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三十章 阴曹(五)
    魏辛夷头七的那天,莳七曾想过去吓吓颜如玉,可是没想到她连昭阳宫都不得近身。

    颜如玉虽说是穿越女,可架不住心中有鬼,前一天便让人出宫去丹慈寺请了一尊菩萨和方丈手抄的经书回来,对外倒是说为远在魏元山的太后以及文帝祈福。

    惹得文帝心中愈发的怜惜她了。

    消息传到坤宁宫的时候,皇后邵南枝冷笑一声:“这样明显的作态,皇上都看不出来,当真是色令智昏!”

    一旁的大宫女暮秋连忙走到门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才小声道:“娘娘,仔细隔墙有耳。”

    邵南枝眉目间流出一丝讥讽:“辛夷妹妹走了,颜如玉那贱人,下一手定是冲着本宫来的。”

    “今儿是容妃娘娘的头七,她若是在天有灵,回来将淑妃带走倒好了。”暮秋压低了声音说道。

    一说起这个,邵南枝神色隐隐有些哀伤。

    她轻叹了口气:“不知交代阿丑的事情,他办得怎么样了。”

    正说着,一个小太监打起帘子便进来了,他先是行了个礼,而后小声道:“娘娘,都办妥了。”

    邵南枝微微颔首,今日是辛夷的头七,她想祭拜她。

    纵然到此时,暮秋还有有些犹豫:“娘娘,奴婢还是觉得太冒险了些,要不然……”

    “不可!”邵南枝揉了揉胀痛的眉心,厉声打断了她的话,“从前辛夷妹妹在的时候,本宫受了她许多恩惠,你要知道,当时就算她要这皇后之位,皇上也是会应下的,可她却没有这样做,于情于理,本宫都理当送她一程。”

    是夜,子时。

    莳七本是和丽贵妃商量接下来该怎么把太后董氏逼回京的,耳边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喊她,断断续续的,“辛夷……妹妹……黄泉路上……冷……我……给你……”

    她一愣,丽贵妃倒是微微一笑:“想来是有人祭拜你呢。”

    莳七抬眸看了眼丽贵妃,又看了眼华清。

    只见华清羡慕道:“容妃姐姐真好,死了也有人记挂着,哪像我,死了三十几年了,一张纸钱都没收到过。”

    莳七低了低眸,心中疑惑:“我去看看。”

    循着声音,莳七来到了御花园一个很偏僻的角落。

    只见一个身披薑黄色斗篷的女子跪在那里,她身前是一个炭盆,还有一方小小的案几,案几上摆着祭奠她的饭菜和香烛。

    女子手执黄表纸钱,一张张的放入烧着火的炭盆中。

    不远处,一南一北站着一个宫女和一个太监,莳七认得他们,他们是皇后身边的暮秋和阿丑。

    是邵南枝在祭拜她?

    莳七靠近了些,便听见邵南枝低声道:“辛夷妹妹,你只管安心投胎,颜如玉那贱人,我一定把她给你送下去,为你报仇!”

    邵南枝手中的纸钱几乎快烧完的时候,暮秋便急急忙忙小跑过来。

    “娘娘,有人过来了。”

    阿丑连忙过来收掉地上的炭盆香烛和祭品,邵南枝看着尚未烧完的纸钱和摆上没多久就撤掉的祭品,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

    邵南枝三人急急忙忙的离开后,地上还是掉落了几张黄表纸钱和一个香囊。

    来人是个小太监,他提着羊角宫灯,蹲下身捡起地上邵南枝匆忙离开时掉落的香囊,小太监闻了闻香囊,又仔细的辨认着香囊上头的花纹,不由得喜上眉梢。

    莳七飘在空中,静静地跟在他身后,她倒要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小太监左拐右拐,在一座假山后头,找到了一个身披斗篷的女子。

    女子见到他,立刻低声问道:“怎么样?”

    小太监摇了摇头:“没看到人,倒是捡了个香囊。”言罢,他便将手中的香囊递给了女子。

    女子接过一看,笑了笑道:“倒叫她溜得快,不过有这个也足够了。”

    小太监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那半夏姑姑,娘娘说的……”

    “放心,自然少不了你的。”女子轻笑一声。

    小太监一想到以后的前程,美滋滋的赔笑。

    两人分别之后,莳七便紧跟着半夏,半夏是昭阳宫的人。

    她现在进不了昭阳宫,不过半夏自己出来,被她找上吓死,就不关她的事了!

    想到这里,莳七唇角勾起一丝轻笑。

    当鬼吓人,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半夏。”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半夏一愣,立刻回眸。

    这一回眸,险些把半夏吓个半死。

    只见她身后不远处,正站着一位锦绣华服的女子,那熟悉的眉眼,赫然就是死去不久的容妃!

    半夏死死的咬着下唇,一动也不敢动。

    撑不住眼睛干涩,她忍不住眨了一下,眼面前的华服女子却不见了。

    半夏浑身僵硬了半晌才恢复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再也没见到容妃了。

    她长长舒了口气,只当自己是臆想。

    半夏转过身,一个身着血衣,披头散发的女鬼猛地出现在她面前。

    “啊——”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眼面前的厉鬼,下身还在淅淅沥沥的滴着血,脸色惨白如纸,可那嘴唇却是红得诡异。

    半夏吓得哭了起来,蜷缩着抱着膝盖往后退。

    “容妃娘娘!不是我害你的,你不要找我啊!”

    莳七低着头,阴测测的盯着她:“蛇鼠一窝罢了。”

    半夏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一面哭一面给她磕头:“是淑妃害得你,你去找她,求娘娘放过奴婢吧。”

    莳七惨白的脸上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先带你走,再带颜如玉,凡是害过本宫的人,一个也跑不掉!”

    半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听莳七的话,登时一口气没提上来,昏死了过去。

    莳七正玩得起兴呢,没料想她这么不禁吓,失望的撇了撇嘴。

    她上前准备拿过半夏手中的香囊,却闻见一股骚臭味,莳七捂着鼻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居然吓尿了。

    她抢过半夏手中的香囊,又去找方才那个小太监,如法炮制,成功吓昏了小太监。

    翌日,阖宫便流传昨夜容妃回来了,御花园一个扫地的小太监和昭阳宫的半夏姑姑都因撞见容妃,吓得疯疯傻傻的。

    半夏逢人便拉着人家,状若神秘:“容妃回来报仇了。”

    紧接着惊恐的哭喊着:“跟我没关系啊!不要找我!”

    颜如玉听韶光说着外头的传言,气得将桌上的杯盏尽数扫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