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阴曹(三)
    莳七笑盈盈的往她身边一坐,对着她的脖颈便吹了口气。

    颜如玉顿时缩了缩脖子,柳眉微蹙,厉声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把门帘子漏了逢?”

    一旁的宫女韶光闻言,立刻走出内室,她看着和门缝贴合的帘子,不由皱了皱眉,却还是掖了掖殿门口的棉门帘子。

    倒是内室擦拭花瓶的小宫女打了个颤,低着头手都有些发抖。

    莳七看出了端倪,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她在颜如玉的宫里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因为文帝下了朝便过来了。

    他乃真龙天子,身上的真龙之气让她不得近身。

    莳七漫无边际的在皇城中晃荡,御花园中突然窜出来一只凶神恶煞的鬼,这只鬼身穿太监服,双颊高高肿起,舌头长长伸了出来,脖子处是一道深深的血痕。

    他的道行有六十几年了。

    小太监阴测测的逼近莳七,想要吞噬她。

    莳七一怔,一巴掌甩过去,小太监便被她拍飞了。

    小太监愣愣的坐在地上,像是没想到一个女鬼,脾气居然这么坏。

    莳七面无表情的飘着,准备离开。

    小太监看着她的背影,却哇的一声哭了,莳七心中烦躁,到底还是回过头去看他,“你哭什么?”

    小太监也不理她,自顾自的嚎啕大哭,他眼眶中留下两行血泪,看着怪瘆人的。

    莳七一脚踹了过去,不耐烦道:“还想吞噬我,胆子不小啊你!”

    小太监被她踹的趴在地上,哭得更厉害了:“我……我活着被人欺负……没想到死了……死了也要被鬼欺负……”

    莳七轻笑一声,一手薅过他的头发,冷声道:“别给我装疯卖傻!你六十几年的道行,可别告诉我光会哭就能在这深宫晃荡了这么久不被吞噬!”

    小太监一看被她看破了,跐溜从地上翻了起来。

    他原先确实想把眼前的女鬼骗到面前,然后趁其不备吞噬掉,可现在看来,女鬼比他还精明。

    他抬手一把抹掉脸上的血泪,嘻嘻笑道:“我的好姐姐,小弟不过是开个小玩笑,姐姐莫怪。”

    莳七嗤笑一声:“谁是你的姐姐,你死了六十几年了,我才死不久。”

    小太监愣了愣,挠了挠脑袋,登时恍然大悟:“你不是那个容妃吗!怎么道行都赶上我了!”

    莳七自然不能说是陆辛给她开得外挂。

    她佯装恶狠狠的瞪着他,阴测测的笑着:“你看不出来我是厉鬼?我都吞了好几只鬼了,你要不要也试试?”

    小太监吓得哆嗦了一下,死了短短几日,便吞了别的鬼,将自己的道行提到了五十年,这女人太恐怖了。

    不过容妃死的太惨了,当时盛宠的时候,冷宫里那些女鬼们就说容妃登高必会跌重,果然!

    他们这些鬼,早就把皇城划了地盘,一旦有不属于这一片的鬼出现,吞掉没商量。当鬼当得太久了,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在猜测哪个宫的妃子到头了,哪个宫又要死人了。

    莳七正要往前走,却骤然停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她是问自己:“我叫华清。”

    莳七朝他勾了勾手指,华清便屁颠屁颠的上前套近乎,“容妃姐姐有什么事吗?”

    “你死了这么多年,怎么不去投胎?”

    一般被黑白无常勾魂走的,都是没有执念的,死了就是死了。

    可是能留在阳间继续做孤魂野鬼的,要么是杀生害命之仇以至怨念颇深,要么是因果未消。

    之前她还是小狐狸的时候,曾遇到过一只鬼,那鬼在年轻的时候,借了四十千给他的同僚,可是他同僚发迹之后,直至他死去,都没有把钱还了。

    那鬼还是人的时候,秉着不欠人、也不能被人欠的原则,惦记着四十千惦记了一辈子。

    后来他死了,就是因为这四十千迟迟未还,因此特意求阎罗王让他投胎,去讨要这四十千。

    于是乎,他就投胎成了欠钱人的儿子,吃穿用度的花费刚好满四十千之后,他便暴毙了。

    而华清死前应当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舌头伸的老长,脖颈间还有一道深深的勒痕,看着应当是被人勒死的。

    一提及这个,华清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虽然他本来就是阴着的。

    不过莳七却明显感觉他周身阴风阵阵。

    “杀生害命之仇一日未报,我便一日不去投胎。”

    莳七叹了口气:“你要找的是谁?”

    “当朝皇帝的生母,太后董氏。”

    “她去魏元山持长斋了。”

    华清冷笑一声:“心里有鬼,当然不敢回来。”

    莳七见他不肯多说,便未在多问。

    倒是华清见她要走,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笑嘻嘻道:“容妃姐姐,你被淑妃害死,就不想报仇?”

    莳七睨了他一眼:“若是不想报仇,我早就投胎去了。”

    她顿了顿,眉梢扬起一丝狠厉:“淑妃、文帝,一个也跑不掉!”

    华清顿时抚掌大笑:“这就对了!”

    莳七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华清笑嘻嘻道:“容妃姐姐,我瞧着你也是个厉害的主儿,光凭咱们自己,肯定报不了仇……”

    莳七淡淡打断了他的话:“你想说什么?”

    “我带你去见个人,完了咱们就算是一边儿的了。”

    “人?”

    华清猛地拍了一下嘴:“瞧我这都六十几年了,也改不了,不是人,是位娘娘。”

    不是人,那不就是鬼了?

    莳七将信将疑的道:“你莫不是诓我,等我和你去了,你们一伙便吞了我?”

    “哪儿能啊!我和那位娘娘要找的是董氏,你要找的是董氏的儿子文帝,算是一边的了吧!”华清急急忙忙解释,“再说了,一般小鬼,我才不理他们,我这不是看你死了还没过头七,就吞了人五十年道行么!”

    这话倒是提醒了莳七,她还没过头七呢!

    “怎么样?”华清见她久久不语,眼底满含期盼的望着她。

    莳七想了想,决定去见一见这位什么娘娘。

    华清一路上喋喋不休,他神神秘秘的看着莳七:“你身上有个鬼胎。”

    莳七一愣,魏辛夷死前好像确实是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只是那时候已经迟了。

    华清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心中难受,对安慰她道:“那孩子死的时候还太小了,除了一腔的怨气,没有意识的。”

    说着这里,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你能吞掉别的鬼,一下子多了五十年道行,他也帮了你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