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阴曹(二十二)
    刑獒逃窜了。

    卫朝将左相府的禁制又重新布置的了一番,旋即交给莳七一支新的翠玉簪,嘱咐道:“刑獒流窜人间,我须得将它抓回来,否则天下大乱。”

    莳七替他理了理衣襟,轻声问道:“刑獒究竟是什么东西?”

    “它?”卫朝握住了她的手,淡淡道,“一只鬼兽罢了。”

    “它的元身便是獒犬么?”

    卫朝微微颔首。

    “我尽量速速抓了它回来,你只在府中等候,也别让阿宁乱跑了。”

    “我明白。”莳七眸中略有担忧,她紧紧的攥着他的手道,“你小心些。”

    卫朝在她眉心轻轻吻了一下,道:“我省得的。”

    让莳七没想到的是,卫朝这一走就是几个月。

    她从凛冬等到炎夏,阿宁都长大了,会说简单的字句了。也不见卫朝回来,更没有刑獒的影子,不知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颜如玉临盆那日,天气闷热的可怕,乌云将天空压得极低,叫人喘不过气来。

    文帝从未像这样紧张过,昭阳宫收拾了一间偏殿让颜如玉生产,文帝在正殿坐立不安,不时的走到门前观望。

    邵南枝挺着大肚子坐在董太后的下手边,眉眼低垂,十分乖顺。

    她已经的肚子七个月了,听着偏殿传来淑妃阵阵撕心裂肺的嘶喊声,她的脸色渐渐发白,左手下意识的捂住高高隆起的肚子,右手的手指死死的攥着帕子,里头的小衣被冷汗全浸湿了。

    董太后瞧出了她的不适,遂道:“你回去歇着吧。”

    邵南枝没有推辞,笨重的行了个礼,便带着暮秋回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偏殿产房的嘶喊声渐渐消失了,文帝心头一颤,阔步就要往外走去。

    董太后蹙了蹙眉,将茶盏重重的放在桌上,冷声道:“皇上。”

    文帝硬生生停了脚步。

    董太后又道:“女人家生孩子就是这样,你身为帝王,怎能这般沉不住气?”

    “母后说的是。”文帝在椅子上坐下,目光却是直勾勾的看着门外。

    偏殿产房中。

    颜如玉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她整个人无力的躺在榻上,耳边是接生嬷嬷不停的喊着:“娘娘用力啊!用力!已经看见头了!”

    韶光端着一碗参汤,喂了她一口。

    颜如玉脑海中嗡嗡作响,生孩子这样遭罪,一定要是个小皇子!

    她依照接生嬷嬷的话,咬着牙又开始用力,身下一直都是撕裂般的疼痛,痛得久了反而麻木了。

    只是机械般的用力,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颜如玉忽然感觉身下一滑,紧接着就是接生嬷嬷兴高采烈的叫道:“生了!生出来了!”

    颜如玉唇角绽出一抹无力的笑意,挣扎着问道:“是……小皇子……还是小公主?”

    身材丰腴的接生嬷嬷笑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

    颜如玉脸上的笑意骤然僵住了,她偏过头,有几分厌恶道:“抱走。”

    接生嬷嬷面面相觑。

    就在此时,另一个身材高瘦的接生嬷嬷脸上满是惊恐,她上前扯了扯抱着小公主的嬷嬷,压低了声音道:“公主怎么不哭?”

    抱着婴孩的嬷嬷登时白了脸,立刻去探孩子的鼻息。

    只一瞬,她便面如死灰。

    身材高瘦的嬷嬷一把接过她怀中的孩子,将孩子倒着拎起,啪啪打着孩子的屁股。

    韶光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嬷嬷。

    婴孩的屁股被接连的巴掌打得通红,也不见孩子的啼哭声。

    颜如玉本已经睡去,复又惊醒:“怎么了?”

    两个嬷嬷面面相觑,抱着孩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

    “究竟怎么回事?”颜如玉强撑着无力的身子,厉声问道。

    韶光已经哭得不行了。

    颜如玉身子有些颤抖,她大抵猜到了什么,可却终是不敢相信,虽然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虽然这个孩子不是个小皇子,可到底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她死死的攥着身下的床单,仰着头厉声道:“去给太医看!”

    两个接生嬷嬷手忙脚乱的将小公主包好,然后走出产房,太医正在产房外头等候。

    太医先替小公主诊了脉,然后又探了探鼻息,最后摇了摇头:“在肚子里就已经没了。”

    两个嬷嬷霎时间脸色灰白。

    文帝听偏殿那头欢喜的道生了生了,心痒痒就想去偏殿。

    可是碍于董太后坐在那里,他便没有动。

    不过多时,接生嬷嬷便步履蹒跚的走了进来,她脸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待接生嬷嬷说完,文帝暴怒万分,上前一脚踹在她的心口:“没用的东西!来人,拖出去杖毙!今日接生的人都给朕杖毙!”

    言罢,他抬脚就要向外头走去。

    迎面正好匆匆赶来一个太监,文帝心情烦躁,一脚踹了过去:“不长眼的东西,滚开!”

    董太后认出了那是皇后身边的太监阿丑,遂道:“何事?”

    阿丑跪在地上连忙道:“启禀皇上、太后,皇后娘娘要生了。”

    董太后大惊,猛地站起身道:“不是才七个月?”

    “是,宫中有嬷嬷看了,宫口已经开了两指,太医来说娘娘方才是在昭阳宫受了惊,所以早产了。”

    文帝听到“在昭阳宫受了惊”时,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董太后皱着眉厉声道:“皇帝!”

    文帝本想去偏殿看颜如玉,却被董太后强行带去了坤宁宫。

    邵南枝不敢在慈安宫中生产,羊水破了时,便急急忙忙命人将坤宁宫的偏殿收拾了出来。

    文帝冷着脸在殿外等候,董太后却是十分期待邵南枝的这一胎。

    在她看来,邵南枝十分乖顺,母家势弱,这个小皇子比其他的皇子要有用多了。

    虽是早产,可邵南枝却是生得异常顺利。

    前后只用了一个时辰,便听见里头传来婴儿洪亮的啼哭声。

    接生嬷嬷笑着出来贺喜:“恭喜皇上,恭喜太后,是个小皇子!”

    不多时,阖宫便传遍了消息。

    淑妃十月怀胎却生了个死婴,皇后因为在昭阳宫受了惊吓,提早三月早产,生了个小皇子。

    更稀奇的是,那小皇子一降世,阴霾的天空便放晴了,不仅如此,小皇子的手中还死死的攥着一枚龙章玉佩。

    带玉而生的小皇子,一下子就成了宫中议论的对象。