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阴曹(十六)
    卫朝不让莳七跟去,莳七只好独自守着左相府,心中惴惴不安的。

    她坐在左相府的高墙上,将附近几个街道尽收眼底。

    “姐姐。”远远的,又听到有个小童的声音在叫她。

    莳七循声望去,只见糖糖正远远地站在那里,笑嘻嘻的道:“姐姐,我可在这里等了你好几天了。”

    莳七心中挂念着阿宁,回答糖糖的态度就有些敷衍:“你等我做什么?”

    “我很快就要去投胎了,以后就见不到姐姐了,所以特来告别。”糖糖学着大人的模样,规规矩矩的作了个揖。

    莳七猛地抬眸看他:“你奶奶她……”

    糖糖是为了他奶奶才不肯去投胎的,可是他说他现在要去投胎了,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奶奶已经去世了。

    糖糖微微颔首道:“前些日子来了个道行一百多年的阿婆,她说奶奶大限将至,差不多就是这两日了。”

    糖糖顿了顿又道:“我会和奶奶一起去投胎的。”

    莳七心中有些惆怅,她想要说一些安慰他的话。

    没想到,糖糖倒是看出了她的心思,笑道:“姐姐莫要安慰我,其实我只是死的早,说起来,我和姐姐的年岁还相仿呢,我奶奶身边已经没有亲人了,早点离开这尘世,未尝不是解脱。”

    莳七微微颔首,难得糖糖能看的这样开。

    糖糖要去投胎了,她即替他感到高兴,可是又有点难过。

    投胎也不过是轮回罢了,不管是畜生道,饿鬼道还是人道,烦恼多如尘埃,还不如他现在这样自由自在。

    糖糖见她久久不语,颇有些赧然支支吾吾道:“姐姐,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你说吧。”

    “姐姐你认识卫大人,卫大人有肉体……”糖糖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他真的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能不能让卫大人找人帮我奶奶送葬,我不想让奶奶都臭了,还没有人发现她已经走了。”

    莳七心中一阵酸楚,微微颔首,轻声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糖糖立刻抬起小脸,笑逐颜开:“多谢姐姐。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呢。”

    “我叫魏辛夷。”

    “魏姐姐,我要回去了,后会有期吧。”糖糖朝莳七摆了摆手,笑着转身。

    “等等。”莳七连忙喊住了他。

    她飘到糖糖身边,解下腰间的玉佩塞到他手心:“送你,也算是相识一场。”

    糖糖笑着点了点头。

    和糖糖分开之后,莳七又坐回了高墙上,坐了一会儿,她才忽然反应过来,卫朝根本不走正门。

    于是她又飘回房中等待。

    等了一会儿,卫朝便带着阿宁回来了。

    莳七急切的迎了上去:“怎么样了?”

    他怀中抱着已经睡着了的阿宁,阿宁睡得不太安稳,他将右手的大拇指唆在嘴里,偶尔还会抽搐两下。

    “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小心翼翼的接过阿宁,掌心对着他眉心就要释放灵力。

    卫朝抬手拦住了她:“他去找了文帝,应该是咬了文帝,所以被真龙之气灼烧,我已经渡送了点灵气给他,你莫要再渡了。”

    莳七心疼的摸了摸阿宁的小脸,叹了口气自责道:“怪我没和他说。”

    卫朝淡淡看了她一眼道:“放床上去吧。”

    鬼混是不需要睡觉的,只是阿宁受了真龙之气烧灼,伤了内里,虽然有卫朝救了他,却还是需要好好修养一番。

    莳七微微颔首,将阿宁放在床上,然后放下了床幔。

    卫朝站在她身后,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莳七有些意外的瞥了他一眼:“惨死的鬼样子有什么好看的?”

    卫朝薄唇勾起一抹浅笑,她还在纠结这个。

    莳七难得看见他脸上有别的表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说起来,卫朝真是貌比潘安,在传出好男风之前,京城中的贵女们,应当都心仪于他吧。

    莳七低眸扫了眼手上的戒指,淡黄色的。

    充其量只能说卫朝看她还算顺眼罢了。

    “听说你好男风?”莳七存心戏弄他,眼底满是狡黠。

    卫朝的脸色阴了阴,忽然抬手拔掉了她鬓边的金簪,莳七在一瞬间恢复了她惨死的鬼样子。

    她陡然抬高了声音,气鼓鼓的道:“不就是说你好男风么,至于这么小肚鸡肠吗?”

    她抬手就要抢回金簪,卫朝将金簪置于掌心,瞬间一道火焰从他掌心燃起,将金簪烧成了灰烬。

    莳七有些无言:“我总不能一直这样吧,女为悦己者容你应该知道吧。”

    她的道行将将三百五十一年,暂时还不会自己使用障眼法。

    卫朝含笑凝着她,大掌轻置于她的头顶,一股灵气汩汩涌入她的体内,莳七感觉到自己正在渐渐变得漂亮。

    直到卫朝收回手,她除了身上的那件血衣和凌乱的长发,其他正常模样别无二致。

    莳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光滑细腻,没有一丝伤口。

    “女为悦己者容,我自然知晓,这样可好?”卫朝的眼底溢出一丝宠溺,唇角的笑意难掩。

    莳七一怔,卫朝这是将她惨死的模样完全替代了,她以后不需要障眼法,也是这般明艳动人了。

    莳七简直想大笑两声,果然卫朝的大腿就是不一样!

    卫朝眸底含笑的凝望着喜形于色的她,薄唇抿了抿,等着她夸自己。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没有等来夸赞。

    莳七斜了他一眼:“那我以后想要吓人怎么办?这样一点震慑力都没有!”

    卫朝以拳抵唇,忍住想笑的冲动,半晌才淡淡道:“你若是不喜欢,我再帮你变回来就是。”

    莳七连忙摆手:“不必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她三百五十年的道行,想要偶尔变成厉鬼可怖的模样,还是不再话下的。

    “那你现在看见我,就是这个样子了是么?”莳七抬眸望着他。

    卫朝微微颔首。

    莳七唇角止不住的上扬,这可真是太好了,只要卫朝看她不是那个鬼样子就好。

    卫朝自然看出了她在想什么,薄唇微微扬了扬,眸底的柔和也化作一滩秋水。

    他瞧着她雀跃的模样,心中一痒,动作先于思考,他长臂一揽,将她圈入怀中,莳七一愣,下意识的没敢动。

    卫朝将她拥在怀中,鼻尖满是她身上幽兰的气息:“你身上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