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阴曹(十七)
    董太后回京了。

    从慈安宫回到昭阳宫,颜如玉的脸色很是难看,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殿内的宫人无不战战兢兢的,生怕触了她的霉头。

    韶光低了低眸,对着殿内的其他宫人道:“都下去吧。”

    惜容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连忙和其他宫人们一同退出了殿,淑妃在文帝面前一向温柔可亲,像是江南烟雨画中走出来美人一般,只是那都是对文帝。

    淑妃的性子,其实最是狠厉。

    像这种明显大怒的时候,他们很可能就受了迁怒。

    “邵南枝那贱人只怕是要翻身了!”颜如玉的眸中闪过一丝阴戾,她猛地一拍桌子,“本宫好歹也是有了皇嗣的,她方才竟是这样不给本宫的脸面!”

    韶光上前扶起她,帮她脱去繁琐的正装。

    董太后回宫,按例,阖宫妃嫔皆要恭迎,除此之外,还要一同去慈安宫受训。

    皇后邵南枝对外还是声称抱恙,文帝也不肯让她出来,故而阖宫嫔妃皆以闻贵妃为首,乌泱泱的跪了慈安宫满屋子。

    董太后端方的坐在文帝的身旁,眉眼低垂,脸上看不见一丝笑意,举手投足之间便是浑然天成的威严之气。

    “都起来吧。”

    “谢太后。”以闻贵妃为首的妃嫔们齐声道。

    文帝给韶光使了个眼色,韶光立刻上前将颜如玉从地上扶起,颜如玉也不拒绝,自打她有了身孕,像这样的大礼根本没有行过,更何况她的肚子已经近五个月了,早已显了怀。

    董太后目光轻扫了过去,被宫女扶起的淑妃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扎眼。

    “淑妃的肚子几个月了?”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颜如玉眼皮一跳,立刻屈膝答道:“回太后,快五个月了。”

    董太后唔了一声,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样心情,可是她久久也不开口让颜如玉起身,颜如玉只好屈膝,韶光见颜如玉额间冒了冷汗,心中有些着急。

    文帝满怀怜惜,又给韶光使了个眼色。

    韶光便要上前扶着颜如玉。

    董太后轻哼了一声,将手中的茶盏重重的放在桌上,咣当一声,震得文帝心中一颤。

    “五个月而已,处处都要宫女扶着,当真是瓷人了!”董太后嘴角下垂,眼光骤然凌厉起来,“哀家怀兴儿的时候,临盆前都在恭慈太后身边伺候。”

    兴儿,正是文帝的名,姓李,单字兴。

    董太后当着众妃嫔的面,直呼文帝的名讳,文帝却不敢有任何异议,当真是自小的惧怕让他早已不敢反抗。

    文帝连忙低声道:“母后辛苦。”

    董太后扫了他一眼,徐徐道:“伺候恭慈太后是哀家的福分,何谈辛苦?”

    “母后所言极是。”文帝忙道。

    董太后淡淡扫了眼闻贵妃,闻贵妃立刻将头埋得更低了,生怕被挑了错处。

    她跟了文帝已有十来年了,生了大皇子,却一直不得太后喜欢,太后曾当着阖宫妃嫔之面,斥责她唯唯诺诺,难登大雅之堂,将大皇子也养的怯懦。

    “怎么不见皇后?哀家听闻她病了?”

    文帝蹙了蹙眉,心中却有些忐忑:“皇后常年操劳六宫事宜,病倒了,儿臣便让她安生养病,等身子调养好了,再统领六宫。”

    董太后眸光淡淡睨了他一眼,文帝只觉得惶恐的厉害。

    董太后到底还是顾念他皇帝的颜面,只是不紧不慢的道:“这么说来,皇后的病也不是什么大病了。”

    文帝嗫嚅着嘴唇,半晌才道:“是。”

    颜如玉额间布满了细密的冷汗,双腿酸疼颤抖不已,她的贝齿死死地咬着下唇,低垂的眉眼中满是恨意。

    文帝看着心疼不已:“母后,淑妃还怀着身孕,此前她被罪妇魏氏害得小产,身子一直不大爽利。”

    董太后深深地看了眼文帝,文帝一阵心虚。

    她又转眸看向颜如玉,敲打道:“皇上宠你,你却不能因此恃宠而骄,还需得规劝皇上雨露均沾,这点从前的容妃就做得很好。”

    文帝不知道董太后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提及容妃。

    他皱了皱眉,颇有些不满的道:“母后,魏氏心思狠辣,残害皇嗣,淑妃的孩子就是被她害了,母后以后莫要再提她了。”

    董太后扫了他一眼,文帝方才的硬气陡然间又荡然无存。

    她虽然提及了容妃,但是她也不太喜欢容妃,容妃不如皇后好拿捏,一颗棋子不需要太过于有主见,更不需要太过于聪明。

    “臣妾谨遵太后教诲。”颜如玉咬了咬唇,又往下低了低身子。

    董太后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让她起了身。

    “哀家也不要你像哀家从前一样,来慈安宫伺候,你只管紧着你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也不必来慈安宫请安了。”董太后深谙恩威并施,先打一棒子,再给个枣吃的道理,她抬眸看了眼桑嬷嬷。

    桑嬷嬷立刻会意,走进里屋取出一支凤钗。

    “哀家瞧着你肤色白皙,这只凤钗配你应当极好。”

    颜如玉立刻谢恩道:“臣妾谢太后赏,臣妾一定牢记太后教诲。”

    之后的时间,董太后就是点了闻贵妃几句,见了几个文帝这两年新收的妃嫔,统共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都散了。

    董太后留了文帝在慈安宫,让她们都退下了。

    颜如玉风头正盛,自然不少人乐意看她笑话。

    今日在慈安宫训话,倒是没训旁人,光训她了,她自然心中恼得慌!

    “娘娘莫恼,奴婢倒是觉得,太后这样未尝不是件好事。”韶光上前安慰道。

    颜如玉斜了她一眼,冷笑一声:“说来听听。”

    “娘娘仔细想想,太后今日虽然问了皇后一句,可却没有过多干涉,按照太后的脾性,大可以娘娘以有孕为名,让娘娘安心养胎,不许皇上再留宿昭阳宫,可是太后却只是让娘娘要提醒皇上雨露均沾。”

    颜如玉挑了挑眉:“继续说。”

    “皇后这么些年了,膝下无半个子嗣,又不被皇上喜爱,母家又是没用的,娘娘仔细想想,太后就算之前再喜欢皇后,可皇后这么些年也没有子嗣,光凭这一点,太后也不会待皇后如从前一般。”

    “唔,你说的有点意思。”颜如玉若有所思,难道太后这次真的打算放弃皇后了?

    太后莫不是想要从闻贵妃和她之间挑出一个好拿捏的封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