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阴曹(二十一)
    莳七的心陡然一颤,她飞快的将手中的翠玉簪直直甩了过去。

    白光包裹着翠玉簪,在空中划过一道好看的痕迹,然后狠狠的刺进裂口鬼的眼睛里。

    裂口鬼一阵吃痛,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翠玉簪插在他的左眼中,莳七听见一阵滋滋声,裂口鬼的左眼涌出一股黑红色的脓液,滴滴拉拉的顺着狰狞的脸滑落。

    裂口鬼像是疯了一般将阿宁甩了出去,想要去拔起翠玉簪,可是它的手一碰到翠玉簪,便像是被灼烧一般。

    莳七眼疾手快,立刻飞身将阿宁抱在怀中。

    阿宁已经没有意识了,躺在莳七怀中一动也不动。

    裂口鬼气急败坏的怒吼道:“我要让你灰飞烟灭!”说着,他高高扬起手掌,掌心凝聚着巨大的威压。

    那威压压得莳七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根本不得动弹半分,那迎面而来的威压震得她眼眶中流出汩汩血泪。

    殷红的鲜血横在白皙的脸颊上,十分惊悚。

    “刑獒,你若敢伤她半分,我便将你抽筋扒皮,永生永世挂在阿鼻地狱的赤铜柱上!”天空中骤然传来卫朝那清冷却又满是凌厉的声音。

    裂口鬼的注意被他吸引了,掌心凝聚的那股巨大的威压渐渐移开了。

    莳七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待那威压移开,她才仿佛又重见天日。

    “卫朝!想要救你的小情人吗?你来不及了!”裂口鬼扬声大笑,雌雄难辨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瘆人。

    言罢,他忽然掉过头,恶狠狠的瞪着莳七,左眼因为插着翠玉簪还流着黑红色的脓水,残存的右眼球高高凸起,仿佛在下一刻就能激出来一般。

    他扬手便朝莳七劈来,一团黑雾冲着莳七的面门直直而来。

    莳七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阿宁,就在此时,只见一道紫芒将莳七包裹在其中,刑獒劈过来的黑色雾气打在紫芒上,像是打在了铜墙铁壁上,瞬间消散在空中。

    她看见刑獒的身后出现了一团雾气,雾气散去,现出一个人影。

    正是卫朝!

    只见他身着玄色锦袍,上头绣着九头龙身,一只金冠将他如墨似的长发束起,微微下垂的唇角使他不怒自威。

    这样的卫朝是莳七不曾见过的。

    她眼中的卫朝向来是清冷孤傲的,可眼前的卫朝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王者之气。

    刑獒察觉到了卫朝的存在,他飞快转身,张开血盆大口朝卫朝咬去。

    卫朝飞快躲闪,扬手对着他重重一击。

    刑獒突然停住了,他的面容变得扭曲,只在一瞬间,他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獒犬。

    只是这獒犬的长相也是极其恐怖,依旧是血盆打孔占据了半张脸,一张嘴便露出里头白森森的尖利獠牙。

    将莳七笼罩在其中的紫芒渐渐消散,莳七顿时闻见了刑獒口中的浓烈恶臭,她忍不住低头干呕了几声。

    “你关了我五千九百年,今日我要你血债血偿!”刑獒肥厚的爪子在地上扒拉着,亮出了锋利的指甲,它虎视眈眈的盯着卫朝。

    它的前半身紧贴着地面,突然像是一道光束一般朝卫朝扑去。

    卫朝飞快回击。

    刑獒到底还是不如卫朝,渐渐落于下风,被卫朝打的节节败退,眼看他它就要被卫朝捉住,刑獒右眼球咕噜一转,忽然朝莳七释放一道灵力。

    莳七吓了一跳,紧紧的将阿宁抱在怀中,转身欲跑,可脚底却像生了根似的,动弹不得。

    那团黑雾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冲着莳七飞来。

    卫朝眉心一蹙,扬手在莳七身边布下一道禁制,可那团黑雾却穿透了禁制。

    卫朝薄唇紧抿,指尖飞出一道紫光,将莳七拦腰吊起,就在下一秒,那团黑雾直直穿透方才莳七缩在的地方。

    莳七被紫光吊着落入卫朝的怀中。

    再看院子里,早已不见了刑獒的踪迹。

    卫朝环着她的腰缓缓降落在地上,看着她惊魂未定的神色,忍不住在她唇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抱歉,让你受惊了。”

    莳七摇了摇头,拉着他的衣摆道:“阿宁他好像……”

    卫朝低眸将掌心放在阿宁的头顶,缓缓渡送了一股灵气,片刻才道:“无甚大碍,你且安心。”

    言罢,他大步走到那团黑雾散尽的地方,蹲身捡起一块赤铁圆符,眸光渐渐阴冷下来。

    “怎么了?”莳七走到他身旁轻声问道。

    卫朝缓缓站起身,将赤铁圆符收入袖中,敛去眸底的寒意,抬眸淡淡道:“无事。”

    莳七张了张唇,半晌也没能问出口。

    刑獒是谁,卫朝又是谁?这个赤铁圆符是什么?明明刑獒敌不过卫朝,又为什么能冲破他布在左相府的禁制?为何刑獒会说卫朝关了它五千九百年,能将刑獒关上个五千九百年,卫朝的道行又有多深?

    她有太多的疑问,话到嘴边,终是吞了回去。

    罢了,他不愿说,就等到他愿意的时候再问吧。

    莳七低眸看了眼手上的戒指,不由蹙了蹙眉,怎么还是淡黄色。

    可是卫朝的种种表现,分明是对她情根深种,就连方才刑獒要将她灰飞烟灭的时候,他悬悬的赶不及现身,便千里传音,放言若是刑獒胆敢伤她半分,他便将它抽筋扒皮,永生永世挂在阿鼻地狱的赤铜柱上。

    阿鼻地狱?

    能将刑獒永生永世的挂在阿鼻地狱的赤铜柱上,卫朝远非鬼仙这样简单。

    更何况,他从来也没有承认过他是鬼仙。

    卫朝见莳七低眸久久不语,遂牵过她的手,大掌紧紧的包裹着她的手,低声问道:“怎么了?”

    莳七抿了抿唇,抬眸凝着他:“卫朝,你心里可有我?”

    这一切都太过于诡异了,戒指上的玉石是淡黄色的,可卫朝却对她关怀备至。

    卫朝一怔,半晌才道:“我心里自然是有你的。”

    那为何玉石是淡黄色的?

    莳七险些就要问出口,可是她最终还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胡思乱想什么?”卫朝唇角忽而绽放一抹笑意,抬手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莳七一抬眸,猝不及防的,便跌进他眼底的笑意,如秋日里一汪泛着粼粼波光的湖水,宠溺非常。

    至少,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吧。

    莳七忽然间就释然了,纠结这个做什么。

    想到这里,她反手与卫朝十指相扣,微微一笑:“卫大人的大腿,以后只得我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