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阴曹(十四)
    昭阳宫内。

    颜如玉起身送文帝去上朝后,韶光便赶忙扶着她在软榻上坐下:“娘娘仔细着些,当心小皇子。”

    颜如玉眉目间满是掩不住的得意,她轻轻抚摸着尚未显怀的肚子,笑道:“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竟也值得她这样冲撞皇上。”

    “凭她是谁,平日里战战兢兢才能坐好皇后的位子,论恩宠,论家世,她哪点比得过娘娘,这后位早该易主了。”

    韶光蹲在颜如玉的脚边,轻轻帮她捶腿。

    颜如玉缓缓往软榻上一趟,身心舒畅:“统领六宫之权都被夺了,她这皇后的位子,想来也坐不了多久了。”

    韶光笑道:“若不是皇上怜惜娘娘有了身孕,那文贵妃又算个什么东西。”

    颜如玉轻叹了口气,素手轻轻抚摸着小腹,喃喃道:“这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

    韶光眉心一怔,立刻急道:“娘娘,可使不得啊,一次已是伤了身子,若是再来一次,怕是以后都再难有孕了。”

    颜如玉目光瞥了眼韶光,幽幽的叹了口气:“本宫明白。”

    韶光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她连忙安慰道:“娘娘也莫急,左不过皇后现在已然颓势,连大权都没了,娘娘就安心养胎,只等诞下个小皇子,皇上定会晋娘娘的位份,就是后位易主也未可知,到时候娘娘才算是苦尽甘来了。”

    颜如玉目光深沉,没有说话。

    太后一向不喜欢她,后位易主,谈何容易啊!

    一想到这里,颜如玉只觉得脑仁涨得生疼,在魏元山待了几年的太后,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

    莳七近来一个月都没有去左相府。

    她腹中的鬼子已经有意识了,不过沉睡的时候居多,偶尔她也能和鬼子在心中交流。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没有去找卫朝,卫朝倒是找了她。

    她是在御花园游荡的时候,撞见的卫朝。

    她看见卫朝的一刹那,浑身一僵,掉头就要走。

    卫朝神色淡漠,却是一抬手,便将她收入袖中。

    等到莳七再次被放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左相府了,莳七有些气闷,却不敢看他:“做什么?”

    卫朝坐在椅上,神色冷然,薄唇抿了抿道:“你在养育鬼子。”

    不是疑问,是肯定。

    莳七知道瞒不了他,遂点了点头:“是又如何?”

    “急功近利,容易反噬。”卫朝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莳七一愣,反噬?素清女君似乎从未提过会有反噬这个情况。

    卫朝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的眼底似乎蕴出一丝轻嘲:“助你养育鬼子的女鬼,道行才九百年,她又如何会知道?”

    他顿了顿又道:“三月育成鬼子,太过于急切了些,我断定,还未等你养成鬼子,它便反噬了你。”

    “那当如何?”莳七皱了皱眉问道。

    卫朝抬眸看着她,眸光淡然:“我可以帮你。”

    “你为何要帮我?”

    若说起先,莳七知道自己可以随意进出左相府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自恋了一把,觉得卫朝莫不是真的如糖糖所说,看上了她。

    可是那晚,卫朝说他能看到她惨死的模样后。

    她就彻底熄了这样的心思。

    单凭她惨死的那幅鬼样子,她还不至于盲目自恋到认为卫朝会对这样的她感兴趣。

    “我帮你,自然有我的理由,你只需要接受或是拒绝。”卫朝双手十指交叉,缓缓道。

    “如果接受了,我需要付出什么?你帮我总不会什么都不图吧?”莳七唇角勾起一抹轻嘲。

    卫朝目光凝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良久,他才道:“你身上那五十年的道行,我看不透。”

    莳七心一惊,他这是何意?她身上的五十年道行是陆辛给的,按理说应当不属于这个位面,可卫朝却看出了这五十年道行的不对劲之处,那他的道行究竟多深?竟然能察觉陆辛给的这五十年道行。

    “我助你养育鬼子,你告诉我这五十年道行怎么来的。”卫朝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莳七被他的目光看的一阵不自在,生怕他看出了什么。

    遂低下了双眸,心中飞快的思索着,她不能直接拒绝,否则就等于承认了她这五十年道行来历不简单,到时候卫朝若是起了抢夺之心,她根本招架不住。

    可是她更不可能告诉卫朝,这五十年道行是陆辛给的。

    卫朝见她低着头久久不语,眼底不由溢出一丝笑意。

    终于,莳七打定主意,装疯卖傻,不管他怎么说,她就是不承认这五十年道行有什么不同。

    想到这里,莳七抬起头,正对上卫朝凝着她的双眸。

    “我不知道,我只是吞了几只鬼,然后就有了五十年道行。”莳七大言不惭的说道。

    卫朝唇角凝起一丝轻笑,他知道她在装傻。

    “那就换一个吧。”他淡淡开口道。

    莳七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遂疑惑的看着他,“嗯?什么?”

    “我助你养育鬼子,你签了它。”卫朝从书案上拿起一张纸递给莳七。

    莳七有些疑惑的接过纸,可是当她看明白纸上的内容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若是签了这张纸,她就成了卫朝的鬼仆,白日的时候,她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但是晚上必须回左相府侍奉他,而且她以后做任何事,都要向他请示,唯有他首肯,她才能去做。

    当然,鬼仆的职责不仅限于此,以后视情况酌情添加。

    莳七觉得自己疯了才会签这么不平等的条约,她现在好歹还是只自由的鬼,可是签了他的这个东西,她连自由都没了!

    做一只没有自由的鬼,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

    “我拒绝。”莳七将纸上放在桌上。

    卫朝也不恼,淡淡道:“你会同意的。”

    果然如卫朝说的一样,半个月之后,莳七便开始觉得腹中的鬼子隐隐有些不安分,素清女君压制了一番,可也只是管用一两天而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养育鬼子的第二个月时,莳七已经痛得不行了。

    她只好去了左相府。

    卫朝正坐在书案前看书,看见她的到来,他没有一点惊讶,而是拿出那张纸递给莳七,淡淡道:“按下你的手印。”

    莳七心一横,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算了,没自由就没自由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哪天她在卫朝面前晃荡久了,卫朝就喜欢上她这副鬼样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