍惚的跪在布满了积雪的庭院中,皑皑的积雪漫过了她的膝盖,她只身着一件单衣,嘴唇被冻得发紫。

    那个说要和她做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的男人,站在廊檐下,此刻的眉宇间,盛满了化不开的厌恶。

    他身披玄色的大氅,大氅下的臂膀,还拥着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

    真是可笑,该哭的是她不是吗?

    文帝的眼光如飞刀一般割在魏辛夷的心上,她低眸轻笑了一声。

    “贱妇魏氏,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魏辛夷抬眸平静的看着院中,被搜出来的所谓的证据,红花麝香,于身怀有孕的人而言,皆是虎狼之药。

    “那些东西,臣妾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只是皇上现在深信淑妃,臣妾无论怎么辩解,皇上定然不会相信。”

    就在此时,她一向信任的大宫女毓秀,被一个凶神恶煞的太监拖着来到她身边。

    毓秀跪在地上,不理会魏辛夷看向她的目光,兀自的磕着头:“求皇上放过容妃娘娘吧。”

    她的头重重的磕在冰凉的青砖上,只两三下,就磕出了血。

    魏辛夷的心中陡然生出几分荒谬之感,她目光里满含着难以置信,“毓秀你……”

    还未待她说完,便听到毓秀不停地为她求情:“容妃娘娘也是太过于在意皇上了,娘娘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渴求皇上的垂怜,皇上不知,娘娘有多少回深夜中辗转反侧,流泪到天明,可皇上总也不来,娘娘才一时糊涂。”

    文帝气得脖颈间青筋暴起,只听他暴喝一声:“贱人住口!”

    事到如今,魏辛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毓秀,早就生了二心。

    她垂眸轻笑一声:“毓秀,枉我一直拿你当亲妹妹看待,还想着让我兄长,为你说门好亲事。”

    毓秀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陡然掉落下来。

    热泪滴在积雪上,灼出一个个空洞。

    毓秀低头擦了擦眼泪,咬着牙道:“娘娘的恩情,毓秀没齿难忘,可毓秀还是悔恨,如果当初能在娘娘糊涂的时候拉娘娘一把,那么淑妃娘娘的皇嗣也就不会死了。”

    魏辛夷的一颗心,仿佛被这凛冬渐渐冻住了一般。

    她听见淑妃颜如玉满含悲痛的哭腔,不由讽刺的勾了勾唇角。

    文帝见她这样,怒火中烧,抄起一旁太监手里的汤婆子便狠狠朝魏辛夷砸去。

    魏辛夷并没有躲闪,被汤婆子砸了个正着,猩红的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她恍恍惚惚的一头栽倒在地,朦胧间,却听见文帝冷漠的声音传来:“来人,把她弄醒。”

    不出片刻,只听“哗啦”一盆冷水泼下,将她从头到尾浇了个遍,湿漉漉的长发和单衣紧裹在身上,寒风一吹,魏辛夷冻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这些忠心护主的好奴才,问什么都说定不是你,倒是你这个大宫女还有点良知!”

    文帝的目光如鹰隼般凌厉。

    “朕要你,亲眼看着他们死在你面前!”

    魏辛夷浑身发抖,上下牙抖得直打颤。

    她自问对待宫人,向来都是恩威并施、宅心仁厚的,只是单单出了个毓秀。

    凶神恶煞的太监将一个个她宫里的宫女太监,拖到她面前杖毙。

    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了她面前,猩红的鲜血将皑皑的积雪染成了红色,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淑妃颜如玉用帕子掩唇轻泣,可眼底却满是胜券在握的笑意。

    文帝低头柔声安慰着她,一面冷声下令宫人狠狠的打。

    雪满庭变成了血满庭。

    魏辛夷捂着下坠剧痛的小腹,冷汗涔涔。

    颜如玉眸光凌厉的瞪了眼跪着的魏辛夷,哽咽着道:“皇上,你饶了容姐姐吧,怪只怪臣妾福薄,无缘和那孩子做成母子。”

    这话一出,文帝愈发的痛恨心如蛇蝎的魏辛夷,同时也更加怜惜善良的颜如玉了。

    他心疼的轻抚着她的脸颊:“玉儿这样纯善,后宫又这样险恶,朕一定护你周全。”

    言罢,他目光冷冷地盯着魏辛夷,轻启薄唇:“贱妇魏氏,残害皇嗣,心比蛇蝎,朕不能容,褫夺封号,贬为答应,当庭杖杀!”

    魏辛夷平静的听完他的话,忍不住嗤笑一声。

    都要杖杀了,还褫夺封号,贬为答应,真是多此一举。

    两个膀大腰圆的嬷嬷走上前,一脚踹在她的背上,魏辛夷被踹的扑在地上,吃了一口被鲜血染红的积雪。

    两个嬷嬷往手里哈了口气,便眉目狰狞的高高扬起杖棍。

    手起棍落,不知过了多久,魏辛夷已经感觉不到臀部的疼痛了,小腹传来阵阵剧痛,像是有只小手,在她的腹中疯狂的搅着。

    身下一热,魏辛夷惨白的脸上满是震惊,吊着的最后一口气戛然而止。

    莳七缓缓睁开了双眼,正瞧见廊檐下那两个柔情蜜意的人。

    这具身体怎么这样虚弱,浑身冰冷,她似乎感觉不到下本身的存在。

    一个嬷嬷本来见魏氏已经不行了,可一眨眼,魏氏怎么又睁开了眼。

    她给另一个嬷嬷使了个颜色,两人使出了吃奶的劲恶狠狠的打着魏氏。

    莳七能够感觉到这具身体在慢慢将她挤出体外,她脑子有些懵,究竟是什么情况。

    一炷香之后,她飘荡在空中,寒风袭卷着鹅毛般的飞雪,她看着椒房宫连夜抬出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才确信无疑,她死了。

    她连这具身体都还没捂热,就死了。

    想到这里,莳七忍不住腹诽,这陆辛,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她一过来,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死了!

    前后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

    莳七有些怅惘的坐在高高的宫墙上,有种位面,叫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所以,她就先在这晃荡两天,等着陆辛带她回去吧。

    真是出师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