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阴曹(十一)
    莳七撒谎了,她并非只是远远的见过卫朝一面,她甚至还和卫朝说了话。

    更让她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卫朝那日开口的第一句话,分明是问她后悔了么?

    他像是洞悉她筹谋的一切,却并未插手。

    卫朝这个人不简单,是她和丽贵妃一致的印象。

    丽贵妃甚至告诫她不要和卫朝走的太近,可是即便如此,这也不是她能左右的,卫朝在这个位面毕竟是被神魂选中的人。

    说起来,来了这个位面成为厉鬼也有几个月了,她试探了每一面铜镜,却都没有妩姬的痕迹。

    妩姬在上个位面就没有出现,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对珍珠耳环和珍珠项链。

    莳七坐在左相府的高墙上,将附近的几条街道尽收眼底。

    夜色已渐渐深了,空荡荡的长街上空无一人,却飘荡着几只孤魂野鬼。

    卫朝不在府中,莳七连着几日都会前往左相府,可是每每到了夜幕降临之时,卫朝便不见了踪影。

    卫朝高深莫测,并非莳七所能洞悉行踪。

    她只能在左相府等着他回来。

    长街上由远及近的响起打更声,莳七再才恍然,已经寅时了。

    打更人渐渐走远,莳七便听到一个声音在喊她:“这位姐姐,你怎敢坐在卫大人的墙头上?”

    莳七循声望去,只见一只模样十来岁的小鬼正远远的看着她。

    小鬼道行也就十来年。

    “怎么,他的墙头有什么不能坐?”莳七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小鬼啧啧叹了两声:“卫大人的府邸是有禁制的,前些日子有个死了七十几年的阿公想进去,结果只踏进一尺内,差点就灰飞烟灭了。”

    莳七一愣,是这样么?

    为什么她没有感觉,她的道行也就五十来年,每次出入左相府都是来去自由的。

    小鬼神色有些羡慕:“听他们说,卫大人是个鬼仙呢,你能搭上他,也算是福分了。”

    “鬼仙?”莳七喃喃重复道。

    “我瞧着姐姐你相貌标致,指不准卫大人就是看上了你,想收用了你也未可知。”小鬼越想越离谱,唾沫横飞,“姐姐,我做你弟弟吧,这样我也可以搭上卫大人了。”

    莳七心中有些羞赧,蹙了蹙眉,这孩子怎么满嘴胡言乱语,什么收用!

    “你要搭上卫朝做什么?”她反问了一句。

    小鬼霎时间就被问住了,他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卫大人很厉害。”

    “我瞧着你身上没有一丝怨气,为何逗留阳间不去投胎?”

    莳七瞧着小鬼,轻声问道。

    小鬼身上确实没有一丝的怨气,说明他并非有什么血海深仇未报,难道年纪小,还贪恋着阳间?

    “我不能去投胎。”小鬼连忙摇头,他肉嘟嘟的小脸随着他摇头的动作一颤一颤的。

    “为何?”

    “我要是也走了,奶奶会寂寞的。”

    莳七听着他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前因后果,总算明白了他为何不肯去投胎的原因。

    小鬼叫糖糖,家住京郊,家里只剩下一个失明的奶奶,父亲在他出生前便得病死了,母亲因此动了胎气,将刚满七个月的糖糖生下后也死了。

    糖糖是他奶奶一手带大的,因为身子弱,常年缠绵于病榻,其实他死前已经十二岁了,只是因为常年生病,整个人瘦瘦小小的,像个八、九岁的孩子。

    他一直舍不得他奶奶,所以留在阳间不肯去投胎。

    他奶奶已经糊涂了,难得有清醒的时候,所以到目前为止,奶奶糊涂的时候,都以为糖糖没有死。

    所以,正是这股执念让糖糖留了下来。

    莳七听完他的话,忍不住轻叹了口气。

    就在此时,糖糖突然如惊弓之鸟一般:“姐姐,我姐夫回来了,我得先回去了。”言罢,还未待莳七反应过来,糖糖已然不见了。

    不止是糖糖,整个长街上,之前游荡的孤魂野鬼都不见了。

    莳七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姐夫?糖糖不是独子么,哪儿来的姐夫?

    她心中正纳闷,却在抬眸之际,看见了不远处的卫朝。

    她从高墙上飘下来,一路跟着卫朝。

    她虽然这些日子总来左相府,可和卫朝却并未说过几句话,卫朝这个人惜字如金,浑身上下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可他在朝堂上进谏时,分明不是这样的。

    虽然莳七没见过,可倒也听过那些大臣们议论过,说卫朝口吐莲花,将右相颜淮礼说得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包括他向文帝进谏时,也是口若悬河。

    莳七想到这里,忍不住一阵憋闷,她竟然输给了一个男人,卫朝对她惜字如金,却对文帝滔滔不绝。

    虽然她纠结的点略有些奇怪,可她确实是不高兴了。

    亦步亦趋跟着卫朝进了书房,莳七忍不住道:“听说你是鬼仙?”

    卫朝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书案前坐下。

    莳七抿了抿唇,永远都是这样,她无论讲什么,他连个反应都没有。

    莳七一阵气闷,侧身坐在他的书案上,颇有点蹬鼻子上脸的感觉,她的臀部将卫朝的书卷都坐在了下面,他也不恼,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依旧是自顾自的看书。

    莳七抿了抿唇,她就不信了!

    他难道是块石头不成?

    想到这里,莳七抬手将衣襟拉开了一点,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她一手抢过卫朝手中的书卷扔在桌上。

    卫朝神色淡漠的看着她。

    莳七见他终于有了点反应,于是再接再厉。

    她拉过卫朝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坐进了他的怀中,双臂微抬,环住他的脖子,宽大的衣袖顺着她如凝脂般的手臂滑落至手肘处。

    卫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俊朗的眉宇间盛满了淡然。

    莳七懒懒的往他身上蹭了蹭,像只猫似的。

    “听闻左相大人迟迟未曾娶妻,身边连个通房也没有,嗯?”她气若幽兰的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

    最后的一声疑问,她拉长了声音,媚态十足。

    她就不信了,他就算是石头,现在这样的情况,也该给个反应吧。

    果然,卫朝的薄唇张了张,在莳七期盼的目光中,他音色淡漠的缓缓道:“其实,我能看见你惨死的模样。”

    莳七浑身一僵,半晌也没有动作。

    良久,她才默不作声的脱离他的怀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左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