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阴曹(九)
    近来庆国公霉运不断,先是从骑马摔断了腿,接着便是染上了风寒,风寒好了没几日,睡了二十来年的拔步床竟是轰然塌了,本来就断了双腿,躺在床上休养的庆国公,再次被倒塌的拔步床砸断了胳膊。

    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多月,寻道士和尚驱了邪,庆国公府上的几房儿媳纷纷前往寺庙祈福。

    庆国公身上的霉运才渐渐消散。

    说起来,庆国公是文帝的亲舅舅,文帝自小也是跟庆国公亲一些。

    只是无意中撞破了亲舅舅和自己母亲之间的苟且之事,文帝对庆国公的态度一向矛盾的很。

    若说皇后邵南枝最得文帝圣心的是哪点,那便是她向来很乖顺懂事。

    文帝连着两月的初一十五都没有去坤宁宫,自己都有些愧疚,故而特意挑了个日子去了坤宁宫。

    邵南枝一见他,面上带着端庄的微笑,上前行礼。

    文帝笑着将她扶起,两人真像个恩爱夫妻一般,用了晚膳后,便梳洗准备歇下了。

    文帝身穿亵衣,坐在床上,手中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

    邵南枝则坐在妆奁前,将发间繁重的首饰一一卸下,文帝抬头之际,正巧瞥见邵南枝那一头乌黑浓密的青丝,铜镜上隐隐阴着她稍显模糊的面容。

    文帝放下书卷,缓缓走到邵南枝身后,目光缱绻的望着她的一头秀发。

    手掌温柔的轻抚着她的青丝,“皇后的三千青丝,阖宫当是无人可比。”

    邵南枝微微一笑道:“三千青丝变华发,皆是烦忧所扰。”

    “皇后这是怨朕来的少了?”

    “臣妾不敢,能得皇上垂青,臣妾心中已是感念万分。”邵南枝低眸浅笑。

    文帝轻轻叹息一声,皇后的付出他自然看在眼里,只是他能许她皇后之位,便再不能许她他的宠爱。

    邵南枝低着头,眸中一闪而过一丝讥讽。

    她缓缓站起身,淡声道:“夜已深了,皇上明早还要上朝呢。”

    邵南枝越是这样,文帝心中对她的愧疚便越深。

    宫灯已熄,两人并排躺在床上。

    文帝的手便搭在了邵南枝的腰上,缓缓向下。

    不过多时,浅吟低喘,一室旖旎。

    在文帝的一声低吼中,屋内陷入了平静。

    黑暗中,邵南枝唇角扬起一丝嘲讽,她的乖顺,换来他难得的临幸,她就连那楼里的伎子都不如。

    文帝的大掌轻轻在邵南枝曼妙的身体上游走,他靠在她耳边轻声道:“舒服吗?”

    “皇上……”邵南枝娇嗔一声,可脸上却是面无表情。

    文帝低低笑了两声,他的这个皇后,相貌平平,可这身子却是与她相貌不匹配的曼妙,就连她的声音,在熄了灯后,都是勾人的紧。

    翌日一早,邵南枝在文帝起身时便起来了,此时外头的天还未亮。

    她一面低头帮他理着衣袍,一面道:“臣妾听闻庆国公近来不太好。”

    文帝漫不经心的答应一声。

    邵南枝抿了抿唇,心跳有些快:“到底还是身边没个知冷暖的人,光凭院里那些侍妾,哪能照料的好。”

    文帝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唔。”

    邵南枝见文帝没反应,心跳的更快了,她转到了文帝的身后,服侍他穿衣,低头道:“母后远在魏元山,若是知道庆国公近来不好,又得劳心了,到时候偏头痛又要犯了。”

    文帝骤然转眸看她。

    邵南枝却是睁着一双杏眸,眼神有些迷茫:“皇上怎么了?可是臣妾弄得稍紧了?”说着,她伸手便要去弄文帝腰间的腰带。

    文帝一手拦住了她的动作,薄唇微抿,半晌才笑了笑:“甚好,不必弄了。”

    皇后说的应当是母后对亲兄长之间的担忧劳心,只是他多心了。

    不过皇后这番言论虽是糊涂了点,可确实是提醒了他,庆国公身边,确实缺个知冷暖的发妻。

    文帝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扳指,暗暗思忖,母后现在远在魏元山,若是庆国公身边有了娇妻,自然就不会再想和母后苟且了。

    文帝的动作很快,当日便让人找了适合婚嫁的世家贵女。

    武英侯旁支有个姑娘,因父母去世,连着守孝六年,耽搁了说亲的年纪,等到孝期过了已是二十岁的老姑娘了。

    二十岁,便很难有人上门说亲了,加之父母去世,家道中落,高不成低不就,更是难嫁出去。

    一来二去,现年已是二十有四了。

    翌日早朝,文帝便下旨,将这姑娘赐婚给了庆国公。

    圣旨一下,满朝哗然,没有人猜得透文帝究竟在想什么。

    消息传到莳七耳中时,她也是微微一愣,她本来是想逼董太后回京,可却没想到文帝动作这样快,这样不是平白害了一个姑娘吗?

    莳七心底有些愧疚,丽贵妃却是嗤笑一声:“倒也未必,在你看来是进了火坑,在她看来却不一定。”

    无论如何,莳七还是让一个小鬼带路,去了那个被赐婚的姑娘家。

    她飘在窗前,静静的看着屋内的状况。

    屋中那个还梳着少女发髻的女子正怔怔的看着桌上的圣旨,一旁的奶娘早已泣不成声,一个劲儿的说道:“姑娘可算是熬出头了。”

    莳七的心中有几分复杂,二十四岁和五十八岁,其中隔了整整三十四年。

    庆国公的年纪都可以做这姑娘的祖父了,可一道圣旨,却将她赐婚给了庆国公。

    良久,她才听到女子轻笑一声,眼底的悲凉却是难以遮掩:“既然嬷嬷也觉得我是熬出头了,那便是熬出头了吧。”

    莳七抿了抿唇,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虽然圣旨是文帝下的,可主意是她出的。

    莳七心里失落的无以复加,她盘算了一切,却漏掉了其中一环,就拉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进来。

    她飘在空中,有些恍惚,不知不觉,当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到了卫朝的房中。

    卫朝正坐在烛火前看着书卷。

    莳七静静的看着他,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个被赐婚给庆国公的姑娘,她欠了她。

    “现在知道后悔了?”

    屋中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男声,莳七一怔,目光怔忪看向卫朝,是他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