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阴曹(十八)
    莳七刚一进门,就听到韶光的话,她忍不住轻笑一声。

    颜如玉的样子明显是信了,当真是一孕傻三年,这样简单的道理都看不透,董太后控制欲极强,所以才能做出将庆国公的发妻尽数害死的举动,就连文帝自小也是被她捏在手心。

    邵南枝因为母家势弱,不得已对董太后言听计从,可是她又不像闻贵妃那样唯唯诺诺,邵南枝乖顺但不怯懦,这才是董太后看上邵南枝的点。

    所以,单冲这一点,董太后就不可能放弃邵南枝。

    她现在多了三百年的道行,昭阳宫里的法器已经不能拿她怎么样了。

    只是她忽然想到一个新的玩法,与其她亲自出马,倒不如让他们自相残杀的好!

    莳七勾了勾唇角,冲着颜如玉的肚子吹了口气。

    颜如玉登时脸色就白了,小腹一阵阵如刀割似的疼痛,她死死抓着衣袖,神色略有些狰狞。

    韶光大惊,连忙上前:“娘娘怎么了?”

    颜如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长长的指甲直将她手腕掐出深深的印痕。

    “太医……叫太医!”

    颜如玉喘着粗气,手捂着小腹,冷汗直冒。

    韶光慌忙跑了出去,一面让人去太医院请太医,一面让人去慈安宫请文帝过来。

    昭阳宫的人乱作一团,莳七笑盈盈的看着他们,她飘到颜如玉身边,轻笑一声:“如何,想来魏辛夷当初失了孩子也是这样锥心的疼吧。”

    只是她暂时还未打算让颜如玉失了孩子,毕竟它还有用处。

    不过让她好好尝尝这撕心裂肺的疼痛还是必要的。

    颜如玉疼得几乎快昏死过去,下唇被她咬得直冒血珠,她强撑着去摸身下,没有温热,还好。

    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虽然他来的不是时候,可是她并不打算用这个孩子去扳倒任何人,这个孩子能为她带来更高的权势,最起码是晋封从一品夫人!

    “啊!”她猛地尖叫一声,怎么疼痛更甚了!像是有一只小手在她的腹中疯狂猛烈的搅动着!

    莳七飘到她身边,柔声安抚着她的腹中子:“宝宝,我知道你怨,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她的安抚下,颜如玉的腹中子渐渐平静下来。

    莳七察觉到一股真龙之气而来,她轻笑一声道:“真是母子连心。”而后便悄然离开了昭阳宫。

    文帝和董太后一同走进昭阳宫,此时太医也正好赶到。

    一进门便瞧见颜如玉一张脸惨白惨白的,鬓边的碎发被冷汗浸湿贴在脸上,她虚弱的捂着小腹,见到文帝和董太后,就要起身,文帝心疼的不行,立刻上前按住她,“张太医,快瞧瞧。”

    说起来也奇怪,就在文帝和董太后进宫门的前一瞬间,那股疼痛感就消失了。

    张太医把脉,半晌也没瞧出异样,他嗫嚅着唇,斟酌该如何回话。

    董太后瞧出了张太医的犹豫,眸光渐冷。

    “究竟如何?”她冷声问道。

    张太医拱手低头道:“启禀皇上、太后,淑妃娘娘向来是劳累所致,并无大碍,微臣开个方子补一补便好。”

    董太后唇角噙着一丝讥讽,轻笑一声。

    想她十六岁入宫,而今已有三十八年之久,焉能听不出张太医的言下之意。

    她的轻笑声让文帝大为不满,方才在慈安宫一听昭阳宫的宫女说淑妃不好了,他霎时间就慌了。

    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想,是不是今日玉儿在慈安宫被母后立规矩,因而动了胎气。

    玉儿原先本就失了一个孩子,太医说她身子还弱,这一胎定要好好保着。

    “母后,淑妃定是动了胎气。”文帝神色有些发冷。

    董太后目光骤然凌厉的凝着文帝,文帝却不像往日一般畏惧,而是梗着脖子不肯服软。

    屋中的气氛陡然变得十分诡异。

    董太后长长的镂金甲套轻轻敲在桌上,半晌才缓缓道:“兴儿是在埋怨哀家?”

    “儿臣不敢。”

    董太后缓缓站起身,深深的看了颜如玉一眼,带着宫人离开了昭阳宫。

    颜如玉被她临走的那个眼神,看的她心中发寒。

    莳七心情大好的去了静心苑。

    丽贵妃神色不愉,整个殿内弥漫着阴冷的气息。

    “贱人身上配着佛器。”丽贵妃瞧见莳七进来,冷声道。

    莳七抿了抿唇,意料之中的事,董太后虽然强势,却贪生怕死,真要到了那时候,她未必会为了庆国公舍命。

    庆国公,文帝,必要的时候,都比不上她的命重要。

    所以,董太后肯回京,定然做了完全的准备。

    丽贵妃并非在暗,董太后知道她的存在。

    “娘娘莫急,辛夷这里倒是有个玩法。”莳七笑盈盈的看着丽贵妃。

    丽贵妃看了她一眼道:“说来听听。”

    莳七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丽贵妃眯了眯双眼,半晌才不忿道:“只可惜不能亲手了结了贱人,本宫不甘心!”

    “未必,辛夷允诺娘娘,定让娘娘一解心头之恨。”

    丽贵妃抿了抿唇,终是点了点头,“好。”

    就在此时,莳七的手腕上传来一阵温热,她知道,是卫朝在找她,辞别了丽贵妃,刚出了静心苑,她便被卫朝强行带回了左相府。

    “天色已晚,竟还归府。”卫朝坐在书案前,怀中抱着阿宁,淡淡道。

    莳七撇了撇嘴,看着窗外的夕阳,接过阿宁道:“今日你怎么无事?”往常卫朝总是要消失很久,早则亥时,晚则寅时才会现身。

    今日倒是稀奇,现在不过酉时三刻,他便回来了。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去哪儿?”莳七一怔,他不仅仅是鬼仙,还是左相,如何能说离开就离开。

    阿宁在她怀中扭啊扭,挣扎着要出去,莳七顾不上他,只嘱咐了一句:“不许跑远。”

    她话音刚落,阿宁便消失在房中。

    卫朝没有回答她的话,薄唇微抿道:“你等我回来。”

    他掌心摊开,凭空出现一支翠玉簪。

    他将翠玉簪缓缓插进她的云鬓中,缓声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它可以在危急时刻助你。”

    “你究竟去哪儿?危险吗?”莳七一把握住他的手,声音有些急切,他怎么像交代后事一般。

    卫朝抿了抿唇,低眸看她。

    “担心我?”

    莳七微微颔首,卫朝眸底一阵柔和,唇角扬起一丝笑意,轻轻将她耳边的碎发别在耳后,倾身吻住了她的红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