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四十章 阴曹(十五)
    自从莳七签下了卫朝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后,她就开始了做牛做马的鬼仆生涯。

    签了契约之后,她的手腕处就多了一株血红色的花朵,卫朝可以通过这个,强行将她带回左相府。

    她将自己筹谋的一切尽数告诉了卫朝,卫朝并没有表示任何惊讶,莳七也不在意,毕竟她早就猜到了卫朝应当知道这些事。

    就在她育成鬼子的那一天,董太后也正好快要抵达京城了,想来也就是后天的事了。

    丽贵妃等了这么些年,终于等到了董太后回京,自然激动不已。

    可是莳七却不太看好这件事,董太后在魏元山待了这么多年,这次虽然回来了,难保她不是有什么自保的法器。

    如果忽略鬼子是只鬼的话,其实他的模样还是挺可爱的。

    除了惨白兮兮的肤色,黝黑深邃的瞳孔,他围在莳七身边,用毛绒绒的小脑袋蹭着她的掌心时,莳七的心里还是一暖。

    “你叫阿宁好了。”

    阿宁依恋的朝莳七怀里钻,毛绒绒的小脑袋像小狗似的乱拱,莳七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想法,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去玩吧,小心点就是了。”

    在她孕育鬼子这三个月里,她的道行已经逐渐变深。

    直到阿宁诞生,她现在的道行已经加了三百年,阿宁同她一样,都是加了三百年,所以阿宁现在的道行是三百年,而她则是三百五十一年。

    阿宁空有意识,行迹还是个鬼婴。

    他循着熟悉的感觉找到了文帝。

    文帝正在昭阳宫和颜如玉用膳,忽然一阵冷风吹过,颜如玉忍不住皱了皱眉,文帝立刻斥责宫人:“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将帘子放下,倘若冻着玉儿,朕唯你们是问!”

    之前那个在莳七头七的时候,给莳七烧过纸钱的小宫女惜容哆嗦了一下,连忙去门边将帘子放下。

    韶光却是蹙了蹙眉,方才似是有一阵冷风,可却不是从门口吹进来的。

    “怎么有些冷了。”颜如玉放下筷子,紧了紧身上的衣裳。

    文帝见状,吩咐宫人去取条薄毯过来。

    惜容低着头立在一旁,指尖隐隐有些发颤。

    韶光瞥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惜容真是欲哭无泪,她怎么敢说,她看见一个脸色惨白如纸,瞳孔黝黑深邃的鬼娃娃正趴在淑妃娘娘的肚子上,十分好奇的样子。

    颜如玉的肚子已经有些显怀了,微微凸起。

    韶光取了条薄毯盖在颜如玉的腿上,然后走到一旁垂手站定。

    阿宁本是来找文帝的,可是来了之后,他就被颜如玉的肚子吸引了。

    她的肚子里明显还有另一个东西,一个和他一样的东西。

    阿宁趴在她的肚子上,试图和她肚子里的东西交流。

    惜容飞快抬眸看了一眼,就看见那只鬼婴还没有走,还趴在淑妃的肚子上,笑嘻嘻的,像是在和她的肚子交流。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虽然她从小就能见到这些东西,可还是会忍不住害怕。

    阿宁知道肚子里的宝宝要睡了,只好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颜如玉的肚子。

    就在他离开的一刹那,颜如玉觉得没那么冷了。

    阿宁又在文帝身边绕了几圈,黑黝黝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惜容心底暗自惊异,她早就发现,不管是厉鬼还是小鬼,都会惧怕靠近皇上,似乎因为皇上是真龙天子,身上有龙气护体。

    可是这只鬼婴,竟然半点也不怕。

    阿宁在文帝眼前晃了晃,脸上气鼓鼓的,他低下头狠狠地咬着文帝的肩膀,却被一阵金光弹开。

    他被金光击倒在地,方才咬到文帝肩膀的嘴唇顿时燃起金色的火焰,阿宁虽然是魂体,却依然被烧得渐渐焦黑,那股金色的火焰还渐渐愈来愈烈,阿宁又惊又怕,忍不住嚎啕大哭,两行血泪横在脸上,怪瘆人的。

    惜容愣愣的盯着地上的鬼婴,心中一阵怜悯,却又不知道如何帮他。

    远在左相府的莳七心口骤然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的刺痛。

    她骤然反应了过来,阿宁出事了!

    莳七猛地拔下发髻间的金簪,在手腕处那朵血红色的花朵上狠狠一划,金簪立刻划出了一道口子。

    “卫大人,救命!”

    不出片刻,一缕薄雾遮蔽了整个房间,薄雾中走出一个身影。

    卫朝的眼底似有一丝担忧,当他看到莳七的那一刹那,忍不住舒了一口气。

    他单手负于身后淡淡问道:“何事?”

    “阿宁出事了。”莳七随意挽起散乱的发髻,将金簪斜斜的插了进去。

    卫朝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只见那道被金簪划开的伤口,正隐隐流窜着一股黑气。

    他眸光一沉,指尖轻点在她的手腕上,一股灵力缓缓从他的指尖流出,顺着伤口窜进莳七的体内,不出片刻,那道伤口便愈合了。

    “下回不许这样了。”他的眸底仿佛渡了层薄霜,深深地看了莳七一眼。

    莳七一怔,默默地点了点头。

    “阿宁他……”

    “我去找他,你在此等我便是。”卫朝根本不给莳七拒绝的机会,话音刚落,便已经消失在屋中。

    昭阳宫内。

    惜容眼神复杂的看着地上的鬼婴,金色的火焰已经烧到了他的脖子,鬼婴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她的心忍不住揪成一团。

    她瞥了眼一旁准备替淑妃拧手巾擦脸的韶光,心一横,上前谄媚道:“韶光姐姐,我去帮您把水倒了吧。”

    韶光斜了她一眼,算是默许了。

    惜容端着水盆就要往外走,一个踉跄,韶光吓了一跳,正要拉住她,惜容已经摔倒在地,满盆的水皆泼在了地上。

    韶光气得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耳朵,低声骂道:“没用的东西!”

    里屋的颜如玉听到了动静,蹙着柳眉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韶光连忙道:“娘娘息怒,是奴婢没注意踢到了凳子,奴婢这就来。”

    惜容感激的看了韶光一眼,可是她心里却很难过,那盆水全部泼在了鬼婴的身上,可金火却没有熄灭,鬼娃娃还是撕心裂肺的大哭。

    韶光瞪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还不快收拾了。”

    惜容看着鬼娃娃,心底一阵难过。

    就在此时,屋中凭空出现一个男子,只见他对着鬼婴释放了一道白色的灵光,金火竟然渐渐熄灭了。

    他上前抱起啜泣不止的鬼婴,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消失在了殿内。

    惜容愣愣的盯着男子消失的地方,殿中其他宫人忍不住开口提醒她:“惜容你不快点收拾了,一会儿韶光姑姑出来,定要骂你了。”

    惜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收拾一地的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