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阴曹(十三)
    若说近来宫里有什么喜事,那便是淑妃有孕了。

    文帝高兴的走路生风,就连面对卫朝的进谏,都没有往昔的不耐烦,反倒是和颜悦色的。

    皇后邵南枝大抵猜出了魏辛夷在下很大的一盘棋,她虽然不明白为何她会让自己在文帝面前暗示庆国公没有发妻,可她心里直觉相信着她。

    直到她听闻在魏元山待了几年的董太后启程回京的消息时,她的心中陡然生出一丝荒唐的念头。

    怎么早不回来晚不会来,偏偏在文帝给庆国公赐婚之后便回来了。

    邵南枝坐在妆镜前,默默地沉思着。

    她不由又一次想起了昨夜辛夷妹妹特意过来说的话。

    昨天白日,昭阳宫那里才传出了淑妃有孕的消息。

    昨天夜里,辛夷妹妹就来找她了。

    “邵姐姐寻个日子,去文帝面前替辛夷说几句话吧。”莳七飘在空中,徐徐开口。

    邵南枝有些不解的望着她。

    莳七微微一笑:“淑妃的孩子,保不住的。”

    颜如玉自然不知道她这个孩子保不住,只是现在宫中,对颜如玉而言,最大的威胁便是皇后邵南枝。

    她还是怕颜如玉会因此陷害邵南枝。

    邵南枝一惊:“妹妹莫不是要对她的腹中子出手?”

    可是这样平白牵扯到一条无辜的生灵,不是犯了业障吗?

    莳七轻笑一声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并非我要对她的腹中子下手,而是她自己。”

    鬼神之事,还是不便和她多说,只恐邵南枝知道的多了,反而对她不好。

    邵南枝知道,魏辛夷决计不会害她,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安心做她的皇后吗?不,颜如玉不是魏辛夷,颜如玉除掉魏辛夷之后,接下来谋算的便是她这个皇后之位。

    论恩宠,她比不过颜如玉。

    论家世,她更是远落下风。

    颜如玉常年霸宠,兄长更是位极人臣,乃当朝的右相,可她呢?

    她什么也没有。

    又到了初一,按例,文帝该来坤宁宫的。

    自打昭阳宫传出淑妃有孕这一喜讯,连着半个月,文帝都是歇在昭阳宫的。

    邵南枝不确定文帝会不会过来,毕竟淑妃现在母凭子贵。

    果真和邵南枝猜的一样,文帝半路上便被昭阳宫的人截住了,说是淑妃胃口不好,不肯用膳。

    阿丑带回来消息,邵南枝身边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忿。

    若是平时,邵南枝也就算了。

    但她深知魏辛夷让她此行的目的,邵南枝沉沉吐了口气,对阿丑吩咐道:“去昭阳宫,就说初一十五是老祖宗的规矩,母后已在回京的路上,还望皇上万不要坏了规矩。”

    她明白,这句话一出,文帝一定会过来,可是也必是怒气冲冲的过来。

    果然如此,文帝来的时候,脸色铁青。

    规矩?母后这个连自己亲兄长都能苟且的人,有什么资格教他规矩。

    然而,董太后向来强势,文帝生性惧怕董太后,他的人生一向是被董太后操控的,也许他在旁人面前还能端着帝王的架子,可是他一到董太后面前,儿时对董太后的畏惧便袭上心头。

    他本以为董太后这么些年不在京中,他对董太后的畏惧能少一些,可是他一听到皇后身边的这个太监说太后就要回京了。

    他的心还是陡然的颤了一下。

    邵南枝迎上前行礼,文帝坐下后,重重的拍在桌上。

    “皇上息怒,臣妾也是想母后就要回京了,若是母后知道了,一定会嗤怪淑妃妹妹的。”邵南枝泫然欲泣的低下头。

    文帝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

    母后一向不喜欢玉儿,能让母后看得上眼的人少有,皇后算一个。

    “你起来吧。”

    文帝眼神复杂的看着邵南枝,半晌才道。

    邵南枝有些委屈的站起身。

    文帝见状,心中怜香惜玉的种子又一次萌生,他对她伸出手,邵南枝明显愣了愣,片刻才将手放在他的手心。

    文帝心中暗忖,皇后确实不如淑妃有风情,倘若是他对淑妃伸出手,淑妃一定是笑语盈盈的将手搭在他的掌心,然后顺势就坐在了他的怀中了。

    知心的玉儿,谁人也比不上。

    一想到这里,文帝的心思便飘到了昭阳宫了。

    邵南枝抿了抿唇道:“恭喜皇上。”

    “何喜之有?”文帝心中想着淑妃的软玉温香,回答邵南枝多多少少有些敷衍。

    “淑妃妹妹身怀有孕,难道不是大喜?”

    文帝一想到这个,心情好了许多,含笑道:“确实是大喜。”

    玉儿有了身孕,母后应当不会太过于挑剔了。

    “臣妾,想向陛下求个恩典。”

    “但说无妨。”文帝心情舒畅,显得很好说话。

    邵南枝抿了抿唇道:“容妃妹妹死的凄惨,连尸骨都无人收殓,臣妾想……”

    “住口!”文帝厉声呵斥道。

    “容妃已经死了快一年了,看在往昔的情份上,皇上开恩吧。”邵南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文帝的目光如鹰隼一般死死的盯着她:“皇后,她早已不是容妃!朕和她也没什么情分可言。”

    邵南枝咬了咬牙,语速极快:“当初淑妃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辛夷害的!更何况现在淑妃又有了身孕,就当是为淑妃肚子里的孩子积福……”

    “放肆!”文帝气得浑身发抖,一脚踹在了邵南枝的身上。

    邵南枝被他踹的趴在地上,发髻凌乱,极其狼狈。

    文帝气得大步往外走。

    却听到邵南枝在他身后道:“皇上要去哪儿,初一十五的规矩皇上难道忘了吗?母后很快就要抵京了……”

    邵南枝倒像不怕死一般一步步挑起文帝暴怒的底线。

    他刚要踏出门,复又折了回来,扬手狠狠打了邵南枝一巴掌:“朕看你这皇后当得不耐烦了,朕就成全你!”

    邵南枝平静的看着文帝离去的背影,面无表情的抹去唇角的猩红。

    暮秋和阿丑在外头早就听到了动静,文帝一走,他们便跑了进来,急切道:“娘娘怎么了?”

    邵南枝淡淡的摆了摆手,让他们下去了。

    不出片刻,房中陡然刮过一阵阴风。

    莳七轻叹了口气:“委屈你了。”

    只是这也是不得已,唯有在文帝的关注下,颜如玉才动不了手脚。

    当晚,皇后就病了,病势汹汹,文帝怜惜她,遂让她安生养病,暂由文贵妃管辖六宫事宜。

    说都是这么说,只是那晚文帝在坤宁宫的盛怒,早已传遍了后宫,更何况,坤宁宫之外严加看守的侍卫早已暴露了皇后并非单纯的抱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