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阴曹(二)
    莳七在皇城中晃荡了好些日子,也不见陆辛带她回去。

    她心痒痒的,便撬开了戒指上的小暗格,唤出了陆辛,陆辛眸光淡漠的瞧着她,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何事?”

    莳七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你一送我过来,我就死了,这个位面已经失败了。”

    陆辛皱了皱眉,半晌才道:“没有失败,你继续往下推进就是。”

    莳七一愣,她都成鬼了,还没有失败?

    她长长叹了口气,既然他说没有就没有把。

    陆辛低眸看着她无奈的样子,薄唇抿了抿又道:“深宫旧苑,这皇城中藏着无数的冤魂,你的道行太浅,竟然没有被吞噬。”

    莳七勾着唇角轻笑一声:“真不知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

    陆辛抬手轻点在她的眉心,顿时一股白光顺着他的指尖涌入她的体内。

    莳七只觉得通体舒畅。

    “送了你五十年道行,自保应当是没问题了。”陆辛的单手负于身后,淡淡道。

    莳七撇了撇嘴,才五十年,想她之前有过三千年的道行,五十年塞牙缝都不够。

    不过这话她自然是不敢和陆辛说的。

    陆辛也不多待,交代完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莳七平白多了五十年的道行,若非碰上百年道行的厉鬼,不然她在这皇城中,也算得上一个有能力的鬼了。

    说实话,魏辛夷的死相真的很难看。

    披头散发的,身上的单衣被血水浸红了大半,脸色惨白如纸,倒是唇色,因为死前被咬破了,诡异的红。

    莳七叹了口气,真是第一回碰上这么丑的壳子。

    其实说起来,魏辛夷尚未入宫之前,在京城中未嫁的闺秀中,才情、容貌和品行,都乃翘楚。

    纵然是十六岁初入宫门,也是艳压群芳,盛宠三年而不衰。

    她和文帝最好的时候,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出入文帝处理政事的养心殿而不必通传,每当文帝处理奏章的时候,她便在一旁研磨伺候,红袖添香,盛宠之时,就连皇后都对她忌惮不已。

    可是偏偏的,本该是她最大敌人的皇后,却也是待她亲如姊妹。

    原因无他,皇后曾是当年太后为防外戚做大,掌控文帝,特意挑选了一个三品无实权的官员家的闺女。

    皇后贤良淑德,未出阁的时候,执掌中馈更是一把好手。

    只是皇后的容貌,却稍显平庸了些。

    故而,帝后大婚三年,文帝除去初一十五,其他时间去坤宁宫留宿的日子,竟然十个手指数的过来。

    皇后自知自己娘家势力不行,她更是得不到文帝的宠爱,三年来十次,真正做那档子事的,更是寥寥无几。

    魏辛夷进宫后,冠绝六宫,一年内便从正七品常在升至正四品容华,风头可谓一时无两。

    皇后也曾忧虑过,照魏辛夷这个受宠的态势,她这皇后之位,拱手让给魏辛夷是迟早的事。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魏辛夷竟然主动向她投诚,冠绝六宫却不骄不躁,反倒规劝文帝要雨露均沾,更是劝文帝要多去坤宁宫。

    魏辛夷盛宠的时候,是大周后宫最为风平浪静的一阵子。

    只是好景不长,在魏辛夷盛宠的第五年,冒出来一个叫颜如玉的女子。

    若说魏辛夷的长相是清淡如霜,颇有点风雪寒梅的傲骨,那么颜如玉便是清清湖水中绽放的新莲,娇艳却又不失纯洁。

    莳七脑海中过着魏辛夷留下来的记忆。

    这个叫颜如玉的女子,就是手段了得的穿越女。

    莳七推测,她未穿越过来之前,大概率是个白莲花,将天下皆恶我独善演绎的出神入化。

    她先是装出对后宫的荣华富贵半点也不感兴趣,甚至抱病迟迟不侍寝,却在盛夏,阖宫前往玉华台避暑时候,恰好在湖边戏水时被文帝撞见了。

    颜如玉佯装惊慌失措,羞羞答答的样子,惹得文帝一阵怜惜。

    她光着脚站在湖边的卵石上,嫩生生的脚趾忍不住蜷缩在一起,似是脚下的卵石弄疼了她的双脚。

    文帝眸光直直的盯着她赤着的脚,继而上前将她打横抱起。

    从此,这个叫颜如玉的女人,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走进了文帝的视线中,正式开始了和魏辛夷争宠的道路。

    想到这里,莳七忍不住轻笑一声,果真是白莲穿越,众女都得退散。

    就像她在顾北调那个位面曾看到的一句话,刻意的黑丝远不如不经意间露出的白皙脚踝,一切性感都要显得毫不费力。

    颜如玉初识文帝之际,便是将这一套用的出神入化。

    莳七忍不住叹了口气,魏辛夷到底还是比不过算计男人为终身职业的白莲穿越女。

    从前随意出入养心殿,和文帝琴瑟和鸣的佳话,也都成了她魏辛夷后宫干政的原罪了。

    纵然如此,未到最后一根稻草压下,魏辛夷还是念念不忘着文帝,深夜想起这些事,她总是给文帝找了无数个开脱的借口。

    毕竟她信他的一张嘴。

    信他真的会和她相濡以沫,举案齐眉。

    可文帝不仅仅是个男人,男人的嘴本来就靠不住,更何况他还是个帝王。

    不过既然她这个位面并没有失败,那她倒要陪这个颜如玉好好玩玩了。

    想到这里,莳七便从宫墙上飘了下来。

    冬日的天总是青灰色的阴天,偶尔倒也有好天气,只是现在身为厉鬼的莳七并不喜欢,纵然现在已经多了五十年的道行,不出幺蛾子,基本可以在这深宫横着走了。

    可她到底是个鬼,对艳阳高照的晴天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她在空中飘着飘着,就飘到了颜如玉居住的昭阳宫。

    颜如玉现在风头正盛,楚楚可怜的对文帝抱怨身体总是不适,文帝便怜惜她,不必去坤宁宫给皇后请安。

    莳七飘进了昭阳宫,穿过好几个忙碌的宫女身体。

    一进内室,便瞧见颜如玉正歪在美人榻上,脚边是烧着银霜炭的炭炉,整个屋内暖意融融的。

    莳七勾了勾唇角,多了五十年的道行就是不一样,之前她靠近颜如玉,总是被她身上佩戴的佛珠给挡到五米外,怎么也近不了身。

    现在她就站在颜如玉的面前,浑身没有半点不适。

    颜如玉突然打了个喷嚏,紧了紧身上的薄被,蹙着柳眉道:“怎么突然一阵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